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98节

顾九思老远就看到柳玉茹站在城楼,她身边站着个男人,身上披着对方的外袍。

顾九思捏紧了缰绳,他感觉呼吸都几乎停下了。

有种莫名的暴怒奔斥在身体之中,可越是这样,他越要自己冷静。

如今这样的局势,他只要走错一步,可能就是将柳玉茹和他置于险境之中。

于是他面上带着笑容,驾着马,在整个黑风寨的审视下,从容来到山寨门前,勒马停住。

鹰爷身边人上前一步,大喝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顾九思抬起头,瞧着众人,唇角含笑,意态风流。

“望都县令顾九思,”他朗声开口,声如清泉击石,玉珠落盘,月光落在他白净的面容上,他目光落在柳玉茹脸上。他神色里没有嫌弃,没有厌恶,就像过往一样,带着平和的笑意与温柔,隔着人群静静瞧着她,说出那句:“得鹰爷来信,为求妻子平安,特来拜见。”

柳玉茹突然就平静了。

所有惶恐不安,在那眼神之下,都消散开去。她静静站在城楼之上,注视着他。

她一点,都不害怕了。

第52章 第五十一章

“你倒是真敢来。”鹰爷看着顾九思,神色复杂。顾九思笑了笑, “鹰爷如此盛情, 在下怎能辜负?且开了大门, 让在下进去见见娘子吧。”

“好啊。”鹰爷似是高兴, “就怕你见到了,不知道该是叫沈夫人, 还是叫娘子了。”

顾九思面色不动, 依旧带笑,却冷了眼。

黑风寨寨门大开,顾九思翻身下马,由着人领进门去。

所有人看着顾九思,顾九思摇着扇子, 完全没有半点杀伤力的模样,一路进了大堂。

大堂中央, 鹰爷坐在正上方,沈明和柳玉茹坐在左手边上,柳玉茹低着头, 她有些不敢去看顾九思,顾九思向所有人恭敬作揖, 言行举止像足了一个普通书生。

所有人憋着笑, 鹰爷吃着青豆, 用筷子点着沈明身边的柳玉茹道:“顾大人, 喏, 您夫人在那儿呢。”

“在下见着了, ”顾九思含着笑,却是同鹰爷道,“劳烦鹰爷给在下赏个座,喝杯水酒吧。”

“水酒?”鹰爷冷了脸,“你以为,你还有命喝酒?!”

“在下为何没命?”顾九思打开扇子,轻摇着道,“梁大人不过就是觉得,在下碍了他的事儿。可在下能碍事儿,也就能成事儿,在下乃范大人亲命的县令,以衙役之身直接跳为官身,诸位就这么动了我,我怕各位,后患无穷。”

“当然,”顾九思正色道,“在下说这些,并非威胁。诸位若是怕这个,也不会打了绑了在下家眷还预谋杀人的主意。在下只是想着,与其大家两败俱伤,不如合作处事。鹰爷不妨去问问梁大人,他有没有这个打算。”

鹰爷没有说话,他盯着顾九思,顾九思神态镇定,似乎完全不惧。鹰爷心里有了些迟疑,片刻后,他终于道:“给他一张桌子。”

所有人看向顾九思,顾九思谢过了鹰爷,随后却是看向柳玉茹,淡道:“玉茹,过来。”

柳玉茹听得这话,赶紧站起身来,沈明却是一把按住了她,颇有些紧张看向了鹰爷。

顾九思回过身来,他目光落在沈明按在柳玉茹的手上。鹰爷笑着看着顾九思,顾九思抬眼看向鹰爷道:“我以为黑风寨还算英雄豪杰聚集之地,不曾想,竟是要用强逼的手段,却留一个女人的么?”

“话不能这么说。”鹰爷拍了拍手上的渣滓,笑着道,“夫人方才同小沈情意绵绵,如今一时不舍也属常事。这女人嘛,当然是要人护着的,谁有这个能力,谁护着这女人,自己护不住,又怎么能怪别人呢?”

柳玉茹听得这话,气得整个人都颤抖起来。她不敢多说话,咬着牙关,顾九思扫了周遭一样,点头道:“我明了了。”

话刚说完,所有人就见顾九思身形突得向前,手中折扇在手背一转,便如刀刃一般削向沈明的手!沈明惊得瞬间收手,而也就是这片刻,顾九思手往柳玉茹腰上一揽,就将人揽到了怀里,随后护着柳玉茹,头也不回往鹰爷给他准备好的位置走过去。还提了声道:“承让。”

沈明怒喝出声来:“你这混账!”

顾九思拉着柳玉茹坐下,将手往柳玉茹身上一搭,脚往桌上一踩,手中扇子“唰”的张开,瞧着沈明笑着道:“自己护不住,又怎么怪别人?”

沈明面色斑斓,他盯着顾九思手中的扇子,他是看出来的,就顾九思刚才的速度,哪怕真的再较量一次,他也赢不了。

顾九思将目光从众人身上收回来,从桌上取了杯子,在嘴里尝了尝后,确认是水且没什么东西后,他放到柳玉茹唇边,温和道:“他们有没有饿着你?”

柳玉茹有些慌乱,她不敢说话,就着顾九思的手将水喝了下去后,才稍稍镇定了些,小声道:“没有。”

顾九思点了点头,她下午被掳走的,现在也就才夜里,再饿也饿不到哪里去。

他稍稍打量了她片刻,就将她衣服整理好,将沈明的外套剥了,让她将他的外套穿上。然后头发用手捋顺,最后还给她带上了一根簪子,温和道:“从家里给你带的。”

他带的是那只凤尾坠珠的簪子,斜斜插在柳玉茹头上,在这样的环境下,显得十分惹眼。

周边人瞧着顾九思完全没搭理他们,自顾自收整着柳玉茹,众人一时有些拿不住这个人在故弄什么玄虚。旁边鹰爷等了一会儿后,忍无可忍,嘲讽道:“顾大人,一位残花败柳,犯不着您这么关心,您年纪小,怕是没怎么见过女人吧?”

听得这话,柳玉茹捏着拳头,她眼睛红了,扭过头去,然而顾九思却是握了握她的手,平静道:“这是我夫人,鹰爷,要是您还想和我好好谈,就注意言辞。”

“梁大人不想给钱,但是范大人如今是铁了心要钱的。今日没有我,也会有其他人,梁大人如果真的不想交钱,那只有两个法子,第一是他反了范轩,第二就是他得靠我,给他做出一笔假的账来。”

所有人静下来,沈明眼里带了嘲讽,他看着顾九思,顾九思抿了口水,淡道:“我可以把他的钱让其他人承担,这样他不用交钱,也不会被范轩追究。可我做事儿是有要求的,我的要求,我要和他面谈,今日要么你放我回去,我去望都找梁大人。要么你让梁大人过来,若是我们谈不拢,我始终在山寨之中,你们再杀不迟。”

鹰爷没说话,他摸着手上的扳指。

梁家的人负责守城,一旦城里有任何动静,就会提前来通知黑风寨。如今城里没有消息,也就不用担心顾九思带人过来布局。

顾九思如今如此信誓旦旦,大概是因为他有十足的把握说服梁大人,而他说的的确也是梁大人如今忧虑的事。鹰爷左思右想,终于将人叫过来,吩咐人去了城里。

场面安静下来,鹰爷不说话,其他人也就不敢多说,就剩下顾九思和柳玉茹闲聊,顾九思同她说着他今天办公的事儿,又同她说知道了几家酒楼味道不错,等回去了带她去吃东西。

柳玉茹就小声应着,顾九思知道她紧张,就说话逗着她。

旁边人看得一脸漠然,谁都不明白,明明大家给顾九思摆的是鸿门宴,怎么感觉仿佛都成了他的舞台,他在尽情表演着自己和娘子如何恩爱。

这里许多人和沈明一样是还未成婚的,有些人看得牙痒,就连鹰爷也有些坐不住了,忍不住道:“顾大人,适可而止得了,女人哪里这么惯着的。”

顾九思抬头笑了笑,平和道:“我一贯这么惯着的。”

鹰爷想刺他几句,但又想到顾九思的话,怕自己坏了主子的事儿,一时忍了下去。

于是气氛变得异常诡异,在这群土匪的地盘上,顾九思一个人将小厮呼来唤去,添茶倒酒加菜,最后甚至抬头问了鹰爷一句:“鹰爷,你觉不觉得有些闷?要不找人唱个歌跳个舞吧。”

“这寨子里,哪里有唱歌跳舞的?”

沈明僵着声道:“顾大人喜欢,自个儿来一段倒是不错。”

首节上一节98/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