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69节

“想吃东坡肉、糖醋里脊、麻婆豆腐……”

“其实我还喜欢辣口,想请一个蜀地的厨子……”

顾九思就听着柳玉茹念叨,他也饿,然后等大家都睡了,他悄悄从怀里,拿了一小块饼,递给了柳玉茹。

柳玉茹拿着饼,想要分给他。不到手掌大小的饼,顾九思摇了摇头道:“我吃过了,你吃吧。”

柳玉茹不信:“我都没看见你吃,怎么就吃过了?”

顾九思笑了:“方才悄悄吃的,吃太快了,你没瞧见。”

柳玉茹抬手推了推他的头:“你当我傻呢。”

说着,她将饼分成了两半,一人一半。

两人不敢吃太快,就小口小口咬着。

城外的星星很明亮,在夜空里,配合着夏日蝉鸣,夜风徐徐,竟有了一种莫名的安定。

柳玉茹靠着顾九思,看着天空的星星,认认真真咀嚼着嘴里的饼道:“我已经好多年没看星星了。”

“以前看?”

“看。”柳玉茹毫不犹豫道,“小时候我没事儿,就特别爱看星星。我就很想知道,星星上住的是神仙,还是故去的人。我以前曾经有个弟弟。”

柳玉茹突然开口,顾九思有些意外,“嗯?”了一声:“然后呢?”

“没了。”

柳玉茹叹了口气:“我娘说是意外没的,可我总觉得是我爹妾室做的。”

“其实我很怕这种三妻四妾的男人,”柳玉茹说着,突然想起什么,赶忙解释道,“我不是善妒,我就是觉得,成个亲,有时候连命都可能保不住。后宅的女人,心狠起来太可怕了。”

“放心吧。”顾九思轻笑,“我不会有什么三妻四妾的。”

“你也得能有啊。”柳玉茹下意识开口,“咱们现在一块饼都得分着吃,再来几个怎么办?”

顾九思哽了哽,他忍不住道:“虽然现在情况是恶劣了一点,但是未来会好的。”

柳玉茹抿唇轻笑,顾九思有些不高兴了,他觉得柳玉茹没把他话放心上,于是他道:“你现在别瞧不起我,等我到了幽州,就去谋个职位,日后一定让你跟着我吃香喝辣,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你心里,我就知道吃啊?”

“还知道钱。”

柳玉茹靠着顾九思,听他说话,就觉得高兴。两人静默了一会儿,柳玉茹突然道:“你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咱们到了最后一刻,不是你死就是我死的时候,你会把最后一块饼,或者最后一口水留给我吗?”

顾九思愣了愣,柳玉茹叹了口气:“我怎么问出这种问题来?你别介意,我……”

“我不知道。”顾九思开口,柳玉茹愣了愣,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那么几分难受,但她却是理解的。然而接着她便听顾九思道:“我现下心里想着的是,我不但要把最后一口水,一块饼给你,我还希望能将削肉给你吃,倒血给你喝,拼了命,也要送你回幽州。”

“可是人心莫测。”顾九思抬眼看着前方,“誓言是很容易的,可真的做那一分钟,是不是就能做到呢?”

“我不知道。”

他转头笑了笑:“或许只有到那一刻,才会真的知道了。而我不确定的事情,我这辈子都不会许诺你。”

“我答应你的就会做到,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第38章 第三十七章(一更)

当天晚上他们睡在城池外面,没多久就听见了哭声, 柳玉茹猛地惊醒, 顾九思一把揽住她, 捂住了她的嘴, 没有说话。却是原野上一个女子抱着一个孩子嚎啕大哭,而一个男人和另一个女人厮打着。

周边人木然望着, 有些人则是蠢蠢欲动。

柳玉茹的身子微微颤抖, 她似乎是知道了什么,她听着那个男人怒吼着喊:“给我!把米袋给我!”

而那个女人却是死死抓住了袋子,无论如何都不肯放手。

“就一晚上了!”

那女子大吼道:“一晚上,城门就会开了,进了城官府就会放粮, 你一晚上都等不得了吗!”

“城门不会开了!”

那男子大吼道:“我们从凉城赶过来,他们就是这样, 一直没有开城门,现在青城也不会开!这么多流民百姓,他们怎么敢开!”

“那怎么办……”

有人问出声来:“我们赶过来的啊, 他们不开城,我们怎么办?!”

周边乱哄哄闹起来, 柳玉茹抓住顾九思的袖子, 两人提了包袱, 不着痕迹往后退去。

一声声的询问很快就有了答案, 当那个男子不顾一切抢夺那个女子的口袋, 当那个女人倒在地上再也不动时, 所有的秩序、所有的道德、所有的善良都化作了虚无。周边人疯狂朝着他们看到柔弱的人冲过去,尖叫声和咒骂声混成了一片,顾九思抓住柳玉茹,就往着远处冲去。

可周边密密麻麻都是人,野蛮和暴力仿佛是会传染一般,如风如浪,迅速卷席了周边的人。

顾九思不忍心伤人,于是他只是推开身边的人,护着柳玉茹,艰难前行。

然而不知道是谁,突然大吼了一句:“他们有粮食!”

所有人朝着顾九思和柳玉茹看了过来,那人大吼道:“我刚才看见他们吃饼了,他们有粮食!”

相比起那些已经饿到骨头都凸出来的流民,顾九思和柳玉茹的确好上太多了。他们虽然看着憔悴,但精神还算饱满,明显不是长期饥饿的样子。

柳玉茹看着那一双双狼一样的眼睛,她整个人都在抖,顾九思把她护在身后,手里握紧了刀,故作冷静开口:“你们想怎么样?”

然而所有人却都看着他们,没有一个人往前,双方僵持着。顾九思知道,此刻他绝不能退,绝不能有任何示弱,否则一旦有一个人上前,他就会像当初那个富商少年一样,落到最绝望的境地。

他不允许有任何人,去开这个头。

可他其实也害怕。

他不是怕这么多人。

王荣带着那黑压压士兵过来的时候,他不怕,可现在他怕。不仅仅是因为这黑压压看不清的人数,更怕的是因为……

首节上一节69/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