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40节

柳玉茹被他逗乐,低低笑了。

顾九思趴在床上,看着她笑,松了一口气,他转过头,听柳玉茹道:“另一只爪子。”

顾九思将另一只手伸过去,不满道:“什么爪子爪子的,这叫手。”

柳玉茹低着头,细细给他擦着手指。顾九思有些累了,他眯上眼睛,感觉柳玉茹这样给他擦着手很舒服。

旁边下人看着两个人,便悄无声息下去,柳玉茹想了会儿,终于还是道:“以后别这样了。”

“嗯?”

顾九思睁开眼,柳玉茹没敢抬头看她,小声道:“其实道歉不道歉这些事儿,我也不在意。以后得学着圆滑一些,别这么直愣愣的。”

“今天是你误打误撞,直率反而让王善泉无措。但人不会总这么运气好,你这样不肯低头半分的性子,以后要吃亏的。”

顾九思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后,他慢慢道:“我知道了,以后我不给你和娘惹麻烦。”

“我不是……”

“开心吗?”

顾九思突然问,柳玉茹有些诧异,她抬头看着顾九思,眼里带了些茫然。顾九思脸贴在手上,歪着头看她:“看着王荣被吓到,给你道歉,心里有没有一些高兴?”

柳玉茹没说话,顾九思接着道:“以前陈寻小时候也和你这脾气像,被人欺负了屁都放不出来,我带着他把欺负他的人一个个揍了,他听到那些人给他道歉,高兴得哭了。”

说着,顾九思将手从柳玉茹手里抽出来,拍了拍她的肩道:“我知道你以前过得委屈,但没事儿,既然成了我的人,我会罩着你。”

柳玉茹听着这样幼稚的话,又不由自主有些想哭,顾九思转头看她,颇为得意道:“我说让你别担心,就……你……你又哭什么呀?”

顾九思吓得赶紧开口:“你这人怎么这样啊?眼泪不要钱啊说哭就哭?”

“行了行了,”看着柳玉茹眼泪啪嗒啪嗒掉,顾九思赶紧道:“我以后不这么莽撞了,我换个法子,我想想办法,别哭了,好不好?今天干翻了王家,这是一桩喜事儿,你别这么丧气,你要想,我折了王荣一只腿,而且今天我打了这二十鞭,王家怎么说都没道理,传到东都也不可能给我舅添麻烦,二十鞭换一条腿,咱们赚了啊!”

柳玉茹听着顾九思的话,哭笑不得,顾九思伸手刮了一下柳玉茹的下巴,满不在意道:“别哭了,来,给爷笑一个。”

柳玉茹忍不住笑了,顾九思点点头:“这就对了,高兴点嘛,有我在,你有什么委屈的呢?你一直这么哭啊哭的,会让我觉得我这个当丈夫的很失败,你总不能让我学周幽王给你点个烽火台不是?”

“我心里高兴的。”柳玉茹小声开口,“有人这样对我好,我心里高兴。”

“那你还有什么好哭的?”顾九思有些茫然。柳玉茹吸了吸鼻子,低声道:“我就是心疼。”

听到这话,顾九思愣了愣。

陈寻和杨文昌是说不出这样话的,这一刻,他终于觉得柳玉茹同他那些兄弟有那么些许不同,他有些不知所措,低了头,慌乱道:“哦,没事,我以前常打架的,皮糙肉厚,没关系。你别担心,我休息两天,只要你放我去赌场,我马上就能站起来了!”

“嗯,好。”柳玉茹吸着鼻子点头,顾九思有些害怕了:“你……你别这样啊。柳玉茹,你正常一点。你也别觉得我多好,你要想啊,如果没有我,你就嫁给叶世安了。叶家好啊,”顾九思说着,叹了口气,“叶家人里当官的多,虽然没什么大官,但是不站队不结党,天下再怎么乱,他们都能好好的。我们家啊,成也舅舅,败也舅舅,你嫁过来,我若再不对你好一些,你这日子也太惨了。”

说着,顾九思停下声音,他想了想,犹豫了片刻,抬眼看向柳玉茹,有些踌躇道:“柳玉茹,我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哈,如果以后顾家走到了什么抄家灭族的时候,你千万别犯傻。”

他看着她,认真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我给你休书,你可千万别觉得是我想休了你毁约,别觉得我对你不好,嗯?”

柳玉茹听着这话愣了,顾九思转头看向前方,声音平静:“我这人虽然是没谱一点,但我不坏。你本来就无辜,我是打从心底希望,你这一辈子,能够好好的。”

一辈子,平平稳稳,好好的。

第24章 第二十三章(一更)

顾九思说的话让柳玉茹愣了愣,她一时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和顾家人待久了, 便明白顾家人说话做事儿的思路。若是放在以前, 听着顾九思说休她, 她大约真是觉得这人想逼死他, 然而如今她却是真真切切能感知到,顾九思是在为她打算, 为她好。

顾九思有一双眼睛, 这双眼睛能勘破这世上涂抹在真实外面的虚妄,直直看到本真。因此他说的话,大多也是实话,他休了她,只要她有钱, 她自己扛得住流言蜚语,那日子还是一样的过。甚至于有了足够的的钱, 足够的权势,她还能过得更好。

他如今是在盘算,如果有一日顾家真的彻底倒了, 如何给她谋划一条出路。其实以现在的信息来说,他想得太早, 怕是被今日的事吓着了。然而有了那一个梦, 柳玉茹便清楚知道, 这一天或许也会成真。

如果成真了, 她是不是真的会接下这份休书, 还是会留下来与顾家生死共赴?

她不知道。

最初那个梦里的哭喊声, 江柔的鲜血,顾九思满身利刃一步一步朝她走来的惶恐犹在,她很喜欢顾家,可是她自问自己是个凡人,若真的到了那日……

她低垂了眼眸。

她怕自己,是真的要走的。

然而这样的念头让她有些唾弃自己,顾九思瞧她不说话,赶紧道:“我瞎说的,不会有那一日的,我爹娘可厉害了,你别担心。”

“我就是被吓到了,”顾九思露出浮夸害怕的表情,眼里却有了几分认真:“我是真没见过我娘这么让着的时候,我心里害怕着呢,你别被我带歪了瞎想。”

“我知道。”柳玉茹叹了口气,“你睡吧。”

说着,柳玉茹拿走了帕子,起了身,她去准备了一下,便熄了灯,来到顾九思边上。

她躺到顾九思边上,在黑夜里拉上被子,睁着眼睛。

“其实你想的,可能也是有几分道理的。”她突然开口,顾九思有些疑惑,“嗯?”了一声后,就听柳玉茹道:“我们做最坏打算,如果真按你说的,梁王有一天反了,你表姐是梁王侧妃,你舅舅与梁王关系深厚,你觉得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顾九思没说话,柳玉茹侧过身,看着顾九思在黑暗里趴在手上,似乎是认真想着。

“我不知道。”顾九思想了许久,终于道,“我知道的信息太少了,我怕现在我想的所有,都是错的。”

“如果按照你知道的,你觉得会发生什么呢?”

“你怎么总问我啊,”顾九思叹了口气,“你也知道,以前我就是喝酒赌钱斗蛐蛐,哪里管过这些?”

“可是,”柳玉茹直接道,“我就觉得你想得都对。”

顾九思微微一愣,他被这么一夸,有些不好意思,瞧着柳玉茹带着期待的目光,他终于道:“好好好,那我随便说说,我说了你就随便听,千万别当真的啊。”

“你说你说。”

“接下来吧,就要看我舅舅和皇子有没有亲戚关系了。其实如果我是我舅舅,我现在要做的,一定是拼了命再把家里的孩子送一个到宫里去,和哪个皇子,或者哪个皇子的姐妹结亲,等梁王叛变,就作壁上观,看打得怎么样,谁赢站谁。”

“所以你舅舅打算让你去尚公主。”

柳玉茹恍然大悟。

首节上一节40/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