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39节

“够了!”江柔再忍不住,她骤然爆发出声,扑上前去,拦住顾九思的手,红着眼眶道,“够了,九思,够了啊!”

江柔看着面前似乎是骤然长大的顾九思。

她清楚知道顾九思的意思,正是因为知道,她才心疼。

顾九思在为柳玉茹讨一个公道,他要王荣把这个罪认下来,王荣认了罪,他挨了这二十鞭子,无论未来如何说,顾家也是清清白白。打了王荣的,二十鞭还了;为什么打王荣,王荣认了。

顾九思这一番心思,江柔明白。

她身为母亲,呵护顾九思至今,就是希望顾九思能够一直高高兴兴无忧无虑,当顾九思这样成长,当他如此剔透看明白这世间,用他的方式鲜血淋漓去对抗时,心疼令江柔无可抑制,她感到为人父母的羞愧,她没能护好自己的孩子,是她的过失。

她拉着顾九思的手,哭得声嘶力竭:“九思……够了……”

“娘,”顾九思转头看着江柔,苍白的脸笑起来,似乎毫不在意道,“我无妨的,我都快弱冠了,是个男子汉了,您别这样,旁人看了笑话。”

江柔无言,所有话堵在眼泪里,她只是抓着他,拼命摇头。

然而顾九思意志坚决,他抬起一只手拦住她,随后猛地再一鞭,抽在自己身上,骤然扬声:“十五鞭,王荣,道歉!”

“十六鞭,王荣,说话!”

“十七鞭……”

“十八……”

……

“二……十!”

顾九思出声的时候,声音里已经几乎没有了力气,他摇摇欲坠,看着王荣:“王公子,我的二十鞭,我抽完了。”说着,他苦笑起来,“你的道歉,还不肯给我顾家吗?”

王荣不敢说话,他恐惧看着顾九思。

顾九思背上鲜血淋漓,鞭子沾染着血肉,他拖着鞭子,往前了一步。

王荣再也控制不住,他看着顾九思的样子,捂头大叫起来:“我道歉!我错了!少夫人对不起!我错了!”

听到这话,顾九思顿住步子,他转过头,朝着柳玉茹,扬起笑容。

“他给你道歉了。”

他这句话说得很轻,他的笑容真挚又清澈,柳玉茹静静看着,她说不出那是什么感受,后来柳玉茹年迈,看过世界纷杂,回头来像,她才明白该如何形容。

那一刻的顾九思像一道光,在这黑压压的世界里,所有人带着面具张牙舞爪,只有他一个人,真实又固执,明亮又执着立在这个世间,看得人眼眶发红。

她忍不住笑了,只是笑着眼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有些模糊。

“傻子。”

她开口。

怎么会有,这样一定要分个是非,讨个公正,说一不二,说不让她受半分委屈,就愣是要死活给她讨个道歉的傻子。

顾九思笑了,他想说什么,然而在开口的时候,他眼前一片模糊,就直直往前倒去。

柳玉茹急得上前,一把将他抱在怀里。

旁边人都慌了,江柔忙道:“快将大夫找来!”

周烨也立刻道:“他这伤动不得,旁边有个医馆,我去拿担架。”

……

周边兵荒马乱,顾九思整个人脱力,就倒在柳玉茹怀里,他小声开口:“我厉不厉害?”

柳玉茹想哭,却又有些想笑,这次她没再用团扇敲他了,沙哑着声音道:“厉害,太厉害了。”

顾九思听着,心满意足闭上眼睛。

由着周烨帮着,柳玉茹和江柔折腾着将顾九思弄回了顾府。周烨有许多处理伤口的经验,等大夫接手时,好生夸赞了一番,便将顾九思送进去包扎了。

顾朗华这时也赶了回来,他进了府中,看到顾九思,又听下人将前因后果一说,顾朗华怒道:“王善泉欺人太甚!我这就去……”

江柔见周烨在,赶忙拉着顾朗华,小声道:“我们入里说。”

说着,就拖着顾朗华进了内间。

柳玉茹同周烨一起坐在外堂,柳玉茹心思系在顾九思身上,有些发愣,周烨见着这场景,迟疑了片刻,安慰道:“少夫人不必忧心,大公子正值盛年,身体强健,好好养着,应无大碍。”

柳玉茹听到周烨开口,赶忙回神,她勉强笑道:“今日也是让周公子看笑话了。”

“哪里,”周烨叹了口气,“王家欺人太甚,我是见着的。只是周某在东都人微言轻,不能为大公子多说什么。”

“公子侠肝义胆,今日肯出面说这几句,顾家已是感激不尽了。”柳玉茹连忙开口,感激道,“若是没有大公子,此番我家郎君怕是一定要断了一只腿才是。”

“这二十鞭子可不比断腿轻松,”周烨脱口而出,“朝堂上被二十鞭打死的文臣也不是没……”

话没说完,周烨便觉得这话有些不妥,随后继续道:“不过我看大公子武艺高强,应当无事。”

“谢公子吉言。”柳玉茹笑笑,“今日周公子首次登门,却是这样的情形,实在是不好意思。改日我家郎君修整好,必将好好宴请公子,以表谢意。”

“这些都是小事。”周烨摆摆手,“大公子能康复才是最好的。如今也是夜深,周某便不叨扰了。”

说着,周烨起身,和柳玉茹寒暄一二,便离开了顾府。

柳玉茹送走了周烨,回了房间。顾九思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他趴在床上,睡得迷糊。

他额头上全是汗,柳玉茹从旁边拧了帕子,轻轻擦拭着他的额头,顾九思闭着眼,迷糊道:“今天我背疼,不想睡地上了,咱们挤一挤,行不行?”

“好。”柳玉茹声音很轻,她搓揉了帕子,又开始给他擦着手。

顾九思睁开眼,一只手垫在下巴下,趴着转头瞧她:“你怎么突然脾气这么好,是不是今天被我迷住了,感觉我特别帅?特别迷人?”

听到这话,看着顾九思颇有些得意的表情,柳玉茹忍不住笑了,她不敢乱推他,只能道:“顾九思,你这张口就吹捧自己的本事是同谁学的啊?”

“我这叫吹捧吗?”顾九思一脸正直,“这都是大实话,我这个人从来不说假话。”

首节上一节39/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