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340节

“萧鸣有才华,便该有个地方,让他好好读书。鸣一家中贫寒,也该有一条出路,不至于在孩童受尽折磨却求生无能。洛子商就算被遗弃在寺庙,也不该养父被人打死而无处伸冤……”

“这世上不该有这么多像他们一样的人。”

“好。”顾九思揽着她,温和道,“我陪着你。”

柳玉茹听到这话,转头看她。她面前这个男人,这么多年,都一如往日,经历世事,却永远如此清澈干净。

普通人,于淤泥中沉沦,于黑暗中绝望。

可顾九思却是人心中那最明亮的光,他若陷于泥塘,他会清干净淤泥,还这池塘一片清水;他若身处于黑暗,他会成为自己的明灯,照亮前路。

他是众人身边一根绳子,一道墙,他守着所有人的底线,永不退让。

因为有这样的人,所以才有更多的人于暗夜中睁开眼睛,见得天光破夜,止住人世间累累罪行。

顾九思揽着柳玉茹,他们并肩而行,慢慢走在回家路上。

柳玉茹一抬眼,看见天上星光璀璨,闻见风中夹杂山河花香。

“顾九思。”

她突然叫了他的名字,顾九思抬眼看她,柳玉茹抿唇笑了笑。

“没什么,”她抓了他的手,笑着道,“我带你回家。”

康平元年,大夏哀帝废内阁,引天下动乱,顾九思谋定全局,夺扬州、救豫州、平黄河大灾,守东都百姓,救大夏于水火。

安建元年九月,哀帝禅位于殿前都指挥使周高朗,彼时大夏正临战火,太宗御驾亲征,留太子烨监国,擢顾九思为左相,叶世安为右相,沈明为殿前都指挥使,留守东都。

太子烨监国期间,轻税轻徭,广开商贸,补贴耕农。又有富商顾柳氏,内修善堂,外建商交,引各国之粮、各国精艺之术于大夏,使得物资繁盛,百姓安康。

安建四年三月,太宗攻下益州,一统山河,回东都后,因多年奔波,痼疾难消,不堪再受案牍之累,传位于太子,并立此子周平为储。

周烨登基那日,是安建四年四月初八,当时春花开得真好,周烨于祭坛设典。

因大夏广交海外,那一日各国来贺,使者加上朝臣,祭坛挤得满满当当。

周烨从宫中乘坐马车到达祭坛,他身着冕服,上玄下赤,绘章纹于衣上,再着蔽膝、佩绶、赤舄,顶十二旒冕冠。周烨有些紧张,他挺直腰背,目不斜视,从他出宫起,他便听到百姓的欢呼声,他的马车行过,便看见百姓都跪了下去。

他听着这些声音,感觉内心一点点安稳下去。

这是他的大夏。

这是他、顾九思、沈明、叶世安、柳玉茹、叶韵、李玉昌……他们一个个人,用尽一生去建立、又即将付出的国家。

他从皇宫行到祭坛,而后由太监搀扶着下了马车,接着他步入祭坛之中,便看见红毯一路铺到高台之上,而高台之上,是这个国家最重要的臣子,两人一个台阶,一左一右站立在两侧。

他们都穿着了祭祀特有的华服,顾九思为红色,叶世安为白色,头顶玉冠,腰悬古剑,而他们之下,是李玉昌、沈明、秦楠、傅宝元……

所有人都静静看着他,他们面上带笑,似是朝阳,又似春光。

周烨按着礼仪,在礼官祝词之中,朝着高台走去。

而这时,东都城楼之上,叶韵领着芸芸宋香一路小跑着上了城楼。

“玉茹玉茹!”

叶韵朝着城楼上的大钟跑过去,高兴道:“到了,陛下到祭坛了!”

大钟旁边立着一个紫衣女子,她神色温和,气质端庄。

这是由周太宗钦赐‘柳夫人’称号的大夏第一富商,当朝左相之妻,柳玉茹。

按照祖制,她们没有去祭坛参加登基大典的资格,可是周烨为表这些年柳玉茹对大夏的功劳,特意让她成为登基大典的敲钟人。

当钟声响起,祭典便正式开始。

这是大夏史上第一、也是唯一一个身为女子、且为商人的敲钟人,然而这样的殊荣,对于柳玉茹而言,似乎并不重要。

她依旧同往日一般,从容又平和。

叶韵比她激动太多,她看着柳玉茹的模样,不由得道:“柳玉茹你是不是玉菩萨?能不能给点反应?你不觉得高兴吗?周大哥要登基了,我们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柳玉茹听到这话,抿唇笑起来:“我们的时代,不早开始了吗?”

这话把叶韵说愣了,便就是这一刻,宫人跑上来,同柳玉茹道:“柳夫人,可以敲钟了。”

柳玉茹听得这话,她点了点头,她抬起手,扶住木桩,然后朝着古钟撞去。

一下、两下、三下……

天子为九,她一共撞了九下。

在她撞第一下时,城中鸟雀惊飞而起,彩带从天而降,烟花震响东都,各地设好的舞坛之上,女子水袖如花绽放而出,丝竹管乐喝着百姓欢呼,环绕东都。

顾九思在阳光中仰起头,看向远方城楼。

他的目光一路穿过祭坛围墙,穿过屋顶瓦檐,穿过塔楼望台,直抵城楼最高处。

他隐约看到城楼之上,那一袭紫衣于风中翻飞招摇,花缠香风拂过大夏广阔国土——

歌舞盛世,光照人间。
完!
首节上一节340/340返回目录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