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320节

司马南骤然开口,杨辉面上倒也平静:“尽了全力,不辜负先帝,他年黄泉路上,也有脸见他。”

所有人都没说话,司马南和韦达诚对视一眼,没有出声。

此次是他们两人收了胭脂,被范玉怀疑的是他们两人,心中必然比杨辉要复杂许多。

但杨辉已经如此做声,谁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被范玉这一番糖棍交加,司马南和韦达诚心中已是十分不安。

三人各自回了各自府邸后,西凤当天夜里便出了乐坊,寻到了顾九思和江河,将大殿之上的情况同两人说了。

江河听闻之后,笑起来道:“这批人,各自打着各自的小算盘,范玉这一番动作,司马南和韦达诚怕都是和他离了心。”

“还不够。”

顾九思看着地图道:“明日我会安排西凤入宫侍奉范玉,”说着,顾九思抬眼看向西凤,“西风姑娘可有意见?”

听到这话,西凤掩嘴笑起来:“今日我见着那小皇帝了,生得倒是不错。”

“若你愿意,姑娘有什么想要的……”

“不必多说了,”西凤摇摇头,“我没什么不愿意。妾身虽落风尘,却并非不懂大义之人,顾大人本不必参与此事,今日在此,为的也是我们。西风楼还有这么多姑娘,我就算是为着她们,也得入宫。”

顾九思抿了抿唇,他退了一步,朝着西凤恭敬行礼道:“谢过姑娘。”

“可有一点,”西凤皱起眉头,“杨辉既然对我上了心,应当是提前同那小皇帝打了招呼的,你如何送我入宫?”

“你换个名字,”顾九思平静道,“便叫西风,我在宫中有人,自会安排你过去。你入宫后,对杨辉也别放手,他与你没多深的感情,不会为了你和皇帝闹翻,但经历昨夜之事,在他明明求过范玉的情况下你还入了宫,他会觉得这是范玉对他的打压和警告,这是一口气,他得往肚子里咽,你就让这口气变得难咽一些。”

“明白。”西凤点点头。

顾九思想了想,接着道:“至于韦达诚和司马南这边……”

他犹豫了片刻,终于道:“等西凤入宫之后,你们安排一下,我得见他们三人一面。”

“不行。”

江河果断出声,斩钉截铁道:“你一出现,洛子商和范玉不会放过你。”

“他们不放过我,是因为他们怕。只有我出现在东都,还见了这三位将军,他们才会害怕。”顾九思抬眼看着江河,“我一露面,洛子商必然派人来追杀我,所以我们要早做准备,当着三位将军的面逃脱出去,而三位将军与我见面之事被洛子商的人撞个正着,他们才与我死死绑在一起,再说不清楚了。”

“我们一步一步把这三位将军逼到无路可退,只能同我们站在一起才是最佳选择之后,这堆柴便搭好了,周高朗到达东都之前,我便一把火点了这柴,”顾九思抬眼看着闪动着的烛火,“这才是我们唯一的生路。”

第171章 第一百七十章

顾九思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下去, 顾九思抬眼看向江河,冷静道:“舅舅, 如今已是非常时局。(格 格 党 小 说)”

不拼了命, 哪里还有半分活路?

他们手中无兵无将,却要同时平衡住近乎是三国之力,哪里还能让他们有喘息之机?

江河也明白顾九思的意思,他叹了口气,拍了拍顾九思的肩膀,只是道:“便听你的吧。”

江河虽然不掌握实权, 但在东都底层却多有建设,他们规划了一条到时候顾九思逃跑的路线出来, 而后安排了下去。

第二日,西凤在乐坊中排舞, 杨辉早早便来了,西凤与他**了一番之后,被他在暗处搂在了怀里, 西凤似是有些紧张, 背对着杨辉, 低低喘息着道:“你会迎我入府吗?”

“只要你愿意。”杨辉笑起来, 低声在她耳边道,“我已同陛下说了。”

“你同陛下说了?!”

西凤高兴回头:“陛下同意了?”

“一个舞姬而已,”杨辉见她欢喜, 不由得也笑起来, “陛下不会为难。”

西凤听到这话, 踮起脚尖来,亲了杨辉一下。杨辉少有享受这样小女儿姿态,他笑呵呵没有说话,西凤正要在说什么,突然又皱起了眉头,杨辉不由得道:“怎的了?”

“你说,”西凤抬眼看他,小心翼翼,“我昨日宫宴,见陛下似是与另外两位将军起了冲突,不会为难你吧?”

这话让杨辉脸色有些变了,可他维持住神态,淡道:“陛下宽厚仁德,昨日的确兹事体大,怪不得陛下。陛下待我仁厚,你大可放心。”

“你这样说,那我便放心了。”

说着,西凤靠近了他,挂在他身上,欢喜道:“你何时来接我?”

杨辉想了想,商量着道:“明日?”

说着,他揽住西凤的腰,低头在她颈间深深嗅了一口,迷恋道:“你可真香,今夜好好收拾,明日一早,我让人到乐坊来迎你。”

“那我等着你。”

西凤放低了声音:“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好好对我。”

“那是自然。”

杨辉朗笑出声来。

两人依依不舍分别之后,已是黄昏,西凤回了乐坊厢房中,便开始梳妆。

她重新画了一个艳丽的妆容,眼角尾线高挑,看上去美艳动人。

等到黄昏时分,月娘便来了她屋中,低声道:“刘公公从宫里来人了,你快些。”

西凤应了声,盈盈起身来,朝着月娘一福,低声道:“多谢照顾了。”

月娘回了她一礼:“应当是我们谢你才是。”

说着,两个人直起身来,看了对方片刻后,俱都笑了起来。

“快走吧。”

月娘催促她,西凤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而后进了宫中来的轿子,她被小轿抬入宫中,而后便站在寝宫之外,寝宫外同她一样站着的还有几个女孩子,西凤认出来,也是乐坊的舞姬。

这几个舞姬生得远不如她,站在一旁瑟瑟发抖,里面传来范玉骂人的声音,似乎在咒骂着谁,没了片刻,就听见女子尖叫起来,不一会儿,寝殿门开了,一个女子的尸体便被抬了出来。

西凤同其他女子一起抬眼,目送着那女子离开,而后便听里面传来范玉带了几分不耐的声音道:“进来吧。”

西凤听得这话,便提步走了进去,其他几位舞姬战战兢兢跟在她身后,范玉转过头,便见西凤朝着他盈盈一福,恭敬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首节上一节320/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