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317节

消息传到顾九思耳里,顾九思正和江河坐在酒馆里聊天。

“你绕这么多弯弯道道,”江河慢慢道,“到底是做些什么?”

“先帝的日志可伪造好了?”

顾九思喝着酒,看着街上行人来来往往,突然询问了一件不相干的事,江河到也没有继续追问,给自己加了酒道:“还在造。我找了一位大师,仿人笔迹惟妙惟肖,正按照你写给我们的东西写。”

顾九思点点头,只是道:“尽快。”

江河想了想,轻笑了一声,顾九思抬眼看他,有些疑惑道:“你笑什么?”

“我惯来知道你是个机灵人,”江河往栏上一靠,转着扇子道,“却未曾想过,有一日我却是连你要做什么都看不懂了。”

“不必看懂,”顾九思抿了一口酒,“到时候,你便明白了。”

两个和有一搭没一搭喝酒聊天,然而深夜内宫中,却是不大太平了。

范玉坐在龙床上,看着侍卫递来的消息,身后美人替他揉捏着肩,他扭过头去,低喝了一声:“滚!”

美人吓得连忙跪到地上,随后急急退开。所有人都知道,范玉是个喜怒无常的主,服侍他的过程里热得他不开心,被随手赐死的美人已是不少,所有人陪伴在他身边都战战兢兢,只有从他太子起就跟随着他的刘善对他的性子拿捏得好,刘善站在他身边,看着范玉捏着纸条道:“司马南和韦达诚居然敢接顾九思的东西,他们是不是有反心?”

“竟有这种事?”

刘善诧异开口,他忙上前去,走到范玉面前,朝着范玉伸出手道:“陛下,可否给我一观?”

范玉私下的暗线和人几乎是刘善铺的,范玉也不介意,径直将纸条交给了刘善,刘善匆匆扫了一眼,笑起来道:“陛下,只是一个老板送了两盒胭脂而已……”

“那是花容的胭脂!”范玉怒喝出声,刘善便知范玉是恼怒极了。刘善想了想,接着道,“陛下说得也对,这天下谁不知道花容的老板是柳玉茹,是顾九思的妻子。他们明知如此,还收花容的胭脂,若说是暗号,也是使得。不过这事儿咱们也无需插手,”说着,刘善笑着道,“有洛大人管着。”

“管着?”

范玉嗤笑:“你以为他会告诉朕吗?他们的心思,朕都知道。周高朗想废了朕,洛子商想把朕当傀儡,谁又比谁好?”

刘善站在旁边不说话,范玉似是有些疲惫:“前些时日,你的人打探的消息都确认了?”

“确认了。”

刘善应声道:“扬州的确落在柳玉茹的人的手里了。”

“扬州都丢了,”范玉嗤笑,“洛子商还拿什么给朕支持?他瞒着这消息不告诉朕,你说如今他要怎么办?他总得找个主子。”

“陛下的意思是?”

“要是顾九思和韦达诚、司马南这些人当真有瓜葛,朕就没有活路了,你以为洛子商还会站在我们这边?这个消息,他不会告诉朕的。”

范玉目光幽深:“他们一个个,都巴不得朕死。”

“陛下,”刘善叹了口气,“您别这样想,洛大人是您的太傅,他能保您,自然会保的。”

“保?”

范玉嗤笑出声:“等着瞧吧,看看明日,他会怎么同朕说。”

范玉的人得知了司马南和韦达诚收了花容胭脂的消息,洛子商自然也知晓。如今朝中内政几乎是他在处理,他思索着没说话,鸣一提醒道:“这消息要告诉陛下吗?”

“小事,花容的胭脂本就是礼物平常往来,”洛子商淡道,“不必了,免得他发疯。”

鸣一点了点头。

如今范玉酗酒,在内宫待久了,越发多疑,他情绪上来,疯得厉害,洛子商也有些控制不住了。

洛子商想了想,接着道:“你去查一查那老板身后人。”

鸣一应了声。

第二日洛子商进宫去,范玉睡到正午才起,他起来时,整个人昏昏沉沉,他让人拿了坛酒来给自己醒醒酒,洛子商走进内宫时,便闻到了酒味,脚下全是酒坛子。洛子商蹲下身,扶住了酒坛,低声道:“陛下近日酒量越发大了。”

“是啊,”范玉笑起来,他撑着下巴,看着洛子商道,“前线如何了?”

“并无大事,”洛子商走到范玉面前,温和笑道,“陛下放宽心,一切有臣。”

范玉笑了笑:“有太傅在,朕自然放心。”

说着,他举起酒坛:“太傅,可要喝点?”

“陛下有雅兴,臣愿陪陛下畅饮一番。”

洛子商也不拒绝,范玉见他当真要喝,摆了摆手道:“罢了,太傅每天还有许多事儿要忙,不能在朕这儿耽搁了。”

“陛下的事儿,便是最重要的事儿。”

洛子商恭敬回答,范玉动作顿了顿,片刻后,他笑起来:“太傅,我最喜欢的,就是你这样明明有权有势,却始终记得自己身份,把朕放在第一位的样子。”

“陛下是天下之主,本就是第一位的。”

听到这话,范玉大笑起来,他站起身,提着酒坛子从洛子商身边走过,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酒量不行,找时间叫三位叔叔来宫里喝一杯吧。”

“听陛下吩咐。”

洛子商恭敬回声,等范玉走出去后,洛子商直起身,眼中闪过了一丝冷意。

他转过身,走出宫去,同鸣一吩咐道:“查陛下身边人员往来。”

“大人?”

鸣一有些疑惑,洛子商心中发紧:“陛下有异。”

他一贯相信自己的直觉,向来是宁可错杀不可错放,如今正是关键时点,范玉这边,他决不允许出任何岔子。他说着,往前走了几步,想了想,又道:“陛下要在公众设宴款待三位将军,你让人准备一下。”

“如今让陛下接见三位将军,怕是不妥吧?”鸣一有些担心,他总觉得范玉太不可控。洛子商摇头道:“陛下对我起疑,他吩咐的事若我不显出放在心上的样子,他怕是不满。”

话这样说,鸣一虽然不安,却也不敢多说了。

宫中开始准备设宴,乐坊之内便急急安排起来。

西凤坐在镜子面前,听着乐坊的管事儿在外面催着人道:“动作快些你们这些浪蹄子,后日陛下要在宫中设宴,近来排舞不可懈怠,一点错处都不能有,否则扒了你们的皮,我也保不住你们!”

首节上一节317/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