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271节

周烨说着,他突然想起来:“我之前听说你们这边出了事儿,沈明似乎去幽州了?”

沈明是十二月中旬出发的,顾九思也是那时候给周烨带信过去,周烨刚看到信就赶了回来,也没见着沈明。

叶世安得了话,颇有些沉重点了头:“流放过去的,到幽州去,也是陛下开恩了,你到时候多帮帮他吧。”

周烨了然点头,叶世安同他将这前因后果说了说,周烨颇为感慨:“没想到也不过半年,便已发生这样多的事儿了。”

说着,周烨将目光看向柳玉茹,眼里带了笑:“弟妹看样子,也是没几个月就要生了。”

柳玉茹听了这话,有几分不好意思,低下头去,温和道:“还有四个月呢。倒是嫂子……”

话没说完,就听秦婉之惊叫了一声,她捂上了自己的肚子,周烨忙道:“怎的了?”

秦婉之皱起眉头,似乎是在感受,片刻后,她转头看着有些慌张的周烨,颤抖着道:“我……我似乎是……要……要生了!”

听到这话,周烨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但他还算镇定,立刻抱起了秦婉之,同下人道:“快,去叫产婆。”

说着,周烨便急急忙忙往内院走去,柳玉茹和叶世安对看了一眼,叶韵犹豫着道:“我们是不是先回去?”

“不行。”

柳玉茹一口否决,小声同叶家两位兄妹道:“周夫人管着内院,他们的关系怕有照顾不周之处,我们得在这里看着。”

这么一说,叶世安和叶韵立刻想起过去那些关于周烨同周夫人的传闻,周夫人本就一心一意防范着周烨抢他小儿子的位置,如今周烨又要生下第一个孩子,周夫人心中怕是芥蒂更深。

叶世安点了点头,于是三个人也没人招呼着,就自己站在了周家,陪着周烨等着秦婉之产子。

生产的整个过程里,周夫人都没有露面,反倒是周高朗,匆匆赶了回来看了一眼。

秦婉之生了足足一天,她刚开始生孩子,柳玉茹便让人去请了宫里的御医过来帮忙,而后又让人去家里拿够了人参,给秦婉之含着续力。

然后指挥着下人烧了热水,一锅一锅端进去。

期初周烨不允许进产房,便只能是柳玉茹和叶韵进去帮忙看看,秦婉之是个能忍耐的,生产时候一声不吭,柳玉茹陪在她身边,瞧着她道:“我听说生孩子是极疼的。”

秦婉之流着汗,惨白着脸,苦笑道:“那自然是疼的。”

柳玉茹给她擦着汗,颇为惊讶道:“那你未免也太能忍了。”

秦婉之笑了笑,她捂着肚子,有一阵疼痛涌来,她猛地一抽,随后大口大口喘息着,等她缓了过来,她转过头去,看着窗户外,艰难解释道:“阿烨还在外面,我不能吓着他。”

柳玉茹听得了这话,心里对着秦婉之便有了几分疼惜。她突然觉得,相较于秦婉之,她的日子,着实过得太好了。

没有婆婆烦忧,而顾九思也为她撑起了一片天。他们与周烨秦婉之全然不一样,他们的难,是因在理想之路上前行,而秦婉之和周烨的难,却是在一袭华美袍子之下,那满地的鸡毛碎屑。

母亲防备,君臣猜疑,他们两就成为这一大盘棋下的棋子,被别人牢牢把控着命运。

阵痛时秦婉之还能忍耐,等到了孩子要出来时,秦婉之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她惊叫了一声,而外面的周烨听到这一声惊叫,他再也克制不住自己,往产房就冲进来。下人慌张揽住他,焦急道:“大公子,产房您去不得……”

“滚开!”

周烨一把推开下人,直接冲了进去,入眼便是一地狼藉,秦婉之躺在产床上,柳玉茹和叶韵陪在她身边,周烨急急朝她冲过去,然后脚下一软,就跪在了她面前,他握住秦婉之的手,似是有些痛苦将手抵在了自己额头之上。

他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这种无力感,为人子,为人臣,为人夫,都不断环绕着他。他身子微微颤抖,眼泪大颗大颗落下,秦婉之被他握着,似乎便有了某种力量,在一声毫不压抑的尖叫声中,将孩子生了出来。

然后她大口大口喘息着,旁边传来孩子的哭声,所有人都围到孩子身边去,御医高兴道:“是位公子。”

然而周烨却没有理会,他如释重负,爬到秦婉之身前去,用脸贴着她的脸,眼泪沾着她的眼泪。

“我刚才好怕。”

周烨哽咽出声,秦婉之笑了笑,虚弱道:“有什么好怕?”

“我怕你离开我。”

秦婉之得了这话,突然也不觉得疼了,周烨年少老沉,惯来稳重,少有这样失态。柳玉茹和叶韵也不便打扰人家夫妇,柳玉茹便走到一旁去,瞧着那孩子,看人擦了他身上的血水,给他包裹起来。

秦婉之有些累了,周烨陪着她,她缓了片刻,握着周烨的手,低喃道:“阿烨,你什么时候才回来?”

周烨僵了僵,他没敢说话,秦婉之也没追问,困得睡过去了。

柳玉茹回过身来,同周烨道:“先让嫂子休息吧。”

周烨没说话,他点了点头,似乎也很是疲惫。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自己的孩子,他走了几步,到旁边去,叶韵正在逗弄这个孩子,见周烨来了,叶韵笑着将孩子交给周烨道:“周大哥,取个名儿吧?”

周烨没有说话,他感觉那个孩子被交到他手中,他抱着孩子,看着孩子哇哇大哭,但慢慢的,孩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茫茫然睁着眼,盯着周烨,看了一会儿后,他突然“咯咯”笑了,然后软软嫩嫩的手,朝着周烨伸了过去。

周烨看着这个孩子,他也不知道是怎么,突然就落了泪,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孩子转交给旁边的柳玉茹,低着声道:“劳你帮我看着孩子,我出去一趟。”

说着,周烨便转过身去,急急朝着周高朗的书房走了过去。

周高朗正在和人议事,周烨带着一身血腥气冲了进来,周高朗顿时皱起了眉头,他见周烨站在门口,不满道:“你要来见我,至少换套衣服过来,这成什么样子?”

然而周烨没说话,他就站着,周高朗知道他有事一定要此刻说,便只能请旁边人回避离开。

等房间里只有父子两人,周高朗颇为不满道:“有什么事,一定要用这样的法子来同我说?”

话音刚落,周烨就跪了下去,然后重重将头磕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沙哑着声道:“我请求父亲,将我调回东都来。”

周高朗没说话,周烨立刻道:“我不求高官厚禄,一个八品小官也好,甚至是当个捕快也行,要是父亲再不放心,怕我还是起了同弟弟争什么的想法,那就将我从周家族谱上去了名字,我带了婉之和孩子,自己出去谋生也好。”

周高朗听着周烨的话,许久未曾出声。周烨见周高朗不说话,跪在地上不起来,颤抖着身子,痛哭出声来:“父亲,虽然我不是您的血脉,可我自幼由您一手抚养长大,从您落魄开始,您在外做事,我在家中操持,您需要钱,儿子经商,您需要权,儿子当官。这么二十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您当真就如此心如顽石,为了防备着儿子,一定要让儿子如此妻离子散,逼儿子到如斯境地吗?!”

周烨说着,抬起头来,看着周高朗,他一直压抑着的情绪骤然爆发:“血脉就这么重要,因为我不是您的血脉,所以这么二十年,您养育我,培养我,我孝敬您,陪伴您,这些,都不是感情,都不作数了吗?!”

“你其实就是想同婉之在一起,”周高朗听着,他思索着道,“如今有了孩子,将孩子放在东都,让婉之陪你过去,不就好了么?”

“那孩子呢?”周烨冷冷看着周高朗,“孩子如今还这么小,婉之怎么可能走?就算大了,我们夫妻走了,让他一个孩子留在东都,谁养他?”

“还有你母亲……”

“她算得上母亲吗?!”周烨怒喝出声,“若她真将我当儿子,我又怎会难堪至此!您以为我只是想着和婉之在一起吗?是因为我知道,我知道她在这东都周家,承受着多少委屈和难堪!我为人丈夫,”周烨哽咽看着周高朗,“又怎能明知她为难不闻不问,我为人父亲,又怎能明知孩子留在这里意味着什么,就让他留下?这算什么留下?”

首节上一节271/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