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265节

“大好年华。”

沈明笑了。

叶韵没明白沈明的意思,她就是站在原地,两人沉默着,沈明静静注视着她,隔了一会儿后,他笑着道:“回去吧,好好经营店铺,你得当个有钱的姑娘。”

叶韵听着沈明的话,她不由得怔住,下意识道:“你没有其他话同我说了吗?”

“该说的,我没藏着,也都说过了。”

沈明转过头,看向远方:“不该说的,也不必说了。”

叶韵听着,抿了抿唇,片刻后,她却是道:“你还打算回来吗?”

“九哥在这儿,我自然是回来的。”沈明平静回复,叶韵看着他,认真道,“既然打算回来,不同我说些什么吗?”

沈明没说话了,他静静看着叶韵。叶韵有些紧张,她看着沈明,却是道:“我记得,你说过你想娶我。”

沈明听到这话,慢慢笑了:“是。”

“那么,”叶韵看着他,认真道,“我可以等你,你早些回来。”

沈明看着面前人认真的眉眼,他听着她的话,心里酸楚又欢喜。然而他没有回应,认真看着她,却只是道:“你不必刻意等我,也不必同我说这些。”

“叶韵,”他叫她的名字,“你得自己过得好。别总想着为别人好,也别总想着回报别人,你若嫁给我,只能是因为喜欢,除此之外的理由,我都不接受。”

“我没有……”叶韵急切开口,沈明却道:“我不傻的。”

他认真看着叶韵:“以往我不明白,可如今我却是懂的,你今日应我,只是想给我一个回东都的盼头,让我高兴些。你愿意嫁给我,也只是因为,你视我为好友,觉得你的这桩婚事,至少能让我高兴些。”

叶韵不说话了,她以往觉得沈明蠢笨,如今却发觉这人比谁都通透,比谁都聪明。

沈明看着叶韵不语,他笑起来:“可我却不乐意这样,我喜欢你,你可以不喜欢我,但我却希望,当你回应我,只是因为喜欢。我会在幽州好好生活,也会尽快回东都。我回来时候,我会有与你般配的身份,也会有不辱你门楣的品级,到时候,你若喜欢我,我必定三媒六娉、八抬大轿上门娶你,我会让所有人看着,你嫁给我不是因为将就,也绝不会折了你的身份。”

“在我回来之前,我希望你也和我一样,”沈明眉眼里带着温柔,“好好生活。如果遇到合适的人,你想嫁,你觉得高兴,你就嫁,我也会很高兴,因为你过得好。如果你没有遇到合适的人,你也别害怕,我会一直等着你,有朝一日,只要你喜欢上我了,我随时随地,都等着娶你。”

说着,沈明似是有些不好意思,他垂下眼眸,旁边官差又喊了一声,这次真留不得了。

沈明同所有人告别了一声,转过身去,同其他犯人一起,往远处走去了。

叶韵看着沈明背影,看着风卷着他残破的囚衣,看着他被上百斤枷锁压得佝偻的背。

她发现,自己终于可以以一种平等的姿态,审视沈明。

过往她总觉得他幼稚,总觉得他无法体会她内心的想法和艰辛。然而看着那人远走时,她突然开始明白。

他或许不是不懂,他可能比谁都清楚,比谁都明白。

只是他不像他们这些聪明人,想得多,烦恼得多。一件事,他想做,便做了。一个人,他想爱,便爱了。

没有犹豫,也无迟疑。

他沈明踏上的路,从不后悔,也不回头。

第156章 第一百五十五章

沈明走后, 当天晚上,顾九思和叶世安便进了贡院,开始准备科考一时。(格格党小说 ggdown)

此次顾九思担任主审官, 叶世安、江河从旁协助。而考题则由范轩拟定,在科考前一天晚上, 才交到顾九思手中。

秋闱一共三场考试,每场三昼夜,第一场考八股,第二场为官场上往来文章, 第三场则是策论。

往年秋闱一般在八月份,然而这一年大夏新朝初建,事务繁忙, 于是秋闱被推迟到了十月, 而范轩意在选拔治国实用之才,因此私下也同顾九思说过,此次批卷,重在策论, 前面两场考试, 将就就行。

考生考试的时候,顾九思也得陪着,他和叶世安等人一直被关在贡院里,百无聊赖, 三个人没事儿就去巡查。

顾九思以前读书不行, 逢考必作弊, 让他来查考场,对这些作弊手段简直是清楚得不得了,每天都要抓到几个考生扔出去,于是开考没有几天,整个考场就再也没人敢作弊了。而顾九思的明察秋毫的名声,也在考生心里印下了去。

九天后,所有考生考完,考生出来了,考官却得全关在一起,等人把卷子糊了名字,他们匿名批完卷子,才能出来。

柳玉茹是知道的,可她心里还是有那么几分挂念,于是贡院开门的时候,她早早到了贡院门口,而后就看见考生一个接一个走出来,有的欢天喜地,有的鬼哭狼嚎,甚至有一位,出了门,便披头散发、赤足狂奔了出去,然后直接跳了护城河。

柳玉茹本来是来看顾九思的,却不由得被这些考生吸引了目光,她坐在马车里,静静瞧着他们。

这便是这些人一生最重要的时刻了。

他们一辈子,最努力的时光是在这里,最艰辛的时光是在这里,最重要的时光是在这里。

考生相互认识的,三三两两结着伴,说着此次考试。他们议论着题目,悄悄说着顾九思。

“此次主考顾尚书,怕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考官了,我这次文章引经据典,万一他看不出来怎么办?”

“这你不必担心,”另一个考生道,“在下幽州望都人士,去年梁王攻城,顾大人与梁王谋士城头骂战,在下刚好在旁,二人论战半日,互相考究学问,顾大人虽然年纪轻轻,却无一不知,可谓学识广博。顾大人之才能,兄台大可放心。”

“顾大人当众是人中俊杰啊,”之前那个考生接着道,“先前只听闻顾大人力保望都,又修黄河,灭贪官,只当顾大人有实干之能,不想学识也是出众……”

考生说着从柳玉茹身边走过去,柳玉茹抿着唇,笑着听着这些人说话。

她也不知道怎的,听着这些人这么夸顾九思,她就觉得好像,总觉得这些人若真知道顾九思是个怎样的人,怕是要大跌眼镜。

顾九思在考场里呆了五日,终于才彻底批完卷子,而后放了榜单。

放榜当日,顾九思才回了顾府,柳玉茹本以为他要等下午才回来,没想到顾九思大清早就自己骑着马回了家里。

他来得匆忙,柳玉茹甚至还没起床,还迷迷糊糊睡着,就感觉有人披了一身寒意,突然掀开了被窝挤了进来。

她惊得叫起来,顾九思一把搂住她,赶紧道:“别怕是我!”

柳玉茹愣了愣,顾九思抱着柳玉茹,似乎是疲惫极了,含糊道:“多睡睡,我也睡睡。”

柳玉茹看看天色,还有些没回过神来,顾九思眼周黑了一片,比在荥阳时候看着严重多了,柳玉茹整个人呆呆的,她也不知道顾九思怎么就来了,更不知道顾九思怎么就什么都不干就往床上扑过来睡了,她搞不明白,想想也就不管了,往被子里一缩,就挤了进去。

两个人窝在温暖又拥挤的被窝里,顾九思抱着柳玉茹,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道:“还是抱着媳妇儿好睡。”

柳玉茹迷迷糊糊的,但她也觉得顾九思说得对,她往他怀里又挤了挤,找了个合适的姿势,伸手揽住他。

她有些迷蒙的时候想,还是相公在好睡。

首节上一节265/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