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264节

顾九思听到这话,也没了找沈明岔子的心,他坐在床上,抿了抿唇,终于道:“你最近好好养伤,只要我不审这个案子,陛下也没了一定要判你重罪的理由。他应当会派李玉昌主审这个案子,你的情况他清楚,我猜着,你最后不是充军,便是流放了。”

“嗯。”沈明低着头,没有出声。顾九思接着道:“我会帮你想办法,尽量充军到幽州去,到了周大哥地界上,你好好跟着周大哥做事儿。你日后也别总是冲动想着用蛮力,多读点书,不喜欢看那些文绉绉的书,兵法什么的多看看。”

“好。”

沈明没了往日的活脱劲儿,什么都说是,什么都说好,顾九思也没法骂了。

几个人闲聊了一会儿后,顾九思走出门去,到了门口,同叶世安道:“你从你家拿些兵法的书来,扔给他看,别在牢里就过得像养老一样,什么都不学了。”

叶世安点点头,随后道:“你推掉陛下的,不止是主审荥阳案的机会吧?”

顾九思沉默了片刻,许久后,他才道:“陛下本想让我当此次科考的主考官。”

叶世安愣了愣,片刻后,他终于叹息出声:“九思。”

顾九思转头看他,叶世安笑了笑:“愿你我几人兄弟,能永如今日。”

“嗯?”顾九思有些不明白,叶世安似是有些不好意思,却还是道,“你放心,若我是你,也会如此。”

听到这话,顾九思也笑了。

他拍了拍叶世安的肩,只能道:“我真的是上辈子欠了他,我觉得养个儿子,也就这样了。”

说着,他有些难过:“真的,”他同叶世安感慨,“我感觉自己年纪轻轻,就养了个叛逆儿子。我爹当年的心情,我真的已经提前感受到了。”

“什么心情?”

旁边柳玉茹笑着插嘴,顾九思叹了口气:“就是想打死他,非常想打死他。”

第155章 第一百五十四章

如顾九思所料, 没有几天后,范轩就下令让李玉昌审理此案, 但出乎顾九思意料的是, 范轩并没有完全抛弃他, 反而是让他联同李玉昌共同审理此案, 只是将沈明的案子另案处理, 由李玉昌单独审理。(w W W.gGDOwn)

这个结果是在朝廷上给出的, 命令一下来,整个朝堂都是议论之声, 顾九思站在前方, 听见各路声音,没了片刻, 便有大臣站出来道:“陛下,沈明刺杀王思远一案尚未审理清楚, 顾尚书与沈明关系密切, 让顾尚书同李大人一同审理荥阳案,怕是不妥。”

听到这话, 范轩抬眼, 看着说话人道:“朕与沈大人也时长说说话, 朕是不是也和沈大人关系密切得很?这个案子从头到尾便是李爱卿和顾爱卿办的,你如今临时换人,倒给朕找个合适的人来?”

这一句胡搅蛮缠的话表明了态度, 众人也不敢多说。强行将朝堂上的意见压了下去后, 等到下朝, 范轩便将顾九思叫了过去。

顾九思进了御书房,看见范轩正在喝茶,他一进去便跪在地上告罪,范轩也没让他起来,喝着茶道:“等办完了案子,你便主持今年科举之事。”

顾九思有些忐忑,他不明白范轩为什么最后还是将他推到了这个位置上,范轩也没说,只是道:“你不愿处理沈明,朕也不逼你,但你得记着,今日朕可以帮你压了此事,来日此事必定成为你的一个污点,未来若有人想捅刀,这就是伤口。”

“微臣明白。”

顾九思连忙回答:“微臣知道陛下一片苦心。”

范轩叹了口气,也没再多说,转头同顾九思说了一下事务细节,而后顾九思便站了起来,退下的时候,顾九思见人端着汤药进来,他看了一眼汤药,没有做声。

等出宫之后,他心里有些发沉,他隐约知道了范轩这样做的原因,但这事儿无可逆转,他也只能在事情发生之前,尽量把事儿做好些。

范轩让顾九思和李玉昌审荥阳这个案子,主要是为了让他们两人多些政绩。有了这个案子作为基石,后续让顾九思主持科考一事,才能顺理成章。

顾九思在荥阳便已经掌握了许多供词,在东都办案,直接开始动手抓人。

荥阳牵扯东都的,大多是前朝就留下来的老人,早在前朝就和荥阳那边有不少的关系,多年来只要修黄河,就是他们发财的好机会。这些人人脉广,顾九思审案期间,顾家府邸来来往往都是人,什么亲戚都找了上来,搞得顾朗华和江柔都不敢见人,连苏婉都不堪其扰。

柳玉茹本也是不大清楚顾九思在做些什么的,只是她店里的客人不知道怎么就多了起来,日日都有人来找她,要同她做生意,多来两次,柳玉茹便明白过来。干脆谢绝了客人,每日待在顾家也不敢出门。别人送礼来,她都退还回去。

这样的事儿过去她也做习惯了,以往还觉得难堪,如今做起来,也没了什么不好意思。

这个审了大半个月,从荥阳审到东都,最终定案牵连下来的人,有一千二百人之巨。

这是大夏建国以来最大的案子,甚至在大荣立国百年来也少见如此大案,一时之间,李玉昌和顾九思声名远播,骂者有之,惧者有之,更多的,却是将二人当做青天大老爷给供了起来。

如此盛名之下,由顾九思主持这一次科举,也没有人有多少异议,甚至在民间读书人之间,还颇有了几分荣耀。因着若是顾九思主持此次科举,他们在此次科举中高中,也就间接成了顾九思一个“学生”。顾九思公正清明,刚正不阿,必定会给他们一个公平的考试,而且他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更是东都风流人物,能成为他的学生,也是一件幸事。

这一年的秋闱举行在十月初三,相比过去是晚了许多。秋闱举行前,沈明的罪也定了下来,李玉昌明白顾九思的意思,判处沈明充军幽州。

沈明走那日是十月初一,顾九思领着柳玉茹、叶世安、叶韵一起来送他。沈明是跟着其他一起充军之人走的,他穿着囚衣,戴着枷锁,手脚都戴着铁链,看上去十分沉重。

他脸上仍旧带着笑,笑容明朗,但相比过去,的确是沉寂了许多。顾九思给他倒了酒,他和所有人逐一碰了杯子,随后笑道:“此去不知何时是归期,你们若有时间,便多来看看我。”

“别这样说,”叶世安叹了口气,“你早晚会回来的,我们都会想办法。”

沈明笑了笑,点头道:“行,我知道你办事最妥帖,我会等你想办法。”

叶世安听出里面的调笑,想骂骂他,又觉得这送行的气氛,不当与他有什么争执。沈明见叶世安憋了气,似乎就高兴了些,他转过头,看着顾九思,片刻后,他终于道:“哥,我走了。”

顾九思看着他,平静道:“我让人给周大哥带了信去,让他平日里多给你点书看,你也老大不小了,别总和个山匪一样。”

“知道。”沈明笑起来,“我会好好看书。”

“到了幽州战场,便当是你的天地,在战场上好好建功立业,也当有你的一番事业。”

“我知道。”沈明有些不好意思道,“不过建功立业这事儿,玄乎,我尽量就是了。”

顾九思没说话,过了一会儿后,他慢慢道:“沈明。”

“嗯?”沈明有些不解,顾九思认真看着他,“我与世安,都是文臣,我们都需要一个人,手里拿着兵权,同我们一条心来帮着我们。”

沈明听到这话,不由得愣了,顾九思目光挪都不挪看着他,眼里满是期许:“我知道你是一只鹰,会有你广阔的天地,我和世安都会在东都等你,到时候,等你满身荣光回来。到时候,我们执笔,你提剑,共守大夏江山百姓。”

沈明没说话。

他听着顾九思的话,感觉有什么在内心翻腾不休。

旁边传来官差的催促声,沈明回过神来,他有些狼狈低下头,哑声道:“行,我知道了。”

顾九思拍了拍他的肩,想了想,他道:“我去旁边等着你们,你还想和谁说几句,就和谁说吧。”

这话提醒得明显,于是顾九思一走,柳玉茹和叶世安赶紧也走了,就剩叶韵还在原地,有些踌躇不安。

沈明静静看着叶韵,他看着她,片刻后,却是问了句:“你今年几岁了?”

叶韵愣了愣,她没想到沈明会问这么一个问题,她有些茫然道:“十九。”

首节上一节264/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