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211节

叶世安明了叶青文是有话要单独对江河说,便起身离开了去。等叶世安走后,叶青文看着江河落子,慢慢道:“我也不多说了,我这个侄女,也快二十了。扬州的事儿,你应当也知晓些。我终归还是希望她能找个好去处,她是我叶家的姑娘,我不愿她因为过去就随意许一个人家。她虽有瑕疵,但品貌皆在,你年岁也大了……”

“胡说八道什么呢,”江河瞪了叶青文一眼,“什么我年岁大了?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叶青文被哽了哽,接着道:“我也就比你大上几岁,如今儿子都二十有二,万殊,你总不能一直这么一个人。”

江河没说话,他看着棋盘,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其实吧,我觉得叶韵这个小姑娘样样都好,唯独有一点不好,”说着,江河抬眼看向叶青文,笑眯眯的眼里带了几分悲悯,“生在你们叶家。”

叶青文皱起眉头,江河叹了口气:“叶兄,我说这话可能有些冒犯,但既然今日你同我提及此事,我便不得不说。”

“叶韵还年轻,”江河看着叶青文,认认真真,“过去的事不是她的错,且不说她非自愿,哪怕是自愿,我也觉得,一个女子追求一份感情,为何会是错?既然不是错,她没做过错事,为何要惩罚她?”

“没有谁惩罚她。”叶青文紧皱眉头,张口反驳,只是话还没出口,江河就抬手做出一个“停”的手势,直接道:“你不必多说,你们是不是在惩罚她,我心中有评判。若你们没觉得她做错,她一个品貌皆佳、二十不到、出身书香门第的好姑娘,为什么要来和我这么一个年近四十的老男人说亲?”

“你……”

“我知道我长得好,又有钱,又聪明,又风趣,而且我在朝中官职与你们家旗鼓相当,还有一个侄子更是平步青云,我条件好得很,可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大家闺秀,会主动来同一个年近四十岁还流连花丛、与一个歌姬生有一女的浪荡子说亲。他再优秀都不行。与我这事儿,你们与叶韵说过对不对?”

叶青文没说话,算作默认,江河想了想,嘲讽笑了笑:“你说说你们,她遇了事儿,你们不想着告诉她人生可以走得更好,不想着让她活得光明正大,反而同她说着我这样的人是她最好的归宿,简直是荒唐。她若没遇到事儿,你们会这样对她?既然你们觉得她没犯错,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她?”

叶青文垂下眼眸,看着眼前的茶汤,江河叹了口气:“叶兄,她若是我家孩子,我便会告诉她,这事儿她没错,她不仅没错,一个孩子能在当时那样的乱局下,为保父兄与仇人周旋,最后还能手刃仇人救出兄长与友人,如此气魄胆量,值得嘉奖。她这样的姑娘,值得人喜欢,她当年想嫁的是怎样的男人,如今该更好才是。”

“万殊……”叶青文苦涩出声,“能如你这般想的人,太少了。”

“那又如何呢?”

江河摇着扇子:“既然要找一个好的男儿,那自然是少的。不好的,嫁了又做什么?难道你们叶家还养不起一个姑娘?”

叶青文没再说话,江河想了想,似也觉得说得太过,他轻咳了一声,慢慢道:“罢了,不想这些,你我是好友,想哄我降辈分,别想了。”

两人说着话,就传来叶世安的声音道:“叔父,到喝药的时间了。”

叶青文抬起头来,点了点头,同江河道:“失礼了,今日对弈就到这里吧,在下先行告辞,我让世安送你。”

“不必了,我熟路。”

江河摆手道:“我喝完这杯茶,便自己走。”

叶青文应了声,起身领着叶世安离开。等叶世安走远了,江河才道:“出来吧。”

旁边没有动静,江河朝着一个方向看过去,笑道:“一个小姑娘躲着我都听不出来,你也太瞧不起我了。”

听了这话,叶韵才从一边转角处,慢慢吞吞走了出来。

江河从容从旁边取了杯子,放在棋桌边上,抬手道:“坐吧。”

叶韵没说话,她规规矩矩来了江河身前,江河替她倒了茶。

叶韵神色平静,江河扬了扬下巴:“你叔父还没下完,你来吧。”

叶韵应了一声,抬手落子。

两人一直没有说话,只有棋子啪啪而落。

江河棋风老练,看似散漫无章,却总在一颗落下后,布成插翅难飞的局。相比江河,叶韵的棋风虽然沉稳,却幼稚了许多,步步谨慎,便总被江河棋招杀得措手不及。

叶韵见棋盘上落子渐少,终于道:“年少时母亲曾对我说,嫁人最重要的,是合适。”

江河没有说话,叶韵慢慢道:“其实我与大人,哪怕没有情爱,也可作一世夫妻。叶家与顾家联合,那会是最好的结盟。”

江河顿住棋子,片刻后,他想了想,终于抬起头来,看着叶韵,慢慢道:“你一个小姑娘,别这个年纪想什么结盟不结盟。若你真有这个想法,你记住我一句话。”

江河靠近她,神色认真: “这人世间最牢固的盟约,便是利益一致。除此之外,什么婚姻誓言,都不堪一击。”

第133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这话把叶韵说愣了。

江河低下头去, 落子之后, 又吃了她一大片棋子,江河开始捡着棋子,慢慢道:“婚姻无法保证这些, 所以与其想着把自己的婚姻如何更有价值, 不如想着把自己变成一个有价值的人, 然后嫁个自己喜欢的人。”

说着,江河笑起来,他的笑容带了几分看透世事的明亮:“别把自己人生最重要的东西,去换一些用其他东西更容易得到的东西。你还小呢。”

叶韵没说话,那片刻,她竟真的觉得, 自己还小。

面前是一位长者,他指引着她, 在黑暗中摸索前行。

叶韵沉默着,好久后, 她慢慢道:“可是, 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喜欢。每个人人生都有喜欢的人吗?”

“不一定吧。”江河想了想,“可是如果你坚信自己不会喜欢一个人,可能真的就没了。”

“江大人, ”叶韵犹豫着道, “也喜欢过人吗?”

这话把江河问愣了, 他眼中闪过些什么, 这是叶韵头一次从江河眼里, 看到他似乎也把控不住的东西。然而这情绪只是一闪而逝,江河笑起来,慢慢道:“喜欢过吧。”

“为何不在一起呢?”

叶韵有些疑惑,江河苦笑:“所有的喜欢都要在一起吗?”

“叶韵,”江河叹了口气,他站起身来,“人一辈子,遇到一个互相喜欢,还能在一起的人,是很不容易的。你还年轻,喜欢都是慢慢培养的,你要给别人机会,这也是给自己机会。”

叶韵没有说话,她看着江河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星星。

“我没有机会了。”他轻轻出声。

这话让叶韵忍不住侧目,她不由得道:“为什么?”

江河没说话,他静静看着天空,好久后,他才出声:“因为我心里有人了。”说着,江河眼里带了几分怀念,“你们都没见过她,要是你们见过便会知道,若是喜欢这个人,还想喜欢上其他人,太难了。”

叶韵愣了愣,江河似是觉得失态,他低笑一声,张开了小扇,摆了摆手,故作潇洒道:“行了,叶韵侄女,你想开点,我走了,不送。”

叶韵静静看着他离开,等他走了之后,叶韵坐在石桌前,她想了很久,很久很久,她才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张纸条。

这是一个包裹着石头的纸条,纸条上是沈明歪歪扭扭的字。

“……跟着九哥当河工,晚上躺在河堤上睡觉,风太冷了,这个石头漂亮,送给你。你不要觉得石头破,好看的玉石花钱就能买,这么好看的石头,得靠运气才能遇到。不过你要是喜欢玉石也行,我攒钱给你买……”

叶韵静静看着上面的话,七月底的风带着夏日燥热轻轻拂过,她静静看着上面的字迹。

首节上一节211/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