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98节

等到了王家,顾九思领着洛子商和沈明一起下来,便看见傅宝元领着几个人站在门口等着顾九思等人,一见顾九思,这几人就迎了上来,傅宝元给顾九思介绍道:“顾大人,这就是王善人王厚纯王老板了。”

顾九思目光看过去,是一个快五十岁的男人,他看上去长得十分和蔼,脸上笑意满满,朝着顾九思行了个礼道:“顾大人。”

“王老板。”顾九思笑着回了礼。

见顾九思没有露出不满,傅宝元顿时放下心来,引着几个人进去。

王家这座别院极大,从门口走到设宴的院子,竟是足足走了一刻钟,院子里小桥流水,竟是颇有几分南方园林的景致。王厚纯借故同顾九思攀谈着:“听闻顾大人是扬州人士,草民极爱扬州景致,特意请了扬州的工匠来修建的园林,不知顾大人以为如何?”

“挺好的。”顾九思点点头,得了这赞赏,王厚纯接着话就同顾九思聊起来。一行人笑语晏晏进了院子,顾九思匆匆一扫,在场要么穿着官府,要么穿着锦服,应当就是当地的官员富商,有头有脸的人物,怕都被傅宝元请来了。

这其中有一个人在人群中显得十分惹眼,他穿着一身绯红色官袍,自己一个人端坐在高位上。他的位置离主座很近,从位置和官服来看,他的品级应当不低,但和周边人没什么往来,自己一个人坐着,低头翻阅着什么。

他看上去应当也有四十左右,但仍旧显得十分英俊,他坐姿十分端庄,在细微之处,有种说不出的庄重优雅,这是出身于世族名门才有的了的仪态,让顾九思想起叶世安这样的世家子弟。

顾九思目光落在那人身上,旁边王厚纯见了,赶忙道:“那是秦楠秦刺史。”

“秦刺史?”

顾九思重复了一句,心中却有些明了了。

刺史作为朝廷委派的监察官员,品级自然是不低的,但人缘也必然是不好的,毕竟就像在东都,谁也不会闲着没事儿去找御史台的人聊天。作为御史台的地方官员,刺史这个位置不招人待见,顾九思懂。

而一个监察官员,如今依旧出现在这样不该出现的宴席上,而不是第一时间拒绝然后参奏,可见这个秦刺史,与当地官员,也是做了一定的妥协。

顾九思一面问着每个人的名字和来历,一面在心里有了盘算。等到入席后,所有人便逐一上来给顾九思、洛子商、沈明三人敬酒,只有秦楠纹丝未动,傅宝元见秦楠不动,赶紧走了过去,低头同秦楠说了什么,秦楠皱了皱眉头,许久后,他终于站起身来,然而他首先却是往着洛子商的方向走了过来,给洛子商敬了一杯酒道:“敬过洛侍郎。”

顾九思心里有些诧异,不明白秦楠为什么先给洛子商敬酒,洛子商面色如常,似乎是料到的,他甚至还刻意将杯子放低了一些,做出晚辈姿态与秦楠敬了酒,随后恭敬说了句:“秦大人客气了。”

两人把酒喝完,秦楠点点头,也没多说,他转过身去,走到顾九思面前,给顾九思规规矩矩敬了一杯,然后就下去了。

他这一出将所有人都搞得有点蒙,傅宝元见顾九思盯着秦楠,似是怕顾九思不喜,赶忙上去给顾九思道:“秦大人与洛侍郎是亲戚,他生性脾气腼腆,上来先同洛侍郎喝一杯,定定神,您别见怪。”

“亲戚?”顾九思有些疑惑,洛家满门据说都在当年没了,又哪里来的亲戚?

傅宝元赶忙回答:“他是洛大小姐的丈夫,算起来当是洛侍郎的姑父。和洛大小姐成婚后没几年,洛大小姐就没了,洛大小姐走后不到两年,洛家就……”

傅宝元看了一眼秦楠,见秦楠神色如常,应当是听不到,于是就蹲在顾九思身边,继续小声道:“我听说,他原本是寄养在洛家的,洛大小姐和他是私奔来的荥阳,所以一直没回过扬州。当年洛大小姐去得早,只留了一个儿子给他,他也一直没续弦,如今孩子大了,考了个功名,派到了凉州当了主簿,如今他就一个人照顾着老母亲在荥阳生活,一个人久了,那个性情上多少有点古怪,好不容易见到了一个亲戚,做事儿没分寸,您也别见怪。”

顾九思静静听着,一时竟也不知道傅宝元这些话是给秦楠说情,还是在挤兑秦楠。他面上不彰显情绪,只是道:“这么多年了,他也没有个续弦?”

“没有。”傅宝元叹了口气,“秦刺史对发妻一片痴心,合葬的坟都准备好了,估计是不打算再找一个了。”

顾九思听了这话,点点头,正打算说什么,就听外面传来了一声通报:“王大人到!”

听到这话,在场所有人都面带喜色,连忙站了起来,王厚纯更是直接从位置上跳起来,往门边急急赶了过去,顾九思转过头去,便看到一位头发斑白的老者走了进来。他穿着绯红色的官袍,笑着和人说这话,王厚纯上去,面带高兴道:“叔父您来了。”

“家里遇到了些事儿,来得迟了。”

那人同王厚纯说了一声,随后便走到顾九思边上来,笑着行了个礼道:“下官永州知州王思远见过顾大人,家中有事来迟,还望顾大人见谅。”

他虽然说着“下官”,可举手投足之间却没有半分恭敬。知州这个位置,便是一州最大的长官。范轩称帝后,吸取了大荣的经验,军政分离,分成了知州和节度使共同管理一州,除了幽州由周烨统一统管以外,其他各州军政都相互分离。如今没有战乱,王思远就是永州的土霸王,虽然品级不如顾九思,但实际权力却不比顾九思小。顾九思心里稍一思量,便清楚王思远来迟的原因。

傅宝元等人□□脸,王思远就唱黑脸,一面拉拢他,一面又提醒他要知道分寸,这永州,始终是王思远的地盘。

顾九思面上假作不知,他还想看看这荥阳的水到底有多混,于是他赶紧起身来,故意装作奉承道:“王大人哪里的话?您是长辈,我是晚辈,您家中有事,应当让人通告一声,改日在下上门拜访才是,您能来,已经是给了在下极大的脸面了。”

说着,顾九思给王思远让了座,招呼着道:“您当上座。”

王思远听顾九思这样说,眼里立刻有了赞赏,他笑着推辞,顾九思拉着他往上座,于是两人互相吹捧半推半就的换了位置,王思远坐在高坐上,顾九思在一旁陪酒。

旁边人看着两人活动,等王思远入座后,气氛顿时就不太一样了,所有官员都没有了之前的拘谨,看着顾九思也有了几分自己人的意味。

顾九思心里明白,他这算是上道了。

他和王思远攀谈起来,几句话之后,他便改口叫上了“王大哥”,王思远叫他“顾老弟”,旁边沈明看得叹为观止,一句话不说,只敢喝酒。

傅宝元看王思远和顾九思谈得高兴,他笑眯眯走到王思远边上,小声道:“王大人,您看是上歌舞,还是酒水?”

“都上!”王思远十分豪气,转头看向顾九思道,“顾老弟打从东都来,见多识广,我们永州穷乡僻壤,唯一一点好,就是够热情,顾老弟今年几岁?”

“刚刚及冠。”顾九思笑着回答,王思远大声击掌道:“好,青年才俊!那正是好时候,可以体会一下我们荥阳的热情,上来,”王思远大声道,“都上来。”

顾九思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听到王思远说了两声上来之后,转过头去,就看见一群莺莺燕燕,身上笼着轻纱,踩着流云碎步,便从院子外踏步进来。

她们身上的衣服在灯光下几乎等于什么都没有,顾九思笑容僵住了,等缓过神来后,他僵硬着将目光移开,故作镇定看着远处,而沈明则是低着头,开始疯狂吃东西,再不敢抬头了。

终于见他露怯,王思远等人都笑了,傅宝元在旁边站着道:“看来顾大人果然还是年轻。”

“家里管得严,”顾九思笑着道,“还是不惹祸得好。”

“顾老弟这话说得,”王思远立刻有些不高兴,“女人能管什么事?怕不是拿着女人做托词,不想给我们面子吧。”

说着,王思远点了十几个姑娘道:“你们都过来,伺候顾大人。”

顾九思笑容有些挂不住了,那十几个姑娘立刻凑了上来,跪在顾九思面前,王思远喝着酒,同顾九思道:“顾老弟,这个面子,你是给还是不给呢?”

顾九思不说话,他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姑娘,听王厚纯不咸不淡道:“主子都伺候不好的姑娘,有什么用?顾大人不喜欢你们,那你们也该废了。”

一听这话,姑娘们立刻往顾九思身边围过去,顾九思见着这姿态,便明白,今晚他想要得到王思远的信任,就必须露出自己的弱点来。美色,金钱,或是其他,他不能总在拒绝。

荥阳水深,如果他今晚拒绝了,那就失去了和荥阳官员打交道的机会。他看了看旁边几乎快哭出来的姑娘,叹了口气道:“行了行了,王老板你看看,你都把人家吓成什么样了?这么多姑娘,你们让我怎么选?”

他做出无奈的姿态来,随后随后点了一个道:“你来倒酒。你……”他指着另一个,想了想,转头同王思远道:“那个,王大人,您介意今天开个局吗?”

旁边所有人愣了愣,顾九思笑了笑道:“和您说句实话,小弟对女色没什么爱好,就是好赌。今天有酒有女人,不如放开点,大家摇骰子喝酒赌大小,行不行?”

王思远听着这话,慢慢放松下来:“顾大人喜欢,怎么玩都行。”

傅宝元在他们交谈时,便让人去支起了桌子,顾九思将沈明拉到自己边上来,吆喝着同王思远道:“来来来,王大人,我们分组来玩,我输了就让我这边的人喝酒,您输了您喝。”

“喝酒多没意思,”王厚纯笑着道,“输了让姑娘脱衣服才是,来,把姑娘分开,哪边输了,就让哪边的姑娘脱衣服。”

“那我喝酒吧,”顾九思立刻道,“怎么能让美人受委屈?”

“那您喝,”王厚纯抬手,笑眯眯道,“万一输多了,怕是您也喝不了,护不住美人了。”

首节上一节198/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