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96节

顾九思含笑看着洛子商,回礼道,“应当是顾某托洛大人照顾才是。”

“此番出行,顾大人是主事,一切均听顾大人安排,哪里有洛某照顾大人的说法?”

洛子商笑了笑,恭敬有礼的模样,让人难以生出恶感,顾九思笑了笑:“我也不推脱了,如今天色不早,我们还是启程吧。”

双方见过礼,顾九思便派沈明去领头,领着两队人马往东行去。按照洛子商的规划,这一次他们修整黄河,主要是从荥阳开始。荥阳是黄河分流点,接连汴渠,大荣之前几次试图修理黄河,都半途而废,修理黄河一事,劳民伤财,每次规划好给多少钱,最后拨款下去,都远远不够。可黄河修,花钱,不修,黄河附近多地都属产粮重地,到时候大水泛滥,更花钱。最后朝廷对黄河的态度,便都是得过且过,自己在位时候没问题,谁有问题谁倒霉。

柳玉茹和顾九思翻着皇帝让人誊抄给他们的过去黄河治水的记录,柳玉茹看了一会儿后,抬起头来,有些踌躇道:“你说,这一次陛下是为什么下定决心治理黄河?”

“嗯?”顾九思抬眼看向柳玉茹,柳玉茹皱着眉头:“你看过去大荣那时候还算强盛,数次修理黄河,君主都觉得吃力。如今大夏内忧外患,刘行知野心勃勃,扬州的态度暧昧不明,这时候来修黄河,陛下不担心吗?”

“你倒是想得多,”顾九思笑起来,“不过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修黄河修得好,那就是国泰民安,修不好,灭国也不是不可能的。陛下决心修黄河,当然是有他的考量。”

“你说来听听?”

柳玉茹放下卷宗,满脸好奇,顾九思懒洋洋撑着下巴,翻着卷宗,漫不经心道:“其一是陛下笃定刘行知如今不会发兵。据我们所知,刘行知那边内斗还没结束,就算结束了,刘行知估计也要缓缓。荆益两州不比大夏,大夏是完全继承了大荣的家底的,可荆益两州什么都没有,都得自己重新来弄,所以要等刘行知发兵,估计还有两三年。而临走时陛下说过,至多到明年夏,黄河必须修完。”

柳玉茹听着,皱了皱眉头。

顾九思抬头看她,叹了口气:“看看你,说这些就操心,若是这么操心,我便不说了。”

“你要是不说,我才操心呢。”柳玉茹赶忙笑起来,凑过去道,“其二呢?”

“其二便是,陛下考虑,如今新朝初建,恰恰是大刀阔斧改革之际,日后朝廷稳当了,要再动什么,便就难了。之前大荣修黄河屡次失败,其实最核心的原因,便是东都根本管不了地方这些官员,钱拿过来,他们一层一层贪下去,自然是永远不够。陛下节度使出身,对这些东西心里清楚,他赐我天子剑,意思很清楚,我不仅要修黄河,还得修理这些官员,把他们打理得老老实实的,免得日后政令出不了东都。”

柳玉茹听着心里有些发沉,她便算是明白,江河说的,这事儿做得好就是好事,做不好……怕是性命都难保。

柳玉茹叹了口气:“咱们就这么点人,要是他们起了歹心……”

“所以我得给沈明找个位置。”

顾九思思索着,柳玉茹有些疑惑,顾九思笑了笑:“你别担心,这些我有盘算。我再同你说说陛下的想法,其三,便是陛下考虑得长远。汴渠离东都太近了,一旦汴渠发大水,对东都也是很大的威胁。而且黄河这附近都是良田,本是产粮重地,若是能修好让百姓好好产粮修生养息,那大夏日后国力才算昌盛。黄河修好了,不仅是解决内患,日后粮食也不用再担心,和刘行知打起来,也有底气。加上陛下也听了你的构想,修黄河时直接将汴渠修出来接上淮河,日后国内粮食运输便不用担心,这是百年基业。最重要的是,这么多好处,还是让扬州出钱,扬州出了这笔钱,至少五年内,便没有出兵的能力,陛下也就安心了。”

柳玉茹听着,点了点头道:“陛下思虑甚远。”

顾九思应了一声,将柳玉茹揽在怀里:“你也别担心太多,到了荥阳,你该做什么做什么,其他的事儿我来安排。你到荥阳是打算建立仓库?”

“对。”柳玉茹点点头,“一方面建仓库,另一方面再在这里看一看,有没有什么生意可做。”

两人一路商量着,过了十日后,便到了荥阳。

荥阳官员早就听说顾九思要来,早早等在荥阳城门口。顾九思一行人先在城外客栈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清晨,顾九思等人都穿上官府,大家打整妥帖,才往荥阳过去。

到了门口,柳玉茹坐在马车里,挑帘望过去,便见百来人或穿官服、或穿锦袍,整整齐齐站在门口,看上去似有天子出行的架势,柳玉茹放下车帘,回过头来朝顾九思笑:“来迎接你的人看上去有上百人,荥阳县令也算是有心了。”

“这里最大的官就正六品,我正三品,”顾九思挑眉笑笑,“不可得好好巴结我吗?不过呀,”顾九思放下书,掸了掸自己的衣服,神色平淡道,“这些人给咱们好脸,可不是为了咱们,改日就算换了一条狗,穿着我这身官袍过来,他们也会恭恭敬敬磕头,夸这是一条毛光皮滑的好狗。他们的话别放在心上,也不能放在心上。”

“我明白的。”

柳玉茹应了声,说话间,马车停在了荥阳城门口,马车刚停下来,顾九思便听外面传来一声热情又激动的呼唤:“顾大人!”

顾九思用手中白玉折扇挑起车帘,便见到一张白白胖胖的脸,看上去约莫四五十岁的模样,眼神里全是激动,仿佛是面见了什么崇拜已久的大人物,高兴道:“顾大人,下官荥阳县令傅宝元,在此恭候顾大人多时了!”

顾九思笑了笑,谦和道:“让傅大人久等了。”

说着,木南便卷起车帘,顾九思探出头去,刚探出头,就看见一只白花花的手,傅宝元恭恭敬敬道:“顾大人,我扶您。”

顾九思:“……”

他如今刚刚弱冠,需要一个快五十岁的人来扶吗?

他只是那么一顿,傅宝元似是立刻猜出了顾九思的想法,忙道:“顾大人身强力壮,正直青壮好年华,下官这是忙于表达关心,顾大人千万不要介意。”

顾九思勉强笑了笑,这么多人看着,他也不好一上来就打傅宝元的脸,只能是笑着道:“傅大人应当算在下长辈,哪里有让长辈来扶着下马车的道理?谢过傅大人心意了。”

说着,顾九思便直接下了马车,随后朝着马车里伸出手来。

这时候大家才注意到,一个紫衣落花锦袍外套、白色单衣、头簪白玉的女子坐在马车里,她伸出手来,落在顾九思的手上,顾九思瞧着她,小声嘱咐了句:“台阶高,小心些。”

女子低低应了一声,扶着顾九思走了下来。所有人都在观察着两人的举动,傅宝元立刻道:“这位想必是夫人了?”

顾九思听得这话,终于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来:“对,这是我夫人。”

话刚说完,傅宝元就对柳玉茹一阵狂夸,柳玉茹被夸得懵了懵,顾九思在一旁却是笑得更高兴了些。傅宝元看出讨好顾九思的点来,说话便是往着夸柳玉茹的方向说,柳玉茹也不知这个傅宝元是吃什么长大的,夸起人来不带重样,听得人都忍不住有些飘飘然起来。

多说了几句,洛子商也从马车上下来,傅宝元扫了一眼洛子商的官服,立刻道:“这位便是洛侍郎吧?”

洛子商笑了笑,应声道:“见过傅大人。”

傅宝元立刻开始对洛子商又是一阵猛夸,夸完了之后,傅宝元才带着顾九思和洛子商回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的百来人,他们一回头,傅宝元便挥手,随后道:“大声些!”

说完之后,突然有红幅从城门上飞泻而下,两条红幅用大字写着:

顾尚书亲临荥阳得生辉蓬荜

荥阳民恭祝尚书愿事事如意

横幅:恭迎尚书

红幅落下来后,所有人就一起跪下大喊:“恭迎顾尚书亲临荥阳!”

这一番动作把顾九思给吓懵了,柳玉茹也呆了半天话都说不出来,沈明也是呆呆的,看着这景象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洛子商见多了这些溜须拍马的人,在旁边面色不变,依旧笑若春风。

好半天后,傅宝元靠近顾九思,小声道:“大人,您还满意吧?”

顾九思听到这话,皱起眉头:“无需做这些劳民伤财又无用之事。”

“不劳民,不伤财,”傅宝元赶紧挥手道,“都是大家自愿的,听到顾大人要来,大家都高兴得很。顾大人要修黄河,这是利于荥阳,利于大夏,利于千秋……”

“傅大人,”顾九思听着,终于忍不住打断了他,“我们先进城吧?”

“哦对,进城进城,”傅宝元赶紧道,“顾大人周途劳顿,也该进城好好休息一下了,我们先入城用饭吧。”

说着,傅宝元便领着顾九思一行人往城内行去。

傅宝元给顾九思准备的宅院是在城中最好的位置,距离主街有一条小巷的距离,不算远,但恰恰是这一条小巷的距离,便让院子安静了很多。宅院不算大,但进门之后,处处可见奢华雅致。傅宝元跟在顾九思身后,一面领着顾九思进去,一面道:“这是城内富商梁家借给官府用的宅院,王老板说了,您在这儿,喜欢住多久就住多久,若是夫人喜欢,一直住下去,也是无妨。”

首节上一节196/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