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83节

木南应了声出去,等到下午时分,木南走了进来,同柳玉茹道:“夫人,我找到一个人,他是今晚守夜的狱卒,他拿了五百两,已经和其他狱卒分好了,他们会在今晚安排好,让您进去悄悄见一面,但时间不能太长,只有一刻钟,您看如何?”

“好。”

柳玉茹果断开口,随后道:“他还好吗?”

“我问过狱卒,说中午刚送进来,看上去还好,上面让他们继续审问,但咱们的钱到得及时,他们就装装样子,不会为难。”

听到这话,柳玉茹终于放下心来。

她准备了棉被等一系列狱中要用的事物,等到了晚上约定时间,柳玉茹驱车到了牢狱,在狱卒的安排下,终于见到了顾九思。

顾九思正在牢狱里睡得高兴,他没盖毯子,背对着牢房大门,面对着墙,似乎睡得很是香甜。

柳玉茹走过去,焦急道:“九思!”

顾九思愣了愣,片刻后,他猛地翻身起来,诧异道:“玉茹?你怎么在这里?”

“我找人买通了狱卒,”柳玉茹急急说道,“你还好吗?有没有过刑?”

顾九思摇了摇头,他走到柳玉茹面前,柳玉茹和他隔着监狱牢门,柳玉茹将他手拉过去,低着头查看,一面看一面哑着声道:“今天早上你被带走,我就去找了叶大哥,叶大哥去问了人,说是刘春被人投毒死了,投毒的人说是你指使的。我怕这事儿后面没完,会牵连大家,就让大家先别妄动,我自己花钱买通了狱卒,就进来看看你。”

顾九思没说话,他看着柳玉茹低着头,红着眼,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检查着他有没有受伤。

柳玉茹见他不说话,抬眼看他:“你怎么不说话?”

“我在想,”顾九思笑起来,看着柳玉茹的眼里满满装着这个姑娘,温和道,“你今天就是这么去吩咐人的吗?”

柳玉茹愣了愣,顾九思看她带了几分呆傻的模样,忍不住低笑道:“那可不得让人心疼死。”

“都什么时候了!”柳玉茹听着顾九思的话,顿时来了气,委屈让她再也维持不住冷静,眼泪啪嗒啪嗒就落了下来,她擦着眼泪,怒斥道,“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银子来见你,你还有心思和我玩笑!顾九思,你是没脑子还是没心肝?看不见我担心吗?”

听到柳玉茹的话,顾九思轻叹了一声,他隔着木栏,伸出手去,将人揽在怀里。

木栏很硬,隔在两个人中间,可柳玉茹却还是觉得,仿佛是突然找到了依靠似的。

人就是奇怪,其实这人也不用做什么,不用说什么,一个拥抱,就让人觉得,比说什么做什么更重要。

柳玉茹靠着他,低声抽噎着道:“我知道你比我聪明,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得给我指条路出来。”

“我明白,”顾九思轻抚着她的背,“你别担心,这些我心里有数。后面的人必定是陆永,这一次的数额肯定十分巨大,陆永才如此心慌,着急着拿我出来抵罪。我们知道后面的人是他,一切都好办。”

“嗯。”柳玉茹靠着他,平和了许多,柔声道,“那我后面该做什么?”

“先别让世安掺和下水。陆永想审我,第一步一定是要买通刑部的人,用他的人来审我,所以他一定会以叶世安和我是友人的名义,禁止世安及叶御史干涉此案。世安干涉越多,陛下越不会让世安碰这个案子,所以世安不能碰这个案子。若是陆永还这么说,你就让世安和陛下说明,他作为友人,朋友之谊,也要确认我安全。让他作为督查,监督刑部合情合理合法审办此案。”

“好。”

柳玉茹果断应声,顾九思想了想,接着道:“这第二件事,此刻有至少两个突破口,你们可以找他指使人杀刘春的证据,也可以找他贪污库银的证据,但是不管什么证据,你们都要明白陛下的心思。”

“陛下的心思?”

柳玉茹有些不明白,顾九思叹了口气:“你们得搞清楚,陛下想不想保陆永。”

“如果陛下一心一意保他,你们还把案子翻出来,捅到明面上来,到时候陛下怕是会为了保住他,把我推到断头台上抵罪。所以在动手之前,你们得搞清楚,陛下对陆永的态度,到底是想保,还是不想保。”

“陆永这样的人,”柳玉茹听到这话,顿时来了气,“陛下还想保吗?!”

“玉茹,”顾九思无奈苦笑,“上位者比你想象中,更没有底线。比起公正,他们更在意结果。”

第95章 第九十四章

柳玉茹没有说话。

陆永打从范轩还只是个县令的时候就跟着范轩, 鞍前马后这么十几年,不说陆永本人本身能力出众, 就算是这份情谊,如果没有到一个特别地步, 范轩或许都会对陆永睁一只眼闭一眼。

柳玉茹明白顾九思的意思, 她沉吟片刻, 应声道:“如果陛下心里存的是保他的心思, 我要怎么办?”

“如果陛下存的是保他的心思,那咱们就不能往查案的想法去想。”

顾九思果断开口:“你要做的,就是首先给这个案子找出一个背锅的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要处理。其次你要去和陆永谈, 找到一个谈判筹码, 想办法让陆永放弃把祸水引到我这边的想法。”

顾九思沉默了片刻,想了想后, 他接着道:“或者是让陆永身后的人, 放弃这个想法。”

“陆永身后的人?”柳玉茹皱起眉头, “陆永身后, 还有人?”

顾九思点了点头, 他思索着道:“如今刘春才进来, 就直接被人杀了, 然后嫁祸给我。这么干脆利落的杀人手段, 不像陆永。按照陆永的性格, 他首先大概会想尽办法把刘春捞出来, 如今其实什么都没查清楚,他这么果断杀人,倒是让我觉得,这一定是个大案了。”

“陆永不该这么蠢,若说是他心里慌了被人利用,我却是更信一些。”

顾九思说着,他想了想,片刻后,他又道:“不过这也都是我的猜测,更多的,还要你自己看去听。”

“我明白。”

柳玉茹点了头。顾九思拉着她的手,又将他与陆永、刘春两人所有有的纠葛都说了一遍,差不多说完的时候,狱卒走了进来,赔着笑道:“顾夫人,时间到了,不能再多留了。”

柳玉茹点了点头,同那狱卒道:“大哥您放心,我道个别,这就离开。”

“您快些。”

狱卒倒也识趣,这就转身离开乐趣。等他离开了,柳玉茹转头看着顾九思,她抿了抿唇,终于道:“我走了。”

顾九思垂下眼眸,遮住眼里的不舍,低声道:“嗯。”

柳玉茹见他的模样,咬咬牙站了起来,让自己别再看了,她起身去,转身离开。刚走了没几步,顾九思突然叫住她:“玉茹。”

柳玉茹忙回头看他,顾九思往前探了探身子,双手抓在木栏上,严肃道:“我有话想同你说。”

看顾九思的样子,柳玉茹忙转过身,蹲下身来,认真道:”你说,我听着。”

顾九思看她严肃的模样,他没说话,只是握住柳玉茹的手,捧在手里,珍而重之地低头亲了亲。

柳玉茹愣了愣,听见顾九思道:“想亲亲你,多的也亲不到了,便先下个定金,等日后再补上全款。”

“胡闹。”

柳玉茹慢慢反应过来,她红了年,看着握着她手的人,小声道:“心思尽放在这些事儿上,嘴里没个靠谱的。”

首节上一节183/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