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50节

叶世安让人立刻分头去将这些兵器拿出来发放下去,然后又让人挨家挨户将油全都拿了出来,柴火等东西都备上,然后按照一个南北各两千五人,西门一千人,东门四千的配比安排好整个城中布防。

而叶世安忙活着的时候,顾九思和梁王军队吵嚷成一片,而梁王的军队人还陆陆续续在后面跟着,梁王身边的青衫男人观察着顾九思,同梁王道:“王爷,此人一早在这里摆阵,明显是早已得知咱们来的消息,却只带了这么点人,还主动开口挑衅,怕是有诈。”

梁王听到这话,沉默了片刻,他心中有些不安,抬头看了看正在和人争执着的顾九思,低声道:“可我们如今已到望都,无论如何,这城都非攻不可!”

青衫男子迟疑着,过了一会儿后,他低声道:“您可一试。”

梁王听到青衫男子这话,沉下眼来,他转过头,抬起手来,朝着扛旗的人一挥手。

看见梁王的动作,顾九思便知道这是梁王要进攻了,他拉进了心弦,扭头迅速同木南说:“等一会儿我说退,就立刻退!”

木南懵了懵,随后就看见梁王军队中扛旗的人突然开始挥动大旗,而后梁王军队就密密麻麻大吼着冲了上来。顾九思一咬牙,骑着马就往前冲去!柳玉茹在城楼上看着,整个人肝胆俱裂,这么多人,便就是一人一口,也足够将顾九思给生吃了!

她眼睁睁看着顾九思冲上前去,她心跳得飞快,她不敢出声,她怕自己失态,她只能不断和自己说。

信他。

信他!

就像当初扬州豪赌,像过去每一次,必须信他!

她看着顾九思手提长枪,骏马朝着千军万马疾驰而去,大吼出声:“杀!”

后面跟着他的一千人骑着马,也是闭着眼睛往前冲,顾九思冲得最快,上前去□□一挥,两军才初初交战,顾九思就突然大吼了一声:“打不赢了,快跑!!”

话刚吼完,大家就看见顾九思调转马头,一路朝着城门狂奔而去,一面奔一面喊:“快开城门!!!!!!”

所有人其实都在等着顾九思这声“快跑”,没冲上前去的调转了马头就往城池冲,冲上前的都是马比较好的,也毫不恋战,转头就跑。

梁王的军队百里奔袭而来,本就疲惫,根本追不上顾九思的这一千人,于是大家就只看见战场上这群人来去如风,前一秒还气势汹汹喊着“冲”,后一秒就拿出了玩命儿的架势哭爹喊娘喊着“快跑快跑救命!”逃回了城。

这一番举动不仅是震住了梁王,也惊到了城楼上的所有人,柳玉茹最先反应过来,立刻急促道:“开城门!快开!”

望都算是一座大城,城门外有厚厚城墙围着,城墙成弧形,有两个门进出,而保护城门的城墙外面就是护城河,要由南北两侧的城门落下,搭乘桥后才能过人。

顾九思朝着城门一路狂奔,柳玉茹从没见过他跑得这样快过,她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顾九思刚刚到护城河,城门恰恰落下,顾九思驾马冲进了进去,刚进城池,立刻翻身下马,随后就朝着城楼上狂冲了上去!

他冲到城楼上,城楼刚刚完成布防,士兵们这才赶到,全部都拉开弓箭,时刻待命。叶世安看着战局,紧张得捏紧了拳头,顾九思冲上城楼,大声道:“别动!别射箭!”

所有人都被他搞蒙了,杨主簿忍不住道:“大人,此刻不射箭,他们就离城门不远了。”

“别射。”顾九思盯着战场,冷静道,“再等等。”

梁王的人距离城池渐近,越来越多的士兵赶回来,顾九思不下令,所有人都不敢动,然而大家看着密密麻麻围过来的士兵,却都忍不住颤抖了手。叶世安看着梁王的距离,忍不住提醒道:“九思,只有两里了。”

“最后一里。”

顾九思心跳得飞快,却还是道:“若再往前,再射箭!”

杨主簿忍不住了,他忙道:“若是最后一里才开始射箭,就太迟了!”

然而也就是这一瞬间,梁王的军营中突然吹起了号角之声!

所有人都懵了,可是梁王的士兵却当真就停了。就是梁王退兵的空挡,最后一个士兵进入了城池,顾九思这才抬手,盯着战场道:“关城门。”

城门缓缓关上,梁王和青衫男子都盯着城楼上的顾九思,顾九思露出嘲讽的表情来,大吼道:“老贼,怎么不敢进来了?有本事你就攻城啊,我城里没什么人,都是些老弱病残,你赶紧来啊。你不来你就是我孙子,我数三声,你要是不攻城,就离老子城池远点!老子不耐烦和孙子靠太近!三、二、一!嘿,”顾九思高兴道,“孙子!”

顾九思在城楼上手舞足蹈,不着调的骂来骂去,然而梁王却不为所动,开始叫住人往后退去,在五里外开始围着望都城安营扎寨,准备修整。

顾九思见他们退开,继续在城楼上骂:“怎么走了?这么听话啊?”

等梁王彻底退走了,顾九思见梁王搭起帐篷进了帐篷,他突然就虚脱了一般,退了几步,直直就往后坐去。

柳玉茹赶紧一把扶住他,却被他直接带着滚了下去。他一身铠甲都几十斤,哪里是柳玉茹扶得动的?他看见柳玉茹被他带着在众目睽睽下滚坐下去,他靠着墙,忽的就咧嘴笑了。

柳玉茹看着他朝着她没心没肺笑,害怕愤怒一起涌来,忍不住扬手就“啪”的一巴掌抽了过去。

顾九思被这一巴掌抽得愣了愣,正要回嘴骂她小气,就看见柳玉茹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往他怀里一扑,哭喊着道:“你这虎崽子,怎么这么蛮啊!”

顾九思反应过来了,所有人都围着他们,看着他们的眼神有些哭笑不得。他也不知道此刻柳玉茹平日里那些端庄去了哪里,只觉得他们夫妻两人这么坐在地上被人这么多人围着抱着哭,饶是他一贯脸皮厚,也有些扛不住同僚取笑的目光了。

他轻咳了一声,拍了拍柳玉茹的背,小声道:“玉茹,我没事儿,你起来吧。”

他一开口,柳玉茹就听出他声音中的沙哑。方才骂了这么久,扯着嗓子骂,如今泄了气,声带便疼了起来。

柳玉茹赶忙从他怀里抬起头来,这才意识到周边人多,她假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从顾九思怀里起来,伸手擦了眼泪。

顾九思被叶世安拉扯着站起来,柳玉茹去给他倒了杯水,顾九思润了润嗓子,随后同所有人道:“大家跟我先进来吧。”

大家伙跟着顾九思一起进了会堂,顾九思坐下来,同旁边叶世安道:“你先同我说说什么情况吧。”

叶世安点点头,将所有数据和布防情况都说了一边,顾九思点了点头。旁边杨主簿见顾九思面色沉稳,有些着急道:“大人,如今我们怎么办?”

“先拖着,”顾九思沙哑道,“我已经想尽办法求援,范大人会派兵来救援,在此之前我们尽量和他们耗着。”

“可他们,他们好多人啊。”

其中有一个人小心翼翼开口,顾九思抬眼看过去,沉默片刻后,他开口道:“你还有其他法子吗?”

“我们弃城吧。”

那人开口道:“或者投降。”

“林峰,这是你第一次说这话,咱们平日也是兄弟,我便饶了你,”顾九思神色平静,他声音还带着沙哑,但是却是有了几分平日全然没有的严肃在其中,“但今日我就说了,从此刻开始,若再有人说投降弃城二字,谁就拖出去斩了!”

这话一出,所有人神色一凛,顾九思从旁边拿了茶,抿了一口,随后道:“你们不要怨我,我也是为大家好。你们可要想明白了,他们为什么疾行这么远过来?是被范大人打得还不了手才来的!今日若是投降,回头范大人再打回幽都,我们一个个的,全是抄家灭门的罪!”

说着,顾九思抬头扫了一眼所有人:“我们如今没得选,若是投降,等范大人回头,我们一个都跑不掉。若是弃城,也是死罪。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安安心心顶在这里,等着范大人救援。”

“可他们人这么多……”

杨主簿有些忧虑:“我怕我们反抗太激烈,最后城守不住,屠城怎么办?”

“不会的。”顾九思沉稳道,“他们虽然人多,但是一来梁王本就是败军孤注一掷,军心不稳;二来他们千里迢迢二来,将士疲惫不堪;三来他们最好的攻打时机就是方才,如今他们迟疑不往前,我们已经部署好了,他们再次攻城就难了。而且,”顾九思敲着桌子道,“我们也不能给他们要把他们再次攻城的时间往后再拖拖。”

“大人的意思是?”黄龙有些迷茫,顾九思琢磨着道,“你们可知方才战场上那青衣人是谁?”

首节上一节150/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