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5节

会不会是……会不会……

柳玉茹脑海里突然划过了那么一丝不可能的想法,然而她立刻按住了自己的想法。她惯来是个冷静自持的人,如今这个念头太过危险,她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个想法生生压了下去。

她垂下眼眸,盖着盖头,在一片吹吹打打之间,到了顾府门前。

她让自己什么都不去想,从顾九思手里接过红绸,跟着顾九思走了进去。周边是礼官唱喝之声,是鞭炮声,是许多来顾府门口讨红包的人的恭喜声,她在吹吹打打之间跨过了顾家的门槛,然后同到了礼堂。

然后她和顾九思拜了天地。

没有什么预想中的羞涩紧张,和她过去所期盼的婚礼全然不同,此时此刻,她内心平静又茫然,感觉这个的确就是个仪式,她也没什么好想。

两人拜过堂,便有人扶着她进了新房,她一个人等在新房里,规规矩矩盖着盖头,一动不动。

屋里就留下印红守着,外面的喧闹和新房里的安静呈现出截然不同的对比,印红取了些点心,同柳玉茹道:“小姐,你早上什么都没吃,要不吃些东西吧?”

“不了。”柳玉茹应了声,同印红道,“盖头要等郎君来取,若不慎弄掉了,不吉利。”

听到柳玉茹这话,印红愣了愣,她放下了盘子,叹了口气。

她是跟着柳玉茹长大的,自然知道柳玉茹放弃了些什么,此刻听着柳玉茹就对这段婚姻低了头,她心里不知道怎么的,就有些难过。

“今个儿我在外面,”印红犹豫着道,“瞧见叶大公子了,你赶路赶得急,你说他是不是……”

“慎言。”

柳玉茹出声,提醒印红。

然而印红的话落在她心里,别说印红,她自个儿也是起了波澜的。

只是理智克制了她,她平静道:“如今我嫁到了顾家,就是顾家的人。昨日种种便如昨日死,莫要再提,若让人听见,恐惹是非。”

印红知道柳玉茹说的是道理,她不甘愿应了声“是”,也就没再说话。

酒席一路办到了夜里,顾九思迟迟不归,外面倒是传来了脚步声,没了一会儿,柳玉茹就听见了开门的声音,随后便是叶韵的声音响了起来,同其他人道:“顾夫人让我来陪陪新娘子,你们下去吧。”

听见叶韵来,柳玉茹不免有些诧异,然而她面上不动,便听周边人都下去了之后,叶韵站在门口,犹豫了片刻,她坐到了柳玉茹身边,叹了口气道:“如今也没个其他人,我来陪陪你,你便把盖头取了吧,等一会儿盖上就行了。”

“规矩不可废。”柳玉茹答得恭敬,“咱们就这么说话,也是无妨的。”

“你啊,”叶韵有些无奈,她也没勉强,坐下来道,“张口闭口总是说个规矩规矩,心里却比谁都野,你这样心口不一,日后要吃苦头的。”

柳玉茹听着叶韵说话,感觉仿佛是还未出嫁的时候,她突然心里就涌现了几分难过。她不知道为什么,特别想和叶韵打听一下叶世安的消息,然而她又知道不妥,于是她什么都没说,只是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在前面酒席里吃着酒呢,”叶韵解释道,“是顾夫人来找我,说你一个人在房里等得久了,怕你无趣,让我来陪陪你。”

听到这话,柳玉茹心里有些暖意。江柔是个好婆婆,她对她的好,她是记在心里的。

“顾夫人有心了。”

“那可不是吗?”叶韵嗑着瓜子,叹了口气,“有时候我也不知道你嫁进顾家是好还是不好,我奶奶吧,她虽然喜欢你,可她的确是做不到顾夫人这样好的。我娘就更别说了,不找你麻烦就是好的了。只是你向来规矩,她估计也找不了什么。”

其实叶韵如今说这些话有些不妥,可柳玉茹却没拦着她。她素来知道叶韵的脾气,便由她说着,叶韵随口道:“哦,我哥回来了,你知道吧?”

柳玉茹愣了愣,她沉默了片刻,许久后,回了声:“不是说还有一阵子吗?怎的回来了。”

“你和顾家定亲的消息传过去了,我哥就提前回来了。”

叶韵说了这话,迟疑了片刻,终于道:“玉茹,这事儿你别怪我哥。”

柳玉茹听着这话,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叶韵慢慢说着:“还没及笄时候,奶奶就给我哥去了信,问他同你定亲的事儿,我哥说听家里安排。后来顾家上门求了亲,我奶奶……也就罢了。毕竟顾家不是好相与的人家,我奶奶的性子你也知道……”

叶韵没有明说,柳玉茹却是知道的。

叶家这种高门大户,对名声看得这样重,且不说顾家先定亲,他们绝不会让自家大公子娶一个定过亲的女人,就算真的要和顾家争,要争,也绝不会是为了一个平凡无奇的柳玉茹。

柳玉茹心里清楚,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没寄希望于叶家过。

而叶韵似乎是怕她记恨上叶世安,接着解释道:“可我哥不是这样想,他知道你和顾家定亲的消息,就给家里来信了,说顾九思不是个好归属,既然已经早早和你说好了,君子守诺,叶家就该上门同顾家把事情说清楚。顾老爷是个讲道理的,不会仗势欺人。所以他这次特意赶回来……”

“但也晚了。”柳玉茹平静出声。

她声音里听不出波澜,可她自个儿却知道,喜帕之下,她的眼泪早已停不住了。

她突然很庆幸没有取下盖头,让叶韵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

叶韵虽然不知道柳玉茹已经哭了,却也知道此刻柳玉茹绝对不会高兴,她叹了口气,安慰着柳玉茹道:“事已至此,嫁给顾九思其实也未必不好。至少顾九思喜欢你,比我哥要强一些。我哥只是看着不错,但其实为人冷心冷情,一心一意就在他的仕途上,当他妻子很辛苦的。”

“顾九思好啊,虽然他不着调,可他家有权有势,挥霍一辈子也没事儿。最重要的是他喜欢你,心疼你,你看,他愿意为了给你送一盒胭脂买了整个胭脂铺的胭脂,这事儿大家可都羡慕极了。玉茹,”叶韵拉着柳玉茹的手,柔声道,“别恨我哥,也别难过,以后你会过得好的,嗯?”

柳玉茹没说话,好久后,她压抑着声音,柔声道:“你别担心,我想得明白的。”

“那就好。”

叶韵松了口气,她忙道:“你不知道,这些时日,为了这件事,我几乎都睡不着了。我怕你恨我家,恨我哥,也怕你过得不好,怕你不搭理我了。咱们一块长大,你比我那些个姐妹都亲,你千万别因为这事儿和我疏远了。”

“不会的。”柳玉茹叹了口气,她柔声道,“阿韵,我有些累了,你让我休息一下,好吗?”

“好好好,”叶韵忙道,“你休息,我先出去了。”

叶韵同她告别出去,柳玉茹一个人呆在房间里,她终于克制不住,小声呜咽出来。

如果从未曾得到,那或许还没什么。可原来她最想要的那个人曾经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同她在一起,原来叶大公子也想娶她,她怎么能甘心?

她感觉自己的内心起起伏伏,她恨顾家毁了她半生心血,恨顾九思幼稚妄为,但是她由不得不承认,面对江柔的好,顾九思那偶尔的贴心,她又不能真正恨个彻彻底底。她不知自己的命运该怪在谁身上,只能自己躲在喜帕之下,无声咽泪。

她哭了许久,终于停了,她趁着没有人,起身来给自己补了妆,重新坐回了床上,等到了人声都散去,她听见外面的喧闹声,随后就听见门“砰”的被人踹开,随后就有人摔在屋子里,然后门就被“哐”一下关上。

紧接着,她就听见顾九思愤怒的声音响了起来:“放我出去!顾朗华,你有种就放我出去!亲我成了,你还干嘛?你还要逼着我,你一定要逼死我不成?!”

“闭嘴!”

外面传来顾朗华愤怒的声音:“给我把窗户也锁死,今天他敢出房门,就打断他的腿!”

“我呸!”顾九思朝着顾朗华怒骂,“你这个老骗子,说好成了亲就算的,你关我又是怎么回事儿?你不讲信用!你放我出去!不然我和你没完!”

这次顾朗华不说话了,他让人直接定死了窗户和门,留了侍卫在院子外面,就带着人走了。

首节上一节15/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