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49节

“那如今你们一盘散沙就不延误军情了?”沈明在一旁嘲讽开口,杨主簿面色冷了冷,他抬眼看向沈明,淡道,“沈公子也不必为了给叶公子出头讥讽在下,在下只是实话实说罢了。叶公子还是太年轻,我们也是出于整体考虑,并非有意为难。”

“这就是杨主簿不了解叶公子的来历了。”

柳玉茹在旁边突然开口,所有人抬眼看过去,杨主簿愣了愣,随后赶忙站起身道:“夫人。”

柳玉茹因为国债的事儿,平日和这位主簿打过不少交道,也知道他的为人,她笑着抿了口茶:“诸位,我家郎君此时此刻把占据交给叶公子,不是没有理由的。诸位在幽州,想必一直不知道叶公子在扬州的名声。叶公子三岁能诵五岁能文,七岁便与家人议论国事,讨论战局。他父亲与范大人乃莫逆之交,叔父曾为西南边境的将军。大家可知这十年来西南最出名的一战,以三千人马打三万人那一战?”

“这倒是听过,”杨主簿皱起眉头,“这与今日有什么关系?”

“那一战,就是出自这位叶公子的手笔。”柳玉茹抬手,面上全是崇敬。叶世安愣了愣,他张了张口,想要辩驳,却不敢在这时候开口。

柳玉茹站起身来,同众人道:“叶公子自幼师从名士,勤学兵法,十三岁便随同叔父征战西南,在扬州贵族圈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位小将军,只是他们家一直重文轻武,希望他能通过科举入仕,可他于战事却有着非凡天赋,章怀礼章大师曾经亲自说过,他乃白起转世、麒麟之才。”

“章……章怀礼大师竟然如此说过?”

有人在人群中发出惊呼,柳玉茹郑重点头,叶世安保持沉默,此刻他已经心如死灰。他从未见过一个人能这么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还撒得如此有模有样。他要是十三岁就能以三千打三万,他此刻还站在这里慌什么慌?

可他不能说,他只能听着柳玉茹继续吹嘘他,将他吹成了一个身怀绝技,为了顾九思这个兄弟才决定出山的高人。

柳玉茹见吹捧得差不多,终于道:“说句实在话,如今是在生死关头,顾大人将重任不管交给了谁,大家都理当配合。今日若是不配合,守好了城是应当,要是出任何事,谁来担这个责任?”

柳玉茹冷眼扫过众人,放慢了语调:“如今可不比平时,战时犯了罪,可是要杀头的。”

这话终于让众人安静了,柳玉茹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而后她站起身来,从沈明手中抽出剑来。

剑对于她来说有些吃力,她握着出鞘的剑来到桌边,柔柔坐下之后,她慢声道:“如果话说到这份上,大家还不明白的话,就别怪我把话说清楚了。”

说着,柳玉茹的声音一凛,冷声道:“如今是战时,你们耽搁片刻都是命!谁不珍惜他人的命,就别怪别人取了他的命。我最后再问一次,”柳玉茹将剑猛地砍在桌子上,怒道,“顾大人下了命令委任叶公子监管如今城中一切,到底是谁在违抗军令?!”

这次所有人都不说话了。

柳玉茹已经把他们心中所担忧的一切都解决了。

担忧叶世安没有资历没有能力,柳玉茹那一番吹捧已经让他们晕了头,一个个名士的名字出来,一场场战役出来,他们很难再去细想。

害怕叶世安抢了功劳,可功劳和危机并存,他们想抢功劳,承担得起输的后果吗?

承担不了。

这件事,好处没什么,风险却是大大的。

而且大家也看出来了,若是今日他们敢说一个“不”字,柳玉茹就真敢在这里杀人。

经过短暂沉思后,杨主簿终于笑起来道:“夫人提醒得是。”

说着,他朝着叶世安招了招手道:“叶公子,坐这边来。”

听到这话,柳玉茹和叶世安等人都松了口气。

而这时候,外面传来急促的战鼓之声,柳玉茹赶紧跟着叶世安等人跑在城楼上,发现终于可以看见梁王军队上的人影了,他们挥舞着刀和长矛,大喊着从朝着顾九思奔袭而来。

柳玉茹紧紧抓着自个儿的袖子,心中暗暗祈祷。

而城楼之下,木南骑着马,穿着铠甲,提着长矛,看着对面乌压压的人群,咽了咽口水道:“公子,你……你有把握吗?”

顾九思皱眉看着前方,冷静回答:“没有。”

木南的心跳更快了。

这是他第一次上战场,就面临这样的场景,但他选择相信顾九思,继续道:“那……那您是不是有什么其他的退敌之策。”

顾九思点点头:“我在考虑。”

“您……您考虑什么呢?”木南勉强微笑,顾九思盯着前面从尘沙中露出来的人,斟酌道:“我只是在想,我要不要主动骂骂他们。”

木南的笑容僵在脸上。

骂骂他们?

对方这么乌压压一片朝着他们这弱小可怜又无助的一千人奔过来,还打算再骂骂他们?是怕死得不够迅速不够残忍不够有画面感吗?

“那……您的决定是?”木南仍旧怀有一丝希望,然而下一刻,顾九思就骤然大笑出声来,随后张口就大声叫嚷道:“梁王老贼,你可算来了!!”

第78章 第七十七章

这一声暴喝出来, 所有人都懵了。

木南满脑子只剩下一声“完了完了完了”, 而柳玉茹站在城楼之上,抓紧了袖子, 颤抖着声道:“他……他这是做什么!”。

而城楼之下, 这一声喊完, 梁王的军队却是迟疑下来,军队在军鼓的指挥下远远停下,和顾九思对阵而立,片刻后, 士兵纷纷让开,一个人驾马上前,他看上去四十出头, 身披战甲,气势不凡, 他站在人群中和顾九思遥遥而望,朗声道:“前方拦路竖子何人?”

“望都县令, 顾九思!”

顾九思也驾马出列, 大声回话。

对方同顾九思上下打量了片刻,梁王点了点头:“本王记住了。”

说着, 梁王抬眼, 扫了一眼顾九思身后带着的人,嗤笑道:“你就带了这么点人来同我对战?你可睁眼看清楚了, 我身后乃十万大军, 踏平望都如履平地, 我建议你不要对抗,早早投降,我可以饶你们一条生路。”

“乱臣贼子,”顾九思‘呸’了一声,轻蔑道,“也敢说饶我一条生路?你们自个儿看看自个儿那猪狗不如的模样,被范大人打了个落花流水不敢正面对抗,就想着这种龌龊法子给自个儿求一条生路,还说饶我们一条生路?你能不能清醒一点,是五百里路的沙子太多瞎了你们的眼,东都护城河的水灌了你们的脑子?一群谋反的狗贼,和朝廷命官说要给生路?!”

“你!”梁王怒得上前一步,旁边一个青衣男子赶紧拦住他,小声道,“王爷且勿动怒,这小儿是在激您。”

梁王听到这话顿了顿动作,顾九思见他停住,似乎是嫌他不够生气一般,赶紧道:“怎么不说话?不说话就是心虚呀,就是默认了吧?从东都一路逃亡过来不容易吧?你们饿不饿?我们望都城一贯宽容,对流民待遇不错,你们放下武器也还是个人,早点改邪归正,别总想着跟着畜生当畜生!”

这话骂得梁王后面的人也骚动了,先前骂梁王,如今却是开始骂他们所有人了!

有脾气暴躁的士兵忍不住怒喝出声来,开始骂着顾九思:“你个小白脸胡说八道什么呢?!”

“小白脸胡说八道,你猪头脸就不胡说了?”

顾九思耳朵敏锐,听见后直接骂回去,谁骂他怼谁,一时间一人同许多人对骂,两军嗡嗡成了一片。

对面骂得难听,顾九思嘴里不带脏字,却是比对面骂得更难听,他们对骂着的时间,叶世安也不迟疑,赶紧同杨主簿等人对好了剩下的人马、兵器、粮草。

城中如今一共有一万士兵,之前刚造好了一批兵器,本来要运往战场,但如今还没来得及,全都留在了城内。因此虽然兵少,但是武器充足。

首节上一节149/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