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47节

一想到这个,王梅就觉得冷汗涔涔,她努力安抚自己不可能,然而当她进入大堂,看见宋香坐在柳玉茹身边,情绪稳定,她的内心,却仿佛是突然就落地了。

果然是柳玉茹设套。

她想明白过来,柳玉茹看见她一个人站在门口,端起茶杯来,柔声道:“梅姨来了,过来坐吧。”

王梅忐忑坐到柳玉茹指定的位置,柳玉茹喝了茶,随后将一叠口供砸到王梅面前,平和道:“梅姨,解释一下吧。”

王梅没说话了,她看着那口供上的字迹,她完全不敢想象,那些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她沉默,全场都沉默,过了许久后,她突然嘲讽笑了笑:“其实你心里都有数了,还问我做什么?”

“问一问你,”柳玉茹喝了口茶,正打算说下一句,就听顾九思道:“客气客气。”

所有人看过去,顾九思赶忙低头:“你们聊,我随口说的。

“顾大人说得也没错,”柳玉茹将目光转回王梅身上,平和道,“我也就是,客气客气,而已。”

第77章 第七十六章

王梅没说话, 过了许久后, 她叹了口气道:“东家既然要罚我,早说便是, 我也不是不认的人, 这么拐着弯子来, 倒是让人费解。”

“事情是我和宋香一起做的,”王梅抬眼看着柳玉茹,眼里了几分愧疚,“我们跟随着顾家, 千里迢迢来了幽州,却是半点好处都没有, 香姐家里有困难,我家也是老老小小都指望着我,东家, 这事儿不会有下次了, 您就看在我也在顾家呆了几十年的份上,给个面子吧。”

“这事儿的来龙去脉, 我已经都清楚了, ”柳玉茹平静道, “我原本以为,你不过就是卖点假货,后来却才发现, 你不仅是将店里的方子外流, 你还盗窃财物, 打着我们店的名声在外招摇撞骗。”

“东家,”王梅一听这话,赶忙跪了下去,“这都是香姐报复我胡说的啊!有证据吗?”她急促道,“没证据的事儿,怎么能当真呢?”

“你又知道是香姐告你的状了?”柳玉茹嘲讽开口,她招了招手,顾九思赶忙将刚才审出来的口供递过去,对于顾九思这么识相,柳玉茹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抿唇想笑,却又压住了,她将那份口供扔过去,淡道:“自个儿看吧。”

王梅不用看。

那个被抓的人就是她相好,他知道多少事,王梅清清楚楚。王梅不说话,柳玉茹叹了口气:“梅姨,你在顾家也这么多年了,我就不明白,你怎么会这样呢?”

“我怎么会这样?”王梅笑出声来,她猛地提了声音,怒喝道,“我怎么会这样,你不得问问你自己吗?!”

柳玉茹愣了愣,在场人却都愣了,王梅看着柳玉茹,急促道:“你也知道我在顾家这么多年,我十几岁就跟着大夫人,大夫人让我来幽州,我二话不说来了,你们让我们走,说要遣散所有下人,我们走了。你们求我们回来,我和香姐也回来了,结果呢?!”

王梅抬了手指,指着芸芸道:“你就找这么个儿玩意儿来管我们?!”

“你什么意思?”芸芸被这么一指,也是怒了。

王梅看向芸芸,嘲讽道:“平时大家谁都不敢说,那今天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反正我看出来了,您要杀鸡儆猴,要把我送官对吧?那送就送啊,大不了我把这双手砍了从此不做这行了,可是柳玉茹我告诉你,就算你今天把我弄死了,你以为花容就能好好开下去了?这小姑娘什么脾气?欺软怕硬欺上瞒下,什么都不懂就知道瞎指挥。上次您接了两套订单,其实第一套订单我们就做不完了,她还告诉你我们能接第二套,于是你们又借了三百盒的单子,最后那单子延了期,她就将事儿全怪在我们头上来,找了个人出来罚给你看,说是我们偷懒。其实我们每天就睡两个时辰已经快一个月了!”

“你胡说八道!”芸芸愤怒拍桌,她涨红了脸,喘着粗气,努力克制着情绪道:“小姐,没这回事儿,我不会做这种事儿的!”

柳玉茹被王梅这一搅和,整个人都懵了,她没有说话,只听着王梅告着芸芸的状,芸芸站在她边上,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柳玉茹听着王梅诉苦,许久后,她抬眼看向了宋香,终于道:“香姐,梅姨说的是真的吗?”

“香姐!”芸芸听得这话,赶紧半跪到宋香面前,握住宋香的手道,“你替我说句话,你替我说句实话!我没有,我都是为着大家好啊。”

宋香被芸芸拉着,许久后,她叹了口气道:“大家各有各的难处吧。”

宋香有些为难道:“芸芸不懂工序,凡事儿都想象着来做,会遇见什么困难也不知道。她一心向着您,平日里自个儿一天都不怎么睡觉,一直在忙着店铺里的事儿。所以方法不对,但靠着时间也能弥补。可是她年轻,我们不年轻了,这样一直连着做不休息,自然都会有情绪。”

芸芸听着这话,整个人都懵了,宋香抬头看了一眼王梅,又低头道:“梅姨说的,没有这么夸张,但也确有其事。只是芸芸也不是坏心……”

“我明白了。”柳玉茹叹息出声,她有些累了。

她本以为解决了宋香和王梅的事儿,花容的事儿就解决了。可如今却才发现,这就是一团线团,你一扯就能看见无数事暴露出来。

而这些事儿所暴露的,其实都是她的无能和无知。

她突然有些庆幸,庆幸所有的事儿发生得早。

她这一路走得太顺,如果这些埋藏在白雪之下的伤口在她往前再走一些的时候才被发现,那就是致命伤了。

柳玉茹摆了摆手,站起身来:“先把梅姨带下去吧。”

听到这话,王梅愣了愣,旁边一直跪着不说话的男人突然挣脱了绳子,往后一把推开了沈明,就往外冲去,大吼道:“快跑啊!”

王梅猛地反应过来,她不能被送官府,若是送了官府,她盗窃主人财物、又将秘方外传,桩桩件件,是足够斩了她的手的。

王梅跟着男人就往后冲去,芸芸一个健步扑上去抓住王梅,王梅奋力挣扎,一脚踹开了芸芸,场面瞬间混乱起来,那男人推开了大门冲出去,顾九思赶忙起身跟着追去,而王姨在屋子里和整个屋子里的女人追打起来,她力气大,又无赖,整个房间弄得鸡飞狗跳。

而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哒哒的马蹄之声,顾九思和沈明在外面把人制住抓回来,这时候印红、芸芸、宋香等一行人压在王姨身上,沈明走进来,“啧”了一声后往前走去,拨开了压着王姨的人,在王姨反抗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迅速用绳子捆了起来,随后抬眼看向旁边印红道:“瞧见没,这样绑人才利索。”

印红似乎有些气愤,鼓着腮帮子不说话。柳玉茹被闹得头疼,扶额道:“行了行了,送回花容吧。”

说着,柳玉茹站起身来,同印红吩咐了几句,便走了出去。

顾九思和沈明嘱咐了一声,赶忙跟着柳玉茹走出去。

两个人走在长廊里,今天天气不错,明月高照,却还是有些冷。顾九思看着她低头不语,伸出手去,用小指头勾了她的指头,柳玉茹抬眼看他,眼里带着不解,顾九思笑着道:“有什么不高兴的,同我说呀。”

柳玉茹苦笑了一下,她叹了口气,慢慢道:“其实也不是难过。”

她转过头,看着长廊前方:“我就是觉得吧,吵嚷着抓凶手,可是抓了抓去,最后才发现,凶手是自个儿。”

顾九思愣了愣,柳玉茹转头看他:“我做得不好,是不是?”

顾九思没说话,柳玉茹手里抱着暖炉,眼里带了些茫然:“其实我理解梅姨,我刚才想了,如果我是她的位置,在顾家干了十几年,上来却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压着,谁都服不了气。可是我当时怎么就没想到呢?”

柳玉茹苦笑:“我现在能想明白,当时怎么没想到呢?我怎么没想到多问问他们过得好不好,没想到大伙儿会不服气,从我把他们当成‘伙计’而不是人那一刻开始,这件事就注定了,可是我……”

“那又怎么样呢?”顾九思抬手揽住她的肩,高兴道,“玉茹,别想这么多,做人不能太自负。”

“自负?”

“凡事都觉得自个儿能做好,这不是自负是什么?事事完美,那是圣人,可大家都是凡人,凡人就会犯错,犯错又怎样?有什么不可原谅?错就错了,吸取教训往下走就行了。”

说着,顾九思停下步子,他抬起手,用手去挤柳玉茹的脸。他把柳玉茹的脸全都挤在一起,看上去肉嘟嘟的,柳玉茹睁着眼,眼神里全是茫然,顾九思瞧着,就忍不住笑了:“大家都是第一次来这个世界走这一遭,都没经验,走得跌跌撞撞没什么,谁都别笑话谁,而且,我还在呢。”

柳玉茹听到这话,她慢慢笑了。她抬起手,将顾九思的手推开,抿唇道:“说话就说话,揉我脸做什么?”

话刚说完,外面就传来一个急促的男声:“顾大人可在这里?!”

柳玉茹和顾九思都愣了愣,他们同时回过头去,就看见叶世安跟着一个仆人,从转角处走了出来。

叶世安身上沾染着血,脸色苍白,顾九思顿了片刻,随后忙道:“叶兄怎么在这里?你当再休息几日……”

首节上一节147/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