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34节

说着说着,她心里终于慢慢平和下来,这时候她才察觉,顾九思一直没有回应,她有些奇怪,抬头瞧他:“为什么不说话?”

“为什么要说话?”

“我心里难受,”柳玉茹苦笑了一下,言语轻描淡写,似是无事“就想同你聊聊天。”

顾九思沉默着,他似乎有些抗拒这些话题,然而他抬眼,看着那姑娘琉璃一样的眼,他突然就明白了她此刻的感觉。

她累了。

她害怕。

顾九思心软下来,他叹了口气,过了很久,他努力开口道:“我小时候很讨厌他,因为我爹总拿他和我比,我又比不过。”

柳玉茹听到这话,轻笑出声,顾九思抬眼看着前方,慢慢道:“我希望他好好的,今夜别出事。”

“那是自然的。”

“不然,我真的就一辈子都比不过了。”

听到这话,柳玉茹愣了愣,她抬头看他,顾九思垂下眼眸,继续道:“你也别担心了,你靠着我睡吧,等一会儿,若是他醒了,我叫你。”

柳玉茹应了声,她靠在顾九思肩上,感觉顾九思的温度从衣衫透到她身上,她静静靠了一会儿,终于是睡了过去。

第71章 第七十章(修)

其实在来的路上, 他生了那么十天的闷气。他本以为见到人了,他能摆摆脸色,可看见柳玉茹的那一瞬间,他就突然觉得, 没什么比这更让人高兴了。

喜欢一个人吧, 就是瞧见对方,就觉得什么都好,什么都能原谅。

只是这份高兴还维持不过多久,就在对方的眼神里败阵下来。

其实他也知道, 叶世安如今情况凶险,她担心着是正常的,所以他一直克制着自己。可是心里总有那么几分难受,或许是因为她语气里那份熟稔, 又或许是因为他知晓着过去诸多事情。

比如他知道柳玉茹的字和叶世安是相像的, 又比如他知道柳玉茹的笔触和叶世安是相似的,再或者当他看见柳玉茹和叶世安站在一起,那平和沉静的模样, 都是如出一辙。

这是叶世安留在柳玉茹生命中的印记, 她用了那么多年去模仿、靠近这个人, 一线之差嫁给他了。笼统算来, 他与叶世安在柳玉茹心中的差距,或许不仅仅是几年而已, 而是责任与感情的差距。

他看着柳玉茹瞧着叶世安的眼神, 甚至会有那么一瞬间颓靡觉得, 柳玉茹这一辈子,或许都不会这么看他。

可是这些想法他都不能说出来,他只能是克制着自己,静静坐在柳玉茹身边,让她依靠着沉睡,等着叶世安醒来。

等到天亮时候,叶世安迷迷糊糊醒了过来,他刚一出声,柳玉茹便惊醒了,她忙道叶世安身边去,着急道:“叶哥哥,你可还好?”

叶世安茫然着睁眼,好半天,他才沙哑出声:“水。”

顾九思走到边上,给叶世安倒了一杯水,他将叶世安扶起来,给叶世安喂了水,柳玉茹去外面叫了大夫,大夫过来,给叶世安重新再诊治了一番,这才道:“没什么大碍了,就着之前的方子每日服药就好了。”

听了这话,柳玉茹才舒了口气,她紧绷的神经突然松下来,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顾九思抬手扶住她,叶世安见状,忙道:“玉茹是不是累了,赶紧去休息吧?”

“没事,”柳玉茹摇了摇头,却是道:“我去看看韵儿。”

然而顾九思却是一把抓住了她,柳玉茹回头看着顾九思,顾九思垂着眼眸,神色平淡:“叶韵没什么事,醒来我让人叫你,你先回去休息。”

柳玉茹头脑有些发晕,她还是有些不安,但她也明白顾九思说得也对,她正打算点头,顾九思却是以为她还打算犟,二话不说直接上前了一步,将人直接扛到肩上来。

柳玉茹惊叫了一声,叶世安和旁人也都看呆了,柳玉茹被他扛着走出房间,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道:“你这是做什么?你快放我下来!”

顾九思抿着唇不说话,他只是快步走出去,一脚踹开了大门,将人往床上一抛,随后就翻过身去锁门。

柳玉茹被这一连串动作吓得有点傻,顾九思沉着脸没说话,脱了外衣走到床上来,就半跪在床前一把抓了柳玉茹的脚,替她脱了鞋子。

然后他就上了床,解了床帘,转头看向坐在一边的柳玉茹。

虽然还是青天白日,但这床帘一落,整个光线就暗了下来,两个人在这狭窄的空间里,温度也有些高。

顾九思静静看着柳玉茹,柳玉茹知道顾九思这是不高兴了,她小心翼翼道:“你可是不高兴了?你若是有什么不高兴,便同我说,我若不对,我都会改。”

顾九思没说话,他躺下身去,背对着柳玉茹,淡道;“睡了。”

柳玉茹看着他的背影,知晓他是不高兴得很了。她躺在床上,明显知道顾九思并没有睡。顾九思背对着她,看着床帘,一直睁着眼。

他也不知道自个儿是等个什么,就是这么眼巴巴等着。

而柳玉茹看着床顶,其实她很累。

这十日来,连日的追杀,奔波,逃命,昨夜叶世安生死一线,她神经都紧绷着,整个人都困极了。可是如今顾九思不高兴,她心里也挂着,她思索着顾九思不高兴的原因,可疲惫让她很难思考。

顾九思察觉她没睡,知道他是挂着自己,他心里又心疼了些,他咬了咬牙,转过身去,将人揽进怀里,狠狠亲了一口,冷着声道:“先睡吧,这架睡醒再同你吵。”

柳玉茹听到这话,忍不住笑出声,她也不知道怎么的,心里顿时放松了许多。被这个人抱着,就迷迷糊糊睡过去了。

而顾九思抱着柳玉茹,他突然就知道为什么恋人都喜欢这个姿势,这个姿势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心里再难受、再生气、再委屈,它都可以悄无声息的安抚了去。

他也是许久没睡好,感觉到柳玉茹的呼吸声,他也忍不住迷迷糊糊就睡了。

两人一觉睡醒,已经是下午的事儿了。柳玉茹睁开眼睛,发现她还靠在顾九思怀里,她精神头好了许多,就静静打量着顾九思。

这么几个月没见,顾九思明显也是清瘦了,面上有了青年的模样,下巴上还带着青色的胡茬,看上去有些憔悴。

然而仍旧是好看的。

柳玉茹瞧着他的眉眼,一时竟就挪不开目光了,她躺在他怀里,感觉周边一切都离远了。她开始认真琢磨顾九思的想法,他为何生气呢?

因为她照顾叶世安吗?

可叶世安昨夜重伤,她担心不也是常理吗?叶世安三番五次救他们,顾九思也不该是这样小气的人。

况且叶世安还救了顾朗华,他们感激也是应当。

不过她对叶世安,的确是不仅仅只是感激的。叶世安对于她而言,是友人,是兄长,这样超出了感激之外的情绪,顾九思怕是察觉,他一贯如此敏锐,加上以前她和叶世安本也有婚约,顾九思不喜,这也是人之常情。

她心里慢慢明白了顾九思的意思,不由得笑了笑,她将头靠在顾九思胸口,这一个动作让顾九思醒过来,他瞧见柳玉茹依偎在他胸口,他心里暖了暖,下意识想去撩开她的头发,却又在半路僵住,清醒了许多。

他又板了脸,收回手便撩了床帘站起身去,走到桌边喝水。

他喝着水,又想着柳玉茹是不是想喝水,他想给柳玉茹递杯水,又拉不下脸,还好柳玉茹这时卷起床帘,从床上走了下来。

首节上一节134/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