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3节

她头一次遇见一个女人,能这么气定神闲喝着茶,把她爹和姨娘的脸,打得啪啪啪作响。

苏婉的手微微颤抖,她感觉有种从未有过的快意。

而这时张月儿反应了过来,她忙道:“那,就算不落玉茹的兄弟,也该落在我们老爷名下啊!你们下了聘礼,落在玉茹名下,不是又带回去了吗?!”

“月夫人,”江柔听了张月儿的话,笑眯眯道,“这就是我考虑的第二点了。我们顾府若将田契地契落在了柳老爷名下,不知道柳府的嫁妆,打算给多少呢?”

第9章 第八章

这话说出来,大家脸色就变了。只有柳玉茹神色平静,镇定如初。

苏婉是又担心又害怕,不知道江柔是敌是友。而柳宣和张月儿则是彻底黑了脸,觉得江柔太过分了些。

张月儿原本想着,聘礼入了柳家,她找些看上去好听、其实不值什么钱的东西当成柳玉茹的嫁妆带回去就可以了。顾家财大气粗,听闻顾朗华也是个心善手散的,想着顾家既然一开始没谈嫁妆的事儿,自然不会再谈,谁曾想,如今亲事定了,他们却来谈嫁妆了?

柳宣同张月儿想法差不多,但作为父亲和一家之主的理智提醒了他,再如何惦记着顾家的聘礼,也不能丢了台面。于是他轻咳了一声,反问江柔道:“顾夫人以为怎样合适?”

“柳老爷说笑了,”江柔笑了笑,神色柔和,“我也不过就是问问,具体怎样,还是你们顾家的事儿。我们也不是贪图姑娘嫁妆的人家,只是嫁妆是新娘子的脸面,我怕大夫人没有经验,所以特意来问问。”

这么一句话,就直接把嫁妆的事儿安排给了苏婉,张月儿迅速反应了过来,忙道:“这事儿不劳姐姐费心,顾夫人问我就好。”

江柔听着,将目光落到柳宣身上,似笑非笑道:“所以,如今这柳家,不是大夫人在管,是一个妾室在管吗?”

柳宣没说话,他想着刚才江柔刺他的话,脸有些疼,若此刻再承认张月儿管家,脸就更疼了。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苏婉,只见苏婉也没说话,扭头看着一边,死死捏着扶手,眼里含了眼泪,明显是受极了委屈的样子。

柳宣涌现出几分愧疚出来,正想开口,就张月儿道:“顾夫人有所不知,我家大夫人身子骨不好,平日就让我帮衬着。”

“所以亲生女儿的嫁妆,也是你帮衬咯?”

江柔笑着询问,眼里已经全是安耐不住的笑意。柳宣忍不住了,突然低喝出声:“顾夫人说话,有你什么说话的余地?”

听到这话,张月儿整个人都呆了,她从未想过柳宣会这样同他说话,她突然联想到柳宣近来总忘苏婉那里跑,她顿时觉着,柳宣与苏婉之间,似乎有了些不可告人的亲密。

她在柳府顺风顺水十几年,也习惯了,她咬了牙关,扭过头去,干脆不说话了。

柳宣见她不说话,也乐得清静,轻咳了一声道:“夫人,嫁妆这事儿既然是你管,你就同顾夫人多说几句吧。”

听了这话,苏婉应了声,她规规矩矩说了声“谢老爷后”,就同江柔商量起来。

苏婉不是个得寸进尺的,她估摸着顾家给的钱财,又给了个数,这笔数不算大数目,但搭上顾家给的田契地契,这一份假装也算体面。江柔得了话,高高兴兴走了。等江柔一走,张月儿顿时闹了起来,愤怒道:“她这不是等于什么都没给吗?咱们还要倒贴嫁妆过去,这到底是嫁女儿还是送银子?”

“你别闹了,”柳宣被张月儿吵得头疼,张月儿这些年来越发嚣张,张口闭口都是银子,和芸芸根本没法比,甚至于一贯安静的苏婉都比她强些。

柳宣心中不由自主有了对比,但他对张月儿还是有些感情,又想起顾家的钱来,便同苏婉不满道:“夫人,不是我说你,这些钱你该同她争一争。”

“老爷,”苏婉叹了口气,“争一笔钱,只是一笔钱,可是丢掉的,却是我们整个柳家的面子。老爷您还有前途,不能为这种蝇头小利,留下一生污点。这钱财的事儿,您也别担心,我会从我嫁妆里拿出钱来贴补玉茹。”

一个为钱吵吵闹闹,一个想着丈夫一生前途还要自个儿拿钱补贴,高下立判。

柳宣突然觉得,自个儿以前是瞎了眼吗?

他有些烦躁了。

当天晚上,柳宣又歇在苏婉这里,苏婉安排了芸芸侍奉,柳宣酒足饭饱,抱着芸芸,叹了口气道:“你说这人,怎么今天一个样,明天一个样呢?”

芸芸柔声道:“若是心慕郎君,自然事事为郎君着想。”

芸芸话点到即止,柳宣却是听明白了。若是心不在自个儿身上,不是事事为自个儿着想吗?

他突然反应过来,张月儿哪是为了柳家争这钱啊?这明明是为了她自个儿和自个儿儿子!

柳宣心中愤愤,等第二天醒来,他瞧着苏婉病弱的样子,愧疚铺天盖地,他叹了口气,同苏婉道:“婉儿,玉茹的嫁妆,也不必你补贴了,柳家也不缺这点银子,我原本就给玉茹备了嫁妆,你送去就好。”

苏婉听到这话,连忙推辞再三,她越推辞,柳宣越愧疚,等最后,苏婉终于应了,柳宣虽然心疼,但看着苏婉感激的眼神,他又觉得,也行吧,反正,顾家下聘的银钱也不少。怎么算,柳家也都赚了。

于是一番折腾,柳玉茹的嫁妆终于定了下来,而这时候婚期也近了。

顾九思在自个儿房里已经关了好几天,他感觉自己已经关疯了,每天就是坐在门边,一下一下敲打着门,有气无力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而柳玉茹也把自己关在了房里,因为她怕自己在外面再溜达溜达,会忍不住逃婚。

当然,这也就是想想,她当然也是不敢的。

顾家聘礼收了,婚期定了,她鸳鸯戏水的床单被套也绣好了。这时候,哪里还容得她反悔?

只是一想到嫁给顾九思,想到那个梦,柳玉茹就觉得透不过气来。

成婚前一天,柳玉茹夜里浅眠,她迷迷糊糊又做了顾家被抄家那个梦,只是这次梦里她不再是旁观者,她被人拉扯着,从门口拖了出去,她听见王荣的声音,用恶心至极的语调道:“以前老子要你,你给老子装清高,现在还不是卖到勾栏院的命?”

柳玉茹惊叫着从梦中醒过来,一身冷汗涔涔。

她在夜里看着床单,对于嫁给顾九思这件事,产生了无尽的恐惧。

而这时外面已经开始点灯了,大伙儿忙着开始张贴喜字。

印红从外面走过进来,笑着道:“还没叫小姐,小姐就自己起了。”

说着,印红走到柳玉茹面前,有些奇怪道:“小姐怎么了?额头上全是冷汗。”

柳玉茹动了动眼珠,这时候她缓过来了。

是做梦。

她清楚知道,安抚着自己,只是一个梦罢了。

可她还是害怕。

她向来不信怪力乱神之说,只是这梦太真实,难免让人难以心安。

印红看出柳玉茹的呆滞,不由得笑道:“小姐不是太过紧张了吧?”

“无妨。”

柳玉茹摇摇头,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嫁给顾九思是无法逆转的事了,她不能为了这么一个梦,去毁了这门已经定下的亲事。

首节上一节13/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