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嫁纨绔 第121节

她不知道自己这个想法是自作多情,还是就是事实,然而看着纸上的字,她还是觉得有种温暖涌上来。

她忍不住将纸页贴在胸口,深深呼了一口气。

这是她这一辈子,头一次遇到的,对她这么好的人。

过去对她这样好的人,只有苏婉。只是苏婉身为母亲,虽然有心,但的确性子太懦弱了些,根本帮不了她太多。大多数时候,是她帮着苏婉,为她顶天立地。

她习惯了做别人的依靠,习惯了立若参天大树。而这个人,却是头一个,努力为她遮风挡雨的人。

她心中感动无以复加,在暗夜之中,她突然就特别想念顾九思。

然而天南海北不见,她没有办法,只能站起身来,坐到了桌边,她犹豫了很久,想写点什么给他,却又怕对方窥探到自己的心意,觉得太不矜持,太过轻浮。

于是她捏着笔,琢磨了又琢磨,才开始给他写信。

她将自己身边的事儿一一描述了,等写完了,发现事无巨细,也不知该写些什么了。

第二天早上,她将信交给了要带着粮食回去的商队。张叔拿了信愣了愣,发现柳玉茹给他的信,也是沉甸甸的一沓。

柳玉茹看见张叔的诧异,她有些脸红。

她故作镇定扭过头去,将发丝撂到耳后,轻咳了一声道:“张叔,路上小心。”

张叔回过神来,笑呵呵道:“少夫人放心吧,信一定带到的。”

柳玉茹又吩咐了几句,这才回了望都。

信就这么一来一回,两人借着商队往来,慢慢就熬过了秋天,又熬过了深冬。

柳玉茹在一月终于到了扬州,这时候三十万石粮食已经差不多都到手了二十七万,甚至于她还额外多赚了五十万两。

八百万本金出来,不过四个月,就赚了二十七万石粮食和五十万两白银,这样的能力,让整个商队都叹为观止。

柳玉茹到达扬州,印红瞧着扬州的城楼,不由得有些不安,她小心翼翼道:“少夫人,如今钱粮都差不多了,要不咱们收手回去吧?”

柳玉茹静静看着扬州城,她瞧着这个生活了十七年的地方,她静静看了许久,却是道:“来都来了,不带点东西走,岂不是白来一趟?”

“况且,”柳玉茹笑了笑,平和道,“还差着粮食呢。”

说着,柳玉茹就吩咐了沈明道:“沈明,走吧。”

柳玉茹进了城,她这次没有轻举妄动,她文牒上的假身份叫柳雪,她故作脸上有疤痕,带了帷帽,四处看了看。

扬州城的商户明显是换了批人,除了一些不赚钱的小生意,赚钱的生意大多都换了老板。原来她家的商铺也换了人,她让沈明去打听,才知道顾家逃了之后,柳家因着受了牵连,柳宣将家产全都充给了王善泉,这才捡了条命,带着一家老小出了扬州,也不知道去了哪儿。

柳玉茹听得这个消息,她瞧见商铺里打着算盘的人,还是她家的老账房,她犹豫了片刻,让沈明给老账房去对面买了一壶酒送过去,便领着沈明走了。

沈明看着柳玉茹在城中游走,同柳玉茹道:“你这是在找个什么?”

“王善泉和普通官家不一样,”柳玉茹平淡道,“这人没有底线,手段毒辣,咱们要早做防备才好,在扬州行事,首先要把出逃的路给规划出来。”

说着,柳玉茹停在三德赌坊前,她朝着沈明扬了扬下巴,同沈明道:“你去里面,放一百两银子在桌上,说要同老板赌。他们会让你进后院,到时候你说你家主人要见他,让他到隔壁酒楼找我。”

沈明愣了愣:“你跑到这儿来赌钱?”

柳玉茹有些无奈,她用扇子拍了沈明一下,不满道:“去。”

沈明撇撇嘴,往里面去了。

柳玉茹去了对面酒楼,包了一间房,坐在窗台边上,静静瞧着赌场外面。

没多久,赌场外一阵喧闹,一辆马车停在门口,许多人簇拥上去,叫着“洛公子”。

她寻声朝着马车看过去,就见马车里探出一只手搭在侍从手上,随后一个长得十分秀气的男人从马车里探出身子。

他穿着一身湛蓝色的袍子,五官来看也十分精致俊美,面上带笑,手中提着一把纸扇。从整体来看,似是个普通书生,但他眉宇之间却带着股说不出的邪气,怎么看,都让不能让人单纯将他与一个“书生”联系。

旁边人都殷勤伺候着他进去,对方神色慵懒走进去。到了门口时,他顿了顿步子,朝着柳玉茹的方向看了过来。

柳玉茹惊觉此人敏锐,但她也没躲,就凭栏而望,似是哪家小姐出游,随意打量着周遭。

对方静静注视着她,过了片刻后,他板着脸,转过身去,似是不大开心一般,进了赌场。

这人进了赌场后,柳玉茹让印红将小二叫了进来,同小二打听着道:“你可知城中有位洛公子?”

小二得了这话便笑了:“洛公子原名洛子商,是节度使王大人的幕僚,如今扬州城半个归他管,这有谁不知道呢?”

柳玉茹有些诧异,但她也立刻明白,一个这样年轻的人,能悄无声息成为王善泉手下第一红人,接管半个扬州,这绝非等闲之辈,她抓着小二,立刻将这洛子商的消息打听了一遍。

但这洛子商来得突然,所有人只知道,他是在顾家倒之后出现的,就是他代替王家组织了整个扬州城商家的清洗,他在扬州说一不二,王善泉对他几乎言听计从。然而这个洛子商从哪儿来,过去做什么,哪里人,所有人都一无所知。

柳玉茹心里有些发沉,她直觉觉得,这个洛子商,或许和顾家的关系,千丝万缕。

她抓着小二又问了一会儿,基本摸清了扬州的情况。这时候,沈明便领着杨龙思走了进来。

杨龙思看着柳玉茹,面前女子一身水蓝色长衫,带着帷帽,看不清面容身段,只能看得出是位身高中等、颇为清瘦的女子。

他朝着柳玉茹点了点头:“柳小姐。”

柳玉茹抬手,刻意压低了声音,同杨龙思恭敬道:“杨先生请。”

杨龙思坐到柳玉茹对面,开门见山道:“不知小姐请我过来,有何贵干?”

“妾身听闻,扬州有白天的官,也有夜里的神,扬州白日官府管,夜里龙爷管,不知这话可说得真切?”

“道上朋友谬赞,”杨龙思平静道,“说得夸大了。”

“倒也不尽然。”柳玉茹开口道,“至少夜里的码头,得归龙爷管,是吧?”

杨龙思听到这话,便明白了柳玉茹的来意。他直接道:“你要找我借船?”

“龙爷,”柳玉茹平静道,“妾身听闻,您在道上向来是个讲规矩的人。答应了的事,赴汤蹈火,也定会做到,妾身敬仰龙爷侠义之名,因此特意过来,想同龙爷借一条船。这条船停在码头,挂一个名,但是由妾身的人管,什么时候出发,装什么东西,龙爷疑虑一律不要过问。”

杨龙思听得这话,却是笑了:“柳小姐,您这要求,往大了,可是得让杨某赔上身家性命的,倒不知柳小姐,打算出多少价来做这事儿?”

“我打算在扬州做一笔生意,我可以分龙爷这笔生意利润三成。”

首节上一节121/340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