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火小辣妻:上司,好闷骚 第2007节


“老爷,这不怪你,这一切都是曲老夫人犯下的错,现在却是要您来一个人来承担,实在是不公平,老爷,您别伤心,我是说什么都不会离开曲家的。您放心,我保证,我现在跟您保证,我不会离开曲家。”

管家看着曲老爷,心里一千个,一万个的保证,但是看到曲老爷脸的落寞神情之后,两个人待在房间里,更加的让人感到悲伤的气愤。

“我知道你的情谊,我也知道对于你而言,这个曲家或许才更像是个家吧。”

曲老爷站起身来,走到窗户边,窗帘被夜晚的清风吹得鼓了起来,弄出“莎莎”的声音,却是成了这个寂静的空间里最为能够安抚人心的一道声音了。

“管家,你下去吧,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静静好了,还有啊,关于曲静宛和她妈妈i的事情,以后你不用来问我了,当初是她们两个人要走的,是她们自己要离开我曲家的,我怎么能够说什么呢,你什么都不要参与了,我这儿也挺好的,你下去吧。”

曲老爷视线透过这夜晚的空气,凉薄的视线看向更远的地方,听说那个地方曾经躺着一个他最爱的女人,可是这一切都成了过去。

所有的过去,都成了一片云烟,而所有的云烟,又成了曲老爷现在最为悔恨的一切。

在曲老爷还不知道张曼华是自己的亲生女人的时候,曲老夫人在他的面前,对裴格的诋毁的话可是没有少说,可是现在看来,似乎这一切又成了曲老爷自己一人的梦靥。

这所有的一切,又似乎成了一场洗礼,在这场洗礼,曲老爷自己却是什么都没有做到。

没有将裴格和张曼华叫回到自己家里,也没有让裴格和他好好的说一次话,更没有说服裴格来到曲家u做一次客人,更是没有将自己内心里的愧疚说给裴格和张曼华两个人听。

他似乎所接触到的一切都是浮云,似乎所有看到的一切都是曲老爷自己不愿意接受的一切。

可是过去发生的一切都没有新的意义,所有的过往早已在当初的时候,已经渗透进未来的每一个细节里,像在几天之后是张曼华和查尔斯伯爵的婚礼。

他这个亲生父亲,最终参加婚礼的身份却是和季家的合作人,而全然没有和张曼华有半点的关系。

可是那又能怎么怎么样呢,曲老爷似乎觉得自己并没有那么的看,只要自己能够看到张曼华和裴格幸福,似乎将这个曲家都交出去,也未必不可。

这么一想,这夜晚的冷风似乎没有那么的凉意了,曲老爷甚至还觉得这个夜晚里还渗透进了一场若有若无的温暖,只是这份温暖像是能够支撑他现在最为平淡的生活。

管家在房间里停了一会,看着曲老爷的背影,终于选择了自己走出门并且是带了房门。

在管家的心里,曲老爷已经不再是个简单的主人那样的简单了,这个时候,他似乎也有了担负起曲家的生死的重要性。

“老爷,您不要担心,算是张曼华小姐不愿意回来,我也一定会说服小姐回来,毕竟她才是您的亲生骨肉,我是绝对不会让这个家这么散了的,谁都不可以,无论是谁都不可能拆散我们曲家。”

管家站在门口,像是在发誓一般,只要是他能够做的,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他都不会让这个时候的曲老夫人的丑闻真的能够毁掉了曲家。

无论那个人是谁都不可以,无论是谁都不能够将这个曲家拆散。

管家站了一会,离开了客厅,走回了自己的房间,暗自想着要是第二天要是去找张曼华的话,又该怎们办呢,只是想到现在的张曼华和查尔斯伯爵两个人或许对于曲家的现状是一点关心都是没有的话,那管家又该怎么办呢?

但是没有那么的可能,也没有那么多的假设。

张曼华是没有想到关于以后的曲家又该如何,她的心里只有现在的裴格和季子铭。

只要裴格安心快乐,那么曲家的死活和她又有什么干系呢,只要曲老爷不要再以一副父亲的身份模样出现在她的面前,那张曼华或许再也不会来找曲老爷的麻烦。

所有的命运似乎都有了一定的注定,所有的一切又都似乎有了一个新的开端。

2069.第2069章 谢谢啊,我不着急

“如果会呢?”

季子铭抬起头,深邃的眸光瞥向坐在一边的裴格,继续说道,“如果我走了,你是不是很开心呢?”

裴格漂亮的水眸忽而一转,带着小女人的撒娇,“怎么会呢,你要是走了,我都伤心啊。 !”

“希望你说的是实话。”

季子铭说完,空姐端着早餐走了过来。

空姐是普林斯顿毕业的博士生,当年在季氏公司新闻发布会对季子铭一见倾心,进了季氏公司,却没有想到因为姣好的容貌,善谈的口才,得体的举止被季子铭安排到了私人飞机做了一名空姐。

而当她看到裴格的时候,才知道,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己的浮影,但是入戏已深,再无退路。

“夫人,您的粥要过一会才好,请您等一等。”

“好,没关系,谢谢啊,我不着急。”

裴格笑着说道,丝毫不介意空姐站在她面前看着季子铭带着暧昧的眼神。

“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

季子铭声音冷漠,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王者般不能靠近的冰冷气息,像是站在高山顶处,像是隔着很远。

“是,总裁,我这退下。”

空姐被季子铭一训斥,赶紧走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地方。

“你又凶人家了。”

裴格出声说道,“你不怕哪天人家不跟你干了吗?”

“不怕,我又没有强求她,要她一定跟着我。”

季子铭淡然的模样,让裴格微微抓狂,好在还有早餐能够消磨她的情绪。

没多久,空姐端着粥走了过来,“夫人,您的粥好了,小心烫。如果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的话,那我退下了。”

空姐用余光瞥了眼季子铭,发现季子铭根本没有看着她,反而看着裴格手里的红枣粥。

“嗯。”

季子铭喉咙里发出闷哼的声音,空姐讪讪的退了下去。

飞机终于到达季氏别墅的草坪空,十分钟后,季子铭牵着裴格走了楼梯,入眼的便是遍布的绿色草坪,穿着黑色的西服的男佣人站在一侧,穿着黑白蓬蓬裙的女佣人站在另一侧。

等到季子铭一家人都从飞机下来后,佣人们齐声喊道,“欢迎老夫人,总裁,夫人,少爷,小姐回家。”

“好了好了,你们都去忙吧,这里不需要你们。”

季妈妈笑着说道,她已经好久没有回到美国了,这里熟悉的空气,熟悉的环境都让她心情大好,转过身看着季子铭和裴格说道,“坐了一天飞机了,我去休息,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奶奶,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去休息吗?”

冉冉虽然昨天听了安安的解释,但是还是觉得不要那么快原谅季子铭,现在最好的方法是跟着季妈妈走。
首节上一节2007/2260下一节尾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