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明末好国舅 第309节

毕竟,终万历一朝,各地被派去收矿税的税监,虽然给皇帝和自己赚钱是非常能赚钱的,但是能赚钱是能赚钱,可他们也是拿生命安全做赌注赚钱的。

想想看万历朝事,派往天下各地的矿监,有多少在当地收税期间受到各种威胁,更有甚者,直接被地方告知,税监激起民变,然后税监就突然不明不白的的死了。

各种原因之下,使得接连派出税监的万历皇帝,对于那些胆敢阻拦矿监收税的人,十分痛恨,而马千乘正好就在这时候,撞到了万历皇帝发火的枪头上了。

所以,一听到邱乘云禀告马千乘阻拦他收税后,万历皇帝的怒火便一下子燃起了。

那时候,万历皇帝可是一直想要出他的税监被害的恶气,不过,每次税监出事,害税监的人可都有缘由,让万历根本没会去治罪他们,这可是让万历皇帝恨得牙痒痒的。

恰巧这时候,马千乘阻拦矿监收税的事情传入了万历皇帝的耳朵里,一下子,万历皇帝就怒火烧,完全不管马千乘上过往的功勋,直接要用马千乘作为典型,给全天下人看。

这从万历皇帝关押马千乘,不审也不放就可以看出来了,万历皇帝此举,是在告诉天下人,敢阻拦矿监收税的,朝廷完全可以把你关进大牢,不审也不放,想从牢里出来,那就得看皇帝心情。

说起来,后世不少人对于万历皇帝把马千乘关押不放,害得马千乘病死狱,耿耿于怀,认为万历皇帝糊涂,如此针对功臣,实在让臣子寒心。

事实上,万历皇帝绝对没有这么糊涂,真要是不明不白的让朝廷功臣下狱,那万历皇帝又怎么向明朝的其他的功臣解释?难道万历皇帝不担心朝廷出乱子吗?

而造成万历皇帝这么对待功臣的原因,那就是比起让功臣寒心这事情,有比这更让万历皇帝担心的事情发生。

这事情就是万历皇帝更担心因为矿监屡屡被杀,让大明其他不满矿监收税的人跳出来,所以对于但凡不满矿监收税的人,都一律采取零容忍态度治罪。

有罪就治,没罪就关,让你根本没地说理去,这就和后世天朝的一刀切政策一样。

只可惜,这一招,对于马千乘这样的老实忠心的武将有用,对于那些利益攸关的官利益群体而言,也只能是震慑一下他们而已,可是,到了阻拦矿监收税,维护自己利益的时候,这些人还是当仁不让的反对,并且利用舆论和自己的人脉威望,拉拢乡党反抗收税,甚至酿出民变,他们也是在所不惜。

万历皇帝关押马千乘震慑其他人的这一招,很难说到底起到了多少作用,反正,这件事情确实是帮助邱乘云立威了,让他在四川地界威风了好久,就算有人因为马千乘之事反抗他,但这也阻止不了邱乘云开矿赚钱发财。

而邱乘云威风起来,马千乘却是倒了大霉了,在牢里关了年,时间不长也不算短,然后染上暑疫死了,估计万历皇帝事后知道了也后悔。

不过,作为大明天子,即使在这事情上有错,万历皇帝为了保证自己利益的危公关,他也都不会承认有错的,而且还要装作没发生任何事一样,仿佛马千乘应该到了死的时候一样。

否则,若是承认自己有错,产生的后果严重,其他的后果不说,最要紧的要是天下人都知道是因为皇帝收矿税,才间接有了后面马千乘的死,可以想象,以那帮能把死的说成活的,黑的说成白的的官的嘴皮子,能用这件事情把万历皇帝喷死,甚至能危急到万历皇帝的收矿税大业。

因此,万历皇帝只能一直在这事情上漠视,和对待其他因为收矿税产生的案子一样,不理也不问,暗地里表示了对内廷矿监的支持。

而万历皇帝这般态度,也就给外人他支持邱乘云,痛恨马千乘的假象,这自然就让内廷的其他人,为了讨好万历皇帝,主动给邱乘云帮助。

秦良玉正是因为明白这个原因,即使知道万历皇帝和她丈夫的死脱不开关系,但因为她本身的忠心性格,只能回避万历皇帝这个间接的仇人,转而将仇恨完全放在邱乘云和他背后的内廷。

356、军队名号

劝解之后,张璟和秦良玉又聊了一会儿,就听到军营之内,传来一阵呼喊之声。

“呼……哈……”

那声音很大,非常洪亮,颇有种震耳欲聋的声势。

张璟不由好奇道:“不知军营里喊的这是什么声音?”

“回禀国舅爷,这是我麾下的儿郎们在操练的声音。”秦良玉闻言,笑着回道。

“哦?”张璟十分感兴道:“早闻秦将军麾下的川兵,为我大明屡立战功,特别是前番浑河之役,那打得可是叫建奴逆贼哭爹喊娘,胆寒得很,不知道今日秦将军可否让我见上一见这些川军勇士?”

“既然国舅爷说了,末将岂敢不应?”秦良玉顿了一下,回道。

她麾下兵马的训练,又不是什么不能为外人所知的秘密,既然张璟执意要看,秦良玉当然不会拒绝的。

“好!那就有劳秦将军了!”张璟大喜道。

“国舅爷客气了,一句话言语的事情,不需如此客气!”秦良玉回应着,而后向门外做了个“请”的势道:“国舅爷,请!”

张璟起身后,秦良玉便当先带路,让张璟跟着她去看她麾下那些川兵的训练情况。

虽说和李进忠、王体乾吃饭的时候,张璟不只见过了秦良玉,也看到了她所率领的川军兵将,但那也只是行军而已,这和看那些川军兵将操练,可是完全不同的,而且张璟对于川军训练,也有一定的向往,现在有会,自然也是想厚着脸皮去看看。

宽大的校场内,除了在军营值守的兵卒外,剩余的两千余名军士正持着白色长杆,在各部兵将的号令之下,挥舞着的白杆。

“国舅爷,这就是我石砫宣抚司麾下的兵马。”走进校场,秦良玉就指着那些训练的兵马说道。

“哦?这就是外界流传的‘白杆兵’吗?今日一见,果然精锐!”张璟看着那些训练严格,浑身散发着一股血腥杀气,显然都是历经无数恶战,这才有的精兵气息。

“什么白杆兵不白杆兵的?这不过是百姓们见末将麾下兵马皆使白杆,再加上这些年末将又率领他们立得一些微末寸功,令得百姓抬爱,这才称呼末将麾下的兵马为白杆兵的,末将和麾下兵马,乃我大明军队,岂敢擅立名号?”秦良玉闻言,连忙有些着急的解释道。

“其实,能得百姓抬爱,那也非常不容易了,要是我大明的军队,都能得百姓抬爱,为其立名号的话,何愁辽东不平?江山不靖?”张璟听后,不由有些叹息道。

“恐怕……这很难……”秦良玉闻言,愣了一下后,明白了什么,平静回道。

“确实……是很难……唉……自辽事起,国事艰难啊……”张璟听后,又一阵叹息。

秦良玉闻言,并未再说什么,而是跟着沉默,因为她也不知道怎么说了,辽东的局势已经那样,没人会再和萨尔浒之战前一样,说平定辽东,剿灭建奴逆贼是容易的。

见秦良玉不再纠结名号的问题,张璟心里暗笑,总算转移了话题,他可怕因为刚才提名号的问题,引起他和秦良玉之间的芥蒂。

刚才,秦良玉那么着急的解释白杆兵的称号来历,张璟知道,这是秦良玉害怕她自己宣传白杆兵的名号,会被别人拿出来说事,所以故意这么解释的。

这年头,总有些没事找事的言官,听到风就是雨的,彰显存在感弹劾,秦良玉可不想在这种名号上,被那些为了弹劾出名而弹劾的人弹劾。

当然,张璟也没追究这事,更不认为秦良玉怂,连百姓给的称号都不敢当着朝廷的面要,毕竟,军队自立名号,本身就是令朝廷和皇帝忌惮的事情。

要是一支军队敢背着朝廷和皇帝,自己立自己名号,那在朝廷和皇帝眼里,还能信任这支军队吗?

《左传》有言,“唯器与名,不可以假人”,这是华夏先祖早早就有的认知,名正言顺,是封建正统王朝正义与道理,若是没有朝廷的授予,让一支军队自立名号,那在朝廷和皇帝心里,那自立名号的军队的眼里,还会有他们吗?

秦良玉正是害怕有人拿百姓的称呼说事,这才向张璟解释的。

终究,百姓可以给你的军队起各种名字,但你自己和你麾下的军队心里应该明白,你部队的名号永远是朝廷和皇帝给的名号,而不是百姓取的,百姓可以那么称呼你们,但你们却绝对不能这么称呼自己。

这就像早先戚继光麾下的浙兵,因为戚继光带领他们打倭寇,保护了沿海百姓的生命财产,从而受到沿海百姓爱戴,被沿海百姓成为“戚家军”。

可是,百姓能这么喊他们,但是在大明官场以及军队里,甚至是他们以及,可都不能这么称呼自己。

大明至今从来没有一家一姓之私人军队,即使戚继光、秦良玉的兵,都是领了大明朝廷钱粮,自行招募的兵马,他们和大明卫所里的世袭军户不同,但他们依旧是大明皇帝和朝廷的兵马,而不是你一个军将的私军。

皇帝和朝廷可不会让你随意建立自己的私军的,而你真要是这么做了的话,那基本上就可以告你谋反大不敬了。

当然,真实历史上,等到崇祯上台后,央财政彻底败坏,到处各种欠响,央朝廷威信压不住地方,而地方又有钱养下面的兵马的时候,多数大明的兵马,也确实渐渐的都实质成为了各地封疆大吏的私军。

首节上一节309/345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