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714节


说话儿,徐龙象伸手揉了揉发木的脸蛋儿,湖风吹来,摇乱了他鬓角的乌发,此时的翩翩徐公子,看起来,竟比那位段市长要疲倦百倍。

“什么!这事儿是咱们能洗得了的,亏他想得出来。”说话儿,胡东海重重一拍栏杆。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髣髴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远而望之,皎若太阳升朝霞。迫而察之,灼若芙蕖出渌波……”

胡东海没想到都这个时候了,徐龙象忽然对月,吟诵起了洛神赋。

言为心生,很快,胡东海便想清了原由,此定然是徐龙象又想起了那位惊鸿一见的柳总裁。

徐龙象一赋诵罢,恨声道:“卫斌也是找死,那种人间仙子,也是他敢惦记的,瞎了他的狗眼。”说罢,又冷峻了眼神,“老段说得对,青帮留不得了!”

胡东海捻须道:“以老朽之见,若无今日之事,青帮也活不过两个年头了,执政党现在只不过是忙于打开国门,没功夫收拢这些垃圾,待门彻底打开了,说不得就得打扫屋子迎客了。而今日的青帮几乎已经脱离了卫斌的掌控,嚣张无忌,自取灭亡,要亡青帮不难,甚至不用咱们动手,那位薛衙内这次也放不过青帮。”

徐龙象点头道:“卫斌那伙儿人早成了死人,老段交办的这件事,还算易了,可他要咱们按住盛世那边,这真是强人所难了,若是没那日机场冲突,说不得我还能厚脸登门,可差不多已经扯破脸了,咱们怎生发力。”

胡东海道:“老段的意思,无非是希望公子你动用舅爷那边的力量,在京里疏导疏导,最好能通过京里走通那位柳总裁,哎,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老段还真会出难题”

胡东海一声叹罢,徐龙象更是愁上加愁,眼下的事儿,很明显,超出了他的能力了,他如何能办,他舅爷是举足轻重的大人物,这点事儿,他又怎好端到他老人家面前去说,该死的官僚。

徐龙象暗骂一句,一巴掌重重拍在石柱上。

“公子毋恼,事情或许不如咱们想的那般困难。”胡东海一摇折扇,脸上满是神秘的笑容,继而,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胡老!”

徐龙象惊喜交集,胡东海什么人,他太清楚了,绝对是智谋高绝、城府深沉之辈,自打碰撞薛向失败后,这位胡先生再未有开怀之意。

此刻,胡东海笑声激扬,显是心结已开,而解开心结的,绝对不只是胡东海想到了替段钢平事儿的法子,恐怕这位是已经寻到了掐死薛向的法门。

“公子毋急,老段的事不解而解!”胡东海笑着摇摆着折扇,遮拦出片片光影,朦胧间,显露神秘之色。

“愿闻其详!”

徐龙象一屁股在胡东海身侧坐了,目光灼灼。

第一百七十一章 突破口

“公子,可还记得当日在机场,相逢薛向的场景!”胡东海忽然发问。

“没齿难忘!”

徐龙象此四字,绝非在说当日薛向捏得他右手险些断了骨头,而是在回味和绝色玉人的相逢相别,想想,又是重重一声叹息。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也非是要相知相恋,才会衍生出这感觉!

四字道罢,徐龙象脸上泛起惊疑,“胡老要从柳小姐和薛向的关系上下手?”

要说徐龙象真是好脑筋,转瞬就想到了关键。

胡东海笑着点点头,尔后,又摇摇头,神秘莫测,“咱们的事儿,确实得从这二位下手,而老段的事儿,压根儿就无须咱们操心。”

徐龙象若有所悟,又听胡东海道:“公子可还记得,那日在机场,薛向和那柳姑娘,互称表哥表妹?”

徐龙象愁眉又聚,道:“胡老是想说,即便咱们不用发力,那位柳总裁也不会闹腾起来,因为她和薛向根本不是表哥表妹,反而是情人的关系,而薛向又是官员,今夜又替那柳总裁出的头,若是柳总裁敢闹,势必要将薛向引入大众的视线,是以,她不会继续闹,咱们也省了力气。”

徐龙象聪明绝顶,老胡方起了个头儿,他便将所有的线索都串联起来了,听得胡东海连连点头,又微微皱眉。

而胡东海这皱眉,则是因为徐龙象说这话时,嘴巴里好似含了颗臭掉的榴莲,越说越见苦涩,显然,这位定是又想起了佳人他属,婉转承欢的场面。

“公子,佳人倾国,世所多有,何必苦恋一枝注定触不到的花朵呢。”

胡东海知道这男人有个毛病,那就是越得不到的女人便越觉得是最好的,他这般安慰,也自知无效,不过是聊尽人事罢了,说罢,又道:“公子既然悟出了前者,想必毁薛之事,心中也有了大概章程了吧。”

徐龙象从来就是个干大事的人,他虽沉湎于邂逅柳莺儿的回忆,却始终能分清现实和意淫,此刻,胡东海终于说到这最重要的事上来了,他精神陡然一振,“胡老的意思,莫非是屠掉薛向,也得从这位柳总裁身上入手?”

胡东海抚了抚长须,慨然道:“正是!”

细细说来,自打上次胡东海设计围猎薛向失败后,他和徐龙象可是遭受了好大的打击,胡东海甚至给徐公子出了辟居海外的主意。

尽管消沉归消沉,但这二位从不曾死心,计较的便是要在薛向揪出他徐某人和胡某人之前,再发动最后一击。

胡东海脑子倒是一如既往的好,很快就有了主意。

在他想来,当下,要整倒一位官员,最好的法子莫过于两样,一是钱,二是女人。

当然,胡东海不会幼稚到想着去给薛向送钱送女人,而且,也没这个必要,只须构陷,栽赃即可,这世上死在莫须有罪名下的人,还少了么?

而胡东海首先就排除了在钱上弄倒薛向,因为家世到薛向这个地步,除非贪污巨额公款,否则很难拔倒,再说,薛向现在执掌的督查室也没那么多钱给他贪污。

而若选择受贿,则问题更大,一来,钱少了,你没办法证明人家薛向收了钱,毕竟他家世摆在这儿,有多少钱,还真说不准。

若是钱多了,则又离谱,缺乏可信度,毕竟谁吃多了,去给一个督查室主任塞那么多钱。

再者,胡东海研究薛向的生平,知悉在萧山时,那位原萧山县长俞定中几人,用这种办法设计过薛向,最后以致丢盔卸甲,全军覆没。

是以,胡东海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既然钱不行,那就只有女人了,相对于用钱,薛向这个年纪,年少慕艾,又值新婚燕尔,两地分居,说他乱搞男女关系,自然比说他贪污受贿的可信度要高得多。

当时,拟定了这个突破口,胡东海就一直在准备进攻策略和路线,短短数日,他便连道具和大致方向,都规划好了,已经准备着手了。

忽然,爆出了今天这么个事儿,让胡东海灵光一现,又抓住了重点,重新编制了计划。

在他想来,按照原定策略,虽也可污得薛向无法自辩,可到底没有实打实的证据,恐其脱身,如今若是从这位柳总裁身上下手,定然能抓他们个现行。

“怎么下手,难不成雇人跟踪,偷拍他们在一起的照片?”

徐公子虽没玩儿过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可胡东海方起了个头儿,他便自动联想到了下手方向。

胡东海微笑着摇头,“公子,以那位薛主任的本领,咱们跟踪偷拍,这不是找死么,这个法子行不通。”

徐龙象点点头,“愿闻其详!”

胡东海道:“公子,我建议你速速派刀疤出国一趟……”

“出国?出国做甚!”
首节上一节714/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