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630节


可不一般归不一般,铁进万万没想到这位薛衙内竟不一般到了这种程度,竟是堂堂政局委员、军委委员、军委秘书长、国防部长的侄子,活脱脱共和国有数人家啊!

如此劲爆的消息,让铁进侦知,再加上此前共事还算良好相处的过往,铁进直觉脑子正被一块硕大的馅饼砸中,让他阵阵眩晕。

说来,他铁进也非孤魂野鬼,若是孤魂野鬼,也不可能从营长的位子上专业后,短短十数年,就混到如今的位置。

可谁叫他曾担任明珠市革委副主任的老泰山,前年驾鹤西去,让他失去了最后也是最大的依仗,才弄得如今在市局的孤家寡人的地步。

如今,天降机缘,好比绝境逢生,他真怕自己一个没忍住,笑出来声来。

……

有薛安远这个军方巨头的加入,午宴进行得热烈却不热闹,因为非休息日,薛安远提议就一杯水酒,祝贺卫令煌,他薛部长发话,众人谁敢不依,一餐午宴,自然就这一杯酒水。

因着少了斗酒这个最耗费时间的程序,一餐午宴只用了不到半个钟头,薛安远停著霎那,大伙儿全搁了筷子。

吃罢饭,因为下午还有工作,铁进便当先一步告辞离去,因地偏远,薛向担心他搭车不便,便将车钥匙丢了过去。

逢了数月未见的伯父,薛向自不可能马上离去,于是便趁着薛向和卫令煌等人谈话的当口,一个电话挂进市委办公厅,跟苏晓岚请了个假,要说,薛老三现如今的名声,不知是在市委办公厅的普通干部中传开了,便是这位苏主任也对他观感大变,从原来的老成持重,一举变为“要么不惹事儿,要么就不把天翻过来不罢休”,惹祸精要请假,苏主任哪里有二话,她甚至希望这位薛主任能永远请假休息。

挂完给苏晓岚的电话,薛向又给育苗幼儿园的黄校长去了电话,给小家伙请了半天假。

薛安远倒没和卫令煌等人聊多久,个把钟头的功夫,便牵着小家伙出来了,未几,便又上了一辆普通小车,薛向屁股刚在后座落定,却发现驾驶舱无人,紧接着便听薛安远说话,让他去驾车,说要到他在明珠的新家瞧瞧。

到了薛家小院,薛安远四周看了看,最后不在堂屋落座,却牵了小家伙的手,边在院内转圈子,边听小家伙叽叽喳喳说笑话,未几,便听见嘟嘟喇叭响,原来薛向将在第二汽修厂上班的薛阳给拉了过来。

两个侄子都在明珠,薛安远自不能见一个,不见一个。

薛阳、薛原兄弟因着终年随父在外,和薛安远这个大伯见面的次数几乎一双手数的过来,再加上薛安远官位越来越高,身上的威势也越来越重,虽然薛安远也极愿意和这两个侄子亲近,可薛阳、薛原兄弟却畏之若虎。

这不,方随薛向跨进院子,刚叫了声“大伯”,他便无词儿了,剩下的谈话,便是薛安远问一句,他答一句,薛安远不言,他便不语,伯侄对话,直若对薄公堂一般。

就这么别别扭扭谈了十多分钟,见薛安远问及工作,薛阳便道现在工作挺紧,薛安远何等见识,笑着拍拍他肩膀,便让他去上班,又嘱咐记得晚上来吃饭。

得了这声吩咐,薛阳如蒙大赦,几乎小跑着蹿出门去。

时下已是晚秋,阳光虽艳,已不灼人,院内早些时候,移植的灌木苗,俩月过去了,虽未经如何细致呵护,却出落得十分美丽了,这会儿,薄薄金阳下,黄花蓝绿,高低起伏,十分惹眼,湖风徐来,荡起枝桠,簌簌落落,如吹笛啸,更蕴出阵阵清香,十分宜人。

小家伙折腾了小半天,早疲倦了,回了房间,给小白喂了饭食,便抱了睡下了。

薛向从堂间搬出两张藤椅,一张翠竹茶几,一套紫砂茶具,便在老槐下摆了,注上两杯香茗,陪薛安远聊起天来。

第八十五章 论海军

“大伯,你今次来明珠,不会是为了专程见我们几个的吧?”

替薛安远倒上杯荼后,薛老三便在椅子上歪了,两脚交叠,抵在了老槐上边,神态甚是悠闲。

薛安远知他打趣,笑道:“你小子有什么好看的,我是顺道来瞧瞧我乖女的!”

薛老三道:“即是顺道,那必然有正事儿,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您这次来,是为东海舰队的事儿吧?”

薛安远知道这个侄子心智过人,也懒得问他如何得知,笑着点点头,直接道出了因果。

原来,还是跟港岛谈判有关,虽然中枢和港英前后谈了数次,也签订了不少所谓协议,但兵法云,先为不可胜,以待敌之可胜,胜负之机,总是掌在自己手中为妙,总之一句话,打铁终须自生硬。

而我军的陆战无敌,短板仍在百年积弱之海军,恰逢今次港岛之争,军方的注意力,自然而然,转移到了海军上。

薛安远负责国防部,又兼领军事革新事宜,此番振兴海防的计划自然落到了他的手中,他今次来明珠,正为视察振兴在即的东海舰队,而数月前卫定煌的调任,也正为今日之备。

“要造航空母舰?”

薛老三咪一口茶,忽出惊人之语。

铛!

薛安远伸手给了他一下,“国家大事,岂是能随便玩笑的?”

薛向撇撇嘴,“要我说,还不如不折腾,不管怎样,港岛这回都能会来,那些小巡洋舰,海防舰,咱们现在够用就差不多了,还是先培养海军军官吧,尤其是航母航空兵!”

薛向先前那话自然是玩笑,他哪里不知是造航母对时下的共和国几乎是不可能的,别说当下了,就是三十年后,共和国也不过才刚有航母,还是买的外国旧货,实现自造依旧遥遥无期。

其实,就算这会儿国内能买来航母,恐怕天量的保养、维持经费,也是时下的共和国无法担负的。

可既然航母对时下的共和国犹如神话,那薛向为何还谏言要培养航母航空兵呢?当然,说到此处,必须提一嘴的是,航母航空兵和普通意义上的空军不同,因为航母面积对于陆地停机坪面积,无论如何相较,都显狭小,再加上一艘航母,通常得有数十架飞机,起飞,降落,包括停机,都有着极为严格而精确的要求,这种高尖端飞行员的培养,自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

再加上,此时,国内还无一所正规的海军军官学校,便是后世哪所蚌埠海军军官学校也得四年后才开建,而海军的强大和创建,绝不是有多少航母战斗群就能成行的,领袖说的好,战争的最关键因素乃是人,兴盛海军亦是如此。

而薛向之所以谏言薛安远无须多建小舰,乃是因为小舰再多,也难形成战略优势,而现有的两只小规模舰队,已然足以守护家门了,毕竟未来数十年,再无对外的大仗,能省一些是一些,好钢用在刀刃上,才是正途。

薛安远沉吟半晌,叹气道:“你小子这张嘴啊,挑刺是一流,只当当道诸公都是傻子不成,小舰该建还是得建,若是不建,难不成让那硕果仅存的几家造船厂废弃不成,造船工艺还是得在实践中提高啊,老买总不是办法。”

薛安远说罢,薛向默然了,因为他知道自家伯父说的乃是正理,后世共和国的机械制造业不就是坏在“造不如仿,仿不如买”的官僚思想下么?

薛安远见侄子沉默,宽解道:“你小子说的创办海军军官学校的事儿,倒是给我提了个醒儿,这事儿,我回头报上军委,好好讨论讨论,总之,饭要一口口吃,慢慢来吧,海军强盛绝不是一朝一夕之事。”

薛向点点头,结束了这个话题,紧接着,又问起了康桐、李红军、刘援朝、孙前进等人的情形。

要说这几个家伙入得岭南,算是进了自家地盘,联系该当频仍,容易,奈何这帮家伙一入岭南深似海,竟是一次电话也没来过,薛向得见康桐,也还是那次在萧山抓捕韩国诈骗犯朴成性的时候,在直升机上远远喊了声。

另外的李红军几人更是连影儿都没了,便是他薛老三大婚的关键时刻,这帮家伙也都没消息,今次,遇见薛安远,薛向自然少不得得问及。

薛安远道:“都不错,反正瞧着比你小子强,叫你当兵你不当兵,不到血里火里滚三回,那还算好男儿么?”

薛安远这话等于没说,反倒又将心中的执念道了出来,到底还是为薛向未曾入得军伍,而心有遗憾,毕竟他薛家人从他这一辈,可算是将门之家,薛安远三兄弟人人参军,便是薛向的亡父薛定远也是参加过朝战后,转的业。而轮到薛向这一辈,竟无一人从军,自然不能不叫薛安远遗憾。

闻听薛安远此言,薛向倒不会学北宋年间的名相韩琦叱名将狄青,来上一句“东华门外簪花游街的才是好男儿”,却也只得打住这个话题。

伯侄两人久别重逢,借着这醇荼清风,斜阳小院,倒是好一阵畅谈,这一聊竟聊了三个多小时,两人仍兴致高昂。

直到薛向忽然出言,问出一句京中局势的时候,薛安远的眉头忽然一拧,脸色陡暗,许久,才长叹一声,道:“老三,这事儿,你别掺和,也是你掺和不起的,我知道两边都对咱们有大恩,你小子也从来自视甚高,但这事儿,我都不够格,你就别乱掺和了,也掺和不明白!”

薛安远谆谆以教,神色严肃至极,薛向心下一叹,重重点头应下。

其实,以他前后世的经验,再加上阅览新近国内主流大报,早就觉出味儿来,他这会儿动问,只不过是想确认一遍,毕竟薛安远身处最高峰,可真确认消息后,他还是难免有些落寞,历史终究没有拐弯儿,好在如今只不过是稍有裂痕,还不到不可挽回的程度。

当然,薛老三也绝不会幼稚到认为自己在这件大事上,能有所做为,他寄望的纯是自己到来这个世界的蝴蝶效应,希望终究能够让最后的结局稍稍偏转。
首节上一节630/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