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579节


薛向推辞了几句,熟料赵主任热情异常,死活不答应,非说薛主任是市委办公厅核心领导,市委领导多有借重,若是住得远了,若是有个紧急情况,岂不耽误工作,再说,市委又不是没条件,怎能让薛主任出去租房。

薛主任耗不过,便道明实情,赵主任听罢,一拍大腿,说这算针大个事儿,不就是找个合适的保姆么,他包了。

赵主任盛情难却,薛向耗不过,只好先应下,心中嘀咕,若是没看得入眼的房子,坚决不去。

刚下得楼来,一辆崭新的小吉普,就开到了近前,薛向大开车门,便要去后座坐了,却听赵主任道:“薛主任,你不会开车?”

“会呀!”薛向随口应道,心下正好奇赵主任何出此问,却见车上的司机打开驾驶室,正要往下下车。

又见赵主任连连摆手,道:“小宋,你不用下来了,你载薛书记吧,我自己开!”

说话儿,便见赵主任朝门侧的另一辆小吉普行去。

赵主任话至此处,薛老三哪里不明白,原来这辆新车,是给自己的座驾。

说起来,时下,明珠就是再发达,也脱离不了时代的局限,自然不可能给区区处级干部配上专车。

而这处级干部不能有专车,可整个处级单位总得有专用车辆吧,而专用车辆分配到具体单位后,除了留下一二真正用作公用外,剩下的自然又是按级别分肥。

市委督查室份属核心单位,常常需要下到地方办差,分配用车自然多多,就拿时下来说,整个督查室不过三四十号人,分配用车就多达七辆。

而眼前这辆新车,显然不是督查室的车,光看色泽就知道是未经使用的,这时,赵主任送出,显然是想做个人情与他薛主任。

这点,薛向自然知晓,虽然同品同级,谁叫督查室主任的权力比之赵主任这位综合室主任大上了百倍呢!

既然弄明白了这辆车是何意思,薛向哪里还会真让小宋开车,若真如此,那就是登鼻子上脸,不识趣了。

因着要去接苏美人和小家伙,薛向自然开车在前带路,赵主任在后跟随,原本就不过十几分的脚程,开车,自然瞬息就至。

薛向到了那家德国风情的咖啡馆,推开门,在原先安顿两人的位置却没见着人。

这一惊,可真是非同小可!薛向的魂儿差点儿没飞出天去。

不管不顾地,来到吧台,一把就从吧台里将收银外国佬给拎了出来,紧接着一句英文,就飙了出去。

谁成想,不待那外国佬回话,身后便传来小家伙咯咯笑声,宛若银铃。

薛向扭过头去,不是小家伙和自己老婆还有何人,不过这会儿,二人身侧还立着个金发蓝眼的高个外国青年。

“跑哪儿去了,不说了让你原地等的么,可吓死我了!”

冲那吧台收银员道个歉,薛老三便呵斥出声了,刚才他确实吓坏了。

第二十八章 敛妆容

苏美人瞅见薛向急赤白脸的样儿,心下没由来一阵快慰,至少这个男人还是在意自己的。

可刚想到这儿,苏美人又觉自己是在轻贱自己,他是自己老公,不应该爱自己么,怎么这家伙稍稍在意下自己,自己就会感动!

“噢,你就是苏的新婚丈夫薛,恕我直言,你太粗鲁了,对待苏这样的女孩,你怎么能粗声粗气呢!”

苏美人未曾接口,这洋人先说话了。

此间,有洋人,薛向并不惊奇,本来就是洋人开的嘛,只是,他没想到苏美人这冰冷性子,这么会儿功夫,就能跟这洋人聊得火热,以至于连自己的情况都有告知,这也太离谱了。

忽地,薛向想起了曾经在老莫时,也就是第一次遭遇陈坤那天,也是有个叫杰克的洋鬼子跪地向苏美人献花求爱,一念至此,薛向便道:“你也是我老婆的同学?”

那洋人微愕,忽地竖起大拇指,“苏说得不错,你果然聪明,我的确是苏在斯坦福大学的同学,我叫亚伦·保尔,你叫我保尔就行,需要提醒你的是,我和杰克那个失败者不同,我现在担任花旗银行驻沪代表,另外,我很欣赏苏,希望她能过得幸福!”

这就是洋鬼子,既自信又直率,奈何薛老三是一点儿也不喜欢。

想来也是,任哪个老公被人当面说欣赏他老婆,并希望他老婆过得幸福,心中也会咯应,很明显这话的潜台词是,如果你不能给他幸福,就麻溜儿闪人,换我来。

薛向确实想闪人,不过是想离开这个鬼地方。

“保尔是吧,既然你知道她是我老婆,就该知道我们中国妇女最讲究三从四德,至于三从四德,是什么,我就不细说了,你可以慢慢钻研!”

说话儿,薛老三一手牵着一个,便撤出门去,留下一脸错愕的保尔,嘴里嘀咕着“三从四德,那是什么法宝,能让女人死心塌地?”。

……

赵主任结交薛老三,看来是下了死力气了,陪同一连看了十几间房后,仍旧毫不放弃,非要陪着薛向继续找下去。

这股至诚的劲儿,弄得薛向都不好意思敷衍了,差点儿咬牙应下这最让他不喜的单位筒子楼,“赵老哥,我是真不好意思你再帮着忙活下去了,实话跟你说吧,我这人喜欢安静,宁肯住茅舍,也住不惯这筒子楼,先前本想敷衍过去就成,谁成想你老兄如此盛情,真叫人感动啊!”

官场上就是这样,搞关系几乎是必备技能,这不,就一会儿的功夫,赵主任就执意让薛向以老赵呼之,薛向无奈,只有应他。却说薛向这番话,也绝非应付,而是实话,这大热天的,人家一个大处长,忙帮到这份儿上,是真够意思了。

“行了,你老弟就甭跟我客气了,要是就你老弟一人,老哥我保管早撂挑子了,这不是还有我弟妹和小妹妹嘛,她们住不好,我怎能放心!”

忽地,赵主任一拍大腿,“薛老弟,按你的意思,你只要安静,环境不错,和能方便我这小妹妹念书就好,当然,保姆的事儿,咱们另说!”

“怎么,有这样的地方么?”薛向问道。

“那太有了!”

赵主任一指马路对面的小区,“对面就有栋小宅院,是咱们市委办的,就因为在市委家属区外,所以,至今无人肯要,别人都不要的,我又怎能安排给老弟你,不过,这会儿,我看出来了,你老弟绝对不是爱慕虚荣的俗人,再说,你老弟也不需要非要市委家属区作招牌,来显示身份,你看如何,要不要过去看看?”

薛向自然无须市委做招牌,他是避之唯恐不及呢,这会儿,听说还有这么个去处,他自然乐意去瞧瞧。

谁成想,这一去,薛向就挪不开眼了,便是小家伙也撒欢一般,在院里蹦来蹦去,这环境,他们实在是太满意了。

这独栋小院,四四方方,主屋一厅俩卧,两侧各有一厨一卫,剩下的就是一个小院,院里一半空地辟出个菜畦,因着年久无人居住,菜畦荒芜,生了不少杂草,小院面积不大,总共不过二百来平,可前有菱角湖,背抵中山公园,两里开外,就是市委机关幼儿园,再加之,周边,风景秀丽,环境宜人,既有写意山水,又有农家小院,于薛向而言,真是再好也没有了,闹市之中,能觅得此地,薛向欢喜得真想仰天大笑。

瞅见薛向三人的表情,赵主任便知道大功告成了,心下更是高看薛向几分,毕竟这年头,不爱楼房,愿住矮屋的,那才是好人家出身呢。

“赵老哥,多谢多谢,这地方我十分满意,真真是多谢了,这份情,老弟我记下了!”

薛向这番感谢,真是发自肺腑,“本来,今晚无论如何,该我做东,单独相请老哥,奈何今天第一次督查室的同志们见面,和他们约下了饭局,若是赵老哥愿意,晚上一道去如何?”

赵主任,连连摆手,“你我自己兄弟,何必见外呢,咱们要喝酒,有的是机会,今晚,我就不去掺和了,你老弟灵醒点,可别让他们灌醉,督查室可是很有几个酒疯子!得了,保姆的事儿,老哥我记下了,三天之内,保证办妥,这会儿,我就不打扰了,想必你和弟妹还得着紧收拾屋子,对了,有用得着的,千万开口啊……”

又是一番热情招呼后,赵主任方道告辞,薛向和苏美人直将他送到对面的路上,方才折回。

定下了满意的房间,薛向瞅瞅时间,已近五点半了,距离晚宴不过一个半钟头,今晚,他是东道主,虽说未必要早到,却无论如何不该迟到。但这新居,房屋虽然齐整,可空空荡荡,无有家什,家具什么的都好说,可以明天整,可被褥,蚊帐之类的,却是拖延不得。

好在有了配车,速度快些,时间应该够用。
首节上一节579/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