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509节


而这心中不平,就更好理解了。想当初,薛安远六十大寿时,薛家人举旗,安在海便发了雷霆怒火,觉得新收的小弟叛逃了。当时,安在海便惹得安老爷子震怒,给赶出家门,严令不在吴中干出成绩,不得回归。

虽然事后,有薛向画得一套双木相扶的草图释疑,安在海还是不能完全释怀。只是后来,时日久了,薛家人气象渐成,安在海便慢慢认同了此事。

可这认同,也是有前提的,前提就是这“双木相扶”,得主次分明,大小有别,薛家人得稍逊安家人一筹。

本来,实际情况亦是如此,安在海亦未生出别样想法。

可现如今,军神疾发,问题就出来了。若是让薛安远顺利顶上那个位子,那薛家人岂不是跟安家人平起平坐了,何来主次分明?何来大小有别?

即便是,薛家人如今底蕴不足,可单看薛安远的年纪,熬上十几,二十年,都是大有可能,届时,老爷子骨头恐怕都冷了,主客岂非易势!

正是出于这番筹谋,安在海才使了这手段!

说起来,这也是人之常情,安在海为安家后来计,自是应当应分,算不上真对薛家人生了敌意。

却说,安在海这番话,虽然说得隐晦,可堂间俱是明白人,便是心机最少的安在江也立时回过味儿来,及时喝止出声。

安在江对薛向那是纯作了后辈欣赏,再加上,薛向又救了他男人的尊严,几乎等于救了他半条命,所以他对薛向是维护到底的,更兼之,他军人本色,对这种政治上的旮角即便是一清二楚,亦不愿先窝里乱!

安在海的心思,老爷子自然清楚,是以,方才,条件反射一般,就冲他瞪了眼睛,可瞅见安在海波澜不惊的脸色后。

老爷子心中忽地一掉,薛向到底会不会来?

以老爷子如今的气象,自然不会如安在海那般小肚鸡肠,担心薛家人超过了安家。先不说,他远远胜过薛安远的资历,功勋,就是薛安远永远无法跨越的天堑,即便是薛家人真得超越了安家人,老爷子亦不会看得太重,因为老爷子深知,没有前年的门庭,盛衰消长,乃是自然规律,强求未必是福,更何况,以他对薛向的了解,即便是薛家人真得胜过了自家,有薛小子在,安家人还有几代荣华。

此刻,安老爷子挂心的是,薛向到底是不是那视名利过感情的家伙,虽然累次交往经历,他已然熟知了薛向的脾性,可事到如今,关心则乱,安在海一句话,仿佛挑中了老爷子的心魔,让老爷子这颗强大的心脏,也急跳起来。

堂间灯火幽暗,炭火却是汹汹,老王已经加二道炭了,屋内依旧无声,外间仍然飞雪。

老爷子的面色和心绪已然完全沉浸下来了,安在海却是坐立难安起来,很显然,薛小子又一次让他意外了。

叮铃铃,叮铃铃……

桌上的电话,忽然跳了起来,安在海面色一喜,一个侧步,抢过电话,听见那边人声,笑容越发灿烂了。

第三百四十五章 几家欢喜几家愁

“爸爸,是薛小子,找您的!”

说话儿,安在海便笑着将话筒递了过来。

安老爷子冷冷扫了他一眼,接过话筒,喂了一声,便住了口。

“老爷子诶,这么晚,你还没睡啊,我打个电话就是问问你睡没睡,别多想了,老话说,生死有命,祸福在天,咱们党员虽不信鬼神,可因果相循的规律还是得认的,老前辈为国为民,种下偌大善因,自然收获善果,相信他老人家吉人自有天相,您就别操心了,操心也没用,我看您还是趁着北风吹,被窝暖,赶紧着睡吧,再拖回儿,过了点儿,您老就是想睡也没觉啦……”

电话那头的声音温润,老爷子握住话筒霎那,心脏真得抽搐了一下,可听着薛向这荒腔走板,不着调的一通乱扯,没由来地放松下来,仿佛对老战友身体的担心,这一刻,都消失殆尽,心念一起,便忍不住道:“你个混小子,满嘴跑火车,老子睡不睡得着,跟北风有啥子关系,还有,你满嘴神神叨叨,一会儿党员不信鬼神,一会儿又给老子扯什么生死有命,祸福在天,前言不搭后语,发癔症了……”

霎时间,老爷子滔滔难绝,话音未落,安在海一张方脸就变了颜色,尽管,他听不清薛向到底和老爷子说了什么,可老爷子这语气变化,只要没聋,都能听得分明!

“薛小子难不成成了精,还是自己真的小人之心了……”

霎时间,安在海心念万端。

就在他沉吟之际,啪的一声,老爷子把电话挂了。

铛的一下,安在海尝到了自十八岁后,几十年都未尝到的板栗!

安在海捂着脑袋,直龇牙,未及分辩,老爷子冷哼一声,转身就回房去了。

……

今夜无眠的人,注定很多,安老爷子刚转身进房的时候,江歌阳拖着疲惫的身体,正从车上缓步下来,江家门前,那盏江朝天为江歌阳亮起的路灯,一如五年前,璀璨光明。

江朝天紧走几步,搀住了江歌阳,不等说几句体己话儿,右侧的车门也打开了,步下一面目俊朗的中年人来。

江朝天瞅见那人面容,笑道:“丁叔,你也来啦,快进快进!”

这面目俊朗的中年人不是别人,正是季老秘书,中政老干局副局长丁世群!

入得江歌阳的书房,江朝天替二人倒上茶,安静地坐了回去,并不急着开言。

两年过去了,江朝天这位昔时的阴狠衙内,气质大变,面目温和了不少,静静一座,气度俨然。

丁世群喝口茶,笑道:“朝天啊,你倒是越来越像江公了,不仅气度越来越接近,便是这升官的速度,怕是也要追上啦,年轻一代,我看当以朝天为翘楚!”

江歌阳摆摆手,“年轻人本来就心浮气躁,傲烈骄矜,世群还是别捧他了,他有几斤几两,我清楚得很哩,比之驽马,算是麒麟,比之麒麟,那就是驽马!”

“江公何出此言?朝天这等才俊,怎会跟驽马扯上关系,我劝江公还是不要求全责备才好呀!”

丁世群和江家父子相交多年,不仅知道江朝天智谋无双,更是清楚江歌阳有多宝贝他这个公子,便是人前,也毫不吝啬嘉许,今次,竟罕见地批驳了江朝天,怎不叫丁世群惊诧?

“我哪里是求全责备,方才你不是说年轻一代,他算翘楚么,此言大谬啊,我看薛军委家的公子,才是人中龙凤啊!”

说话儿,江歌阳抬手替丁世群兑满了水。

丁世群沉吟俄顷,拍腿道:“想起来了,江公说的那个什么薛三篇吧,那孩子的文章写得确是极好的,季老都赞赏过的!”赞罢,又疑道:“不过,也终究是个摇笔杆子的,哪里及得上朝天腹有良谋,胸隐甲兵,光看朝天在洪水县两年,将当地打理得井井有条,村务公开栏的创举,可是上了党校研究课题,这等作为,那位薛三篇只怕是比不了吧。”

丁世群说罢,江歌阳笑笑,没有接腔,端起碗来喝茶,心下却是十分无语,这位丁局长什么都好,就是目光狭隘,只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儿,可偏偏人家就是如此行事,还能大获成功,听说今次换届,他一任省部一号,只怕是定了的。

想想,江歌阳就觉得有些滑稽,真是龙有龙道,鼠有鼠道,个人有个人的造化!

江朝天瞅见江歌阳眉峰三寸,便知老父思想,老爷子瞧不上这位丁局长,他却知道也是得罪不得,当下,接茬道:“谢谢丁叔夸奖,若是往日,我定是照收不误,不过,今次却是不行,我爸爸说得不错,那位薛公子确实胜我多多,两年前,我和他同时从京城下到地方,当时他常委副县长,我是正处级副书记,两年过去了,人家成了强过书记、县长联手的正处级副书记,我不过是个县长,半级未动。”

“当然,说升官就俗气了,当官终究还是得给老百姓办事儿,可论这工作成绩,那位薛书记又甩下我不止八条街,人家接收的是个贫困县,短短年余功夫就甩脱了贫困县的帽子,又一年,招商引资近亿元,创汇近三千万美金,如此政绩,小侄我望尘莫及,更惭愧的是,我还年长那位薛书记三岁。如此算来,升迁速度,执政成绩,当下年龄,我俱是完败,丁叔说说,我爸爸拿人家比麒麟,过不过分?”

说起来,江朝天和薛向,真是天生的对手,几乎同样的显赫背景,同样的年轻有为,同样的智慧卓绝。

二人从见面那刻起,就知道是对上了,既然对上了,对方的一举一动焉能不加以关注。细算来,薛向和江朝天已有两年多未见,可虽是未见,彼此的情况却是了如指掌。

江朝天知道薛向在萧山县的威风、成就,薛向何尝不知道江朝天在洪水的霸道、功勋。

不过,二人都是人中龙凤,即便是对上了,也绝不会没气度到靠贬低对方,来抬高自己。

正如眼下,江朝天历数薛向种种,声音诚恳,语气至诚,绝类古之君子。

闻听江朝天此言,丁世群久久不语,忽地一击掌,“没想到这薛三篇还真是文武双全啊!”赞罢,又道:“朝天,你也不用妄自菲薄,冲你方才的这番话,你就绝对不输此人,胸襟气度,才是男儿存身立世的根本嘛!薛三篇有武功,你有文谋,俱是一时俊杰,谁长谁短,这会儿下决断还早着呢。”
首节上一节509/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