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45节


小家伙的这个位置确实不错,第一排,正中间,也难怪有人追捧、争抢,可也不至于这么多算得上人物的家伙们一块儿抢啊?纵算薛向长着颗七窍玲珑心,一时也猜不出原委。原来,事情本没这么复杂,最开始只有两个人争,争着争着,到来的官爹越来越多,事情就这么糟了,自觉没有胜算的早早退去,就剩了这么一群半大不小的官僚争持不下。本来也不算多大个事,前几排的位置都不算差,可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我凭什么退让啊,我这一让,不就显得我不如他了么?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一上升到自己脸面的高度,谁也不肯退让一步。什么?你是局长,我还是厅长呢。你是厅长我也不差啊,我可是部委的司长。你们政府部门的再牛,也管不了我这个团长。一帮大小官僚的官僚作风一发作,可苦了李大园长,人家是耗子钻风箱——两头受气,他是耗子进了风门——八方着火。

见薛向蛮横地把坐位抢了,一众人等自是不服,可又不敢说出来。薛向有意无意撩起下摆,露出的手枪,可被他们看在眼里。一般人持枪,他们不怕,最怕的就是这种毛头小子拿枪,一个热血上头,搞不好就给你来一枪,那可就冤死喽。见玩儿横的不行,于是有人就开始讲理:“凭什么这位子就是你妹妹的呀,得老师说了算。”这小子不好对付,咱冲老师来,你再牛,你妹妹不也得听老师的不是?

“这就是我的位子,期末放假时我得的大红花最多。老师说了,谁得的大红花最多,这个位子就是谁的。”小家伙童声稚嫩,说得一众官僚老脸发红。

薛向亲昵地拍拍小家伙的肩膀:“小宝贝,不用理他们,有大哥在,我看谁敢抢你的位子。”

陈大河一双不大的眼睛转得飞快,心里也活泛开来。看这小子的牛皮鞋,军装短袖、长裤,还有配枪,莫非是军队中人?看他年纪轻轻就有配枪,搞不好是哪位熟人的警卫。你们政府部门再牛,还不是奈何不得咱军方区区一个警卫,看我老陈拔了头筹,露一把脸。

“小同志是哪个单位的,我是325师71团团长陈大河,说不定和你们首长还是老熟人呢。怎么,今天给老哥哥个面子?”陈大河目光灼灼盯着薛向,胜利就在前方。

“喔,原来你就是陈团长呀,久仰久仰。”薛向似笑非笑地恭维道,他哪里认识什么团长,他现在眼皮子深得紧呢。陈大河未觉,大喜过望,正待趁热打铁,一举拿下,薛向又说话了。

“在下的首长,不光陈团长认识,诸位应该都认识,至于是不是熟人,我回头问问老头子。”说罢,薛向拿出军官证展开,上面四个黑色小字晃得众人发晕,安办两个血红大字,仿佛两把利箭射来,众人只觉遍体生寒。

这回踩到雷了!

安办的大名谁人不知,哪个不晓?安家不仅在军界影响力惊人,在政界亦开始大展拳脚,岂是他们这群小官僚惹得起的。众人二话不说,和薛向告个罪,把孩子推给两位老师,灰头土脸地撤了。其中尤以陈大河最为狼狈,跑得急了,一头撞在门框上,竟不稍停片刻,一阵旋风般跑了个没影,只留下地上点点血迹,昭示着他曾经的存在。

第七十二章 最谢檀郎一片心

时近正午,金碧辉煌的莫斯科西餐厅并没有多少食客,足以容纳上百人同时就餐的主餐厅此刻也不过坐了二十来桌,薛向和柳莺儿正是其中之一。他们坐在最外侧一端,紧挨着玻璃橱窗,眼眸的余光足于观赏到主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流。这并不是薛向第一次和柳莺儿共进午餐,不过带她来品尝老莫的西餐还是头一回。柳莺儿似乎耳闻过老莫的消费高昂,一开始说什么也不答应来这里就餐,听说一顿午餐的花费,差不多是自己十来天的工资,她心疼檀郎的钱包呢。还是薛向再三保证只此一次,见识过就算了,柳莺儿不忍拂了他的美意,方才点头应下。

康复以后,薛向再没什么顾虑,中间的那层薄纱一被挑开,他再不似从前那么怯懦、犹豫。他开始大胆的追求,屡屡去接柳莺儿上下班,当然,下班之后一起吃饭自然是题中应有之义。自打共过生死以后,两人的感情有了质的飞跃。他们之间的交往并不似那种缠缠绵绵,一刻也分不开的痴男怨女,而是淡淡融融地相处,不见会想念,相见了彼此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心中所想,仿佛练就“他心通”一般。这种感觉很美妙,两人贪婪地沉醉其中。这些日子,他们一块儿去过香山,在满天红叶下吟诵普希金的长诗,也相互搀扶地攀登了长城,八达岭上相互依偎,纵览风光……

“两位同志,请问要点些什么?”身穿黑色“布拉吉”连衣裙、外罩纯白小围裙的女服务员送上菜单,温声问道。

“莺儿,你点。”薛向接过菜单,递给了柳莺儿。

柳莺儿慌乱地摆摆手,“你点吧,简单点就好。”她第一次吃西餐,难免有些紧张,她知道出入此地的多是归国人士(驻外使馆的工作人员)、机关干部、大院子弟等,怕在人前出了洋相。

薛向知她所想,亦不推辞,他在老莫早吃得油了,哪里用得着菜单,当下就直接报起了菜名:“罐焖牛肉、奶油烤鱼、奶油蘑菇汤、奶油烤杂拌、蜜制鹅肝,金枪鱼土司,除汤以外,都是双份。”他点的都是平素爱吃的,也是老莫的特色菜。

侍者记好菜名,正待离去,却被柳莺儿叫住:“等等,菜单给我,那是他要的,我的自己点。”她反悔了。薛向报了一长串菜名,听得她花容失色。

女服务员笑了笑,显是知道怎么回事儿,把菜单递还柳莺儿。柳莺儿粉面羞红,瞪了薛向一眼,打开菜单,寻找着理想的菜肴。“嗯?罐焖牛肉,三块、奶油烤鱼,五块、蜜制鹅肝,四块五……,天啊,这都是什么价啊。”她心中惊骇,照薛向的点法,这一餐岂不是吃掉自己一个月的工资?

“一份蔬菜沙拉,一份土司面包。”柳莺儿颤着心肝儿,忍痛选好两道菜,把菜单递给侍者,又狠狠瞪了薛向一眼。

薛向挠了挠头,回了个微笑,对侍者努努嘴,后者会意,含笑去了。柳莺儿瞧见他这番作为,知道他的意思,悄悄在桌底踩了他一下,算是默认了。

“带你来享受的,可不是来受罪的,别板着脸啦,会长皱纹的,只一次,咱就当尝个鲜。”薛向早和她混得熟了,说话也越来越自然,熟捻中的调笑自然也就多了起来。

“还是心疼。”柳莺儿翘着嘴,抿了抿饱满的红唇。

“放心吧,这回保管不用咱自掏腰包。”薛向早窥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朝西北区的就餐点走去,他心中喜道:饭辙来了。

“嗯?你不会打算吃霸王餐吧?”柳莺儿眼睛泛起了星星,脸上亦是写满了兴奋。显是对吃霸王餐这种在她看来颇具传奇性质的活动大为好奇,潜意识里居然有些跃跃欲试地冲动。

“想什么呢,傻丫头。”薛向揉了揉她的脑袋,笑道:“真吃霸王餐,你不怕?”

柳莺儿不满地推开他的大手:“以后没有我同意,不准摸我脑袋,我比你大呢。”说完,突然,眼中的光彩淡了下去,她对自己比薛向长两岁一直耿耿于怀呢。

薛向无可奈何地住了嘴,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尽管他觉得柳莺儿的这种观念傻得可笑。可柳莺儿终究不能脱离这个时代的认知,她就觉得自己比薛向大,不好。至于哪里不好,她自己也说不上来,世俗中约定俗成的观念压得她透不过气来。至于“女大三,抱金砖”什么的,在她看来,掩饰的意味远高于解释。

薛向伸出手轻轻握住她晶莹剔透的玉手,微微用力,给了她个温暖的眼神。柳莺儿也不愿檀郎担心,另一只手覆盖在相握的两只手上,摇了摇。两人脉脉不语,温柔相对。

正是:你侬我侬,忒煞情多!

十分钟后,第一道菜,奶油烤鱼端了上来,一尺来长的鲈鱼炙烤得金黄,瓷盘中的蘑菇,番茄,洋芋头被奶油和干酪末凝固在鲈鱼周围,老远就闻到一股浓浓的奶香。两盘烤鱼被侍者小心地放好,然后做了个彬彬有礼的姿势示意二人请用,然后小步退开。

“好香啊,莺儿,要不要来点红酒。这里的特产是烈酒喀秋莎,苏俄的名酒噢,要是你不喜欢烈酒,咱们上红酒吧,我知道这里有一种咱们国产的红酒,味道也不错的,咱们来些?”薛向起身帮柳莺儿系好餐巾,小声地在她耳边说道。

“你点了那么多,我哪里有肚子喝酒,不吃完就浪费了。”柳莺儿的小农意识又发作了,白了薛向一眼:“故意吃什么西餐,想看我出丑吧,刀叉怎么用,我都不知道,别人会笑话的。”

“谁敢笑话,咱们俊男美女一道吃东西,让他们免费欣赏,不收费就算他们赚着呢。”

“就你嘴滑,吃饭啦,一会儿该凉了。”

柳莺儿果然对刀叉的使用笨拙之极,纵使薛向手把手地教她,亦是学之不会。眼看仙子的峨眉聚敛成峰,脸色也越来越冷,薛向又怎能独自享用美食。他伸手拿过柳莺儿的餐盘,右刀左插,双臂挥动,一片片鱼片飞速诞生,片片薄如蝉翼,大小均匀,厚薄相等。邻座的食客早主意到这边俊男美女的组合,薛向的神技自然也全落到他们的眼中,个个惊得目瞪口呆,进而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惹得相邻几桌的食客频频朝这边观望,亦不知发生了什么。

薛向朝邻桌拱拱手,算是谢过掌声,接着把切好的烤鱼推回柳莺儿的面前,“请吧,尊贵的女士。”

柳莺儿早已羞得满脸通红,见薛向打趣自己,横了他一眼,也不说话,开始享用自己的美餐。薛向这桌因为点的食物相当之多,餐厅特意给他们上的银质餐具。原本老莫早期一直使用银质餐具,不知什么原因(你说什么原因呢,亲爱的读者),餐具飞速地丢失,老莫也渐渐承担不起这种损失,后来就用普通餐具代替了。柳莺儿小心地叉起一片金黄的烤鱼,放进嘴里,霎那间,浓郁的奶香直冲肺腑,香甜的分子在每一个味蕾上跳跃。奶油烤鱼真的很好吃呢,臭小子真会享受呢!

一道道菜肴依次呈上,薛向知道柳莺儿的饭量不大,她的每一份菜肴,他都会移过来大半,不然后面的美食还没端上来,她就吃饱了,岂不遗憾。一餐饭吃了一个多小时,柳莺儿早早地放下了刀叉,小手撑着美丽的脑袋,温柔地看着薛向据案大嚼。她作剧似地盯着薛向把最后一滴奶油蘑菇汤也喝了下去,才满意地笑了:叫你点这么多,活该,撑着了吧,看你以后知不知道节约。

薛向喝光最后一口汤,抬头见柳莺儿正在擦嘴,雪白的餐纸擦过红润饱满的嘴唇,美艳极了。

“你这就吃好啦,我才混了个半饱。”薛向有些惊讶,柳莺儿的四五盘食物大多数被他下了肚,怎么就吃饱了呢。

柳莺儿更是惊讶,愕然道:“天啦,你还没吃饱?”

薛向点点头,说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本人才混了个三成饱而已。”他倒没有打诳语,看似他消灭了七八盘食物,可西餐通常都是大盘小食,以他三斤干货的饭量,又如何能饱。

“咱别要了吧,要不咱去别的地儿再吃?”柳莺儿真有些心疼呢,她看过菜价,细细一估算,这餐饭至少要三四十块,这怎么得了。

薛向有些无语,他自问自己已到了有钱没地儿花的境界,可眼前满是烟火气的仙子不知道啊,自己总不能说“我是万元户,这点钱,小case”,那才叫掉价呢。薛向正待要答应,餐厅的一角陡然起了一阵喧闹,紧接着就听见噼里啪啦瓷盘碎裂的声音。

……

“怎么?老子点的菜,你也敢抢?”阴京华一脸的不屑,流光水滑的白衬衣扯开了扣子,露出满是长毛的胸膛盯着来人,脚下满是摔碎的磁盘碎片。

“好好好,好胆,我们天少看重的东西还有得不到的么。你也不满四九城打听打听,咱天少是什么人物,我看你是活腻味了。”一个西裤衬衣的长脸青年手里拿着点着的香烟,朝着阴京华三人弹拨着烟灰,另一只手端着一个盛满菜肴的瓷盘,绕道身后,显是怕烟灰沾了上去。

阿猫阿狗也来踩老子?阴京华怒不可竭,立时就要扑上去,却被陈佛生一把拉住,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阴京华的脸蛋瞬间就变了颜色。

第七十三章 杀人非止头点地

原来,今天阴京华特意宴请陈佛生和张胖子。苦于长久以来在京城顽主圈打不开局面,他不得不放下身段宴请顽主圈里新进红人——陈佛生,来指点迷津,传授经验。阴京华在四九城已经混迹了一段时间,自也知道几个月前的陈佛生也不过是个人见人菜的苦哈哈。短短时间内,人家居然翻身农奴把歌唱,在顽主圈里混得风生水起,几次顽主们摆席,陈佛生都坐了主席,自己提了不菲的礼物,才勉强给自己在角落安了位置。待遇之差,两相对比,悬殊之大,一至于斯。一番考量后,他就把主意打到了陈佛生身上,他不是没想过走薛向的门路,电视机他也送了,可情况还是没有多少好转,关键是他打心眼里有些畏惧薛向,怎么也亲近不起来。他只好当面锣、对面鼓地请陈佛生传授绝技,于是就有了今天的会餐。至于张胖子则是他请得说客兼中人,他不好说、不好问的话可以暗示张胖子代他咨询,反正这胖子一直和自己挺热乎。

本来会餐在友好、和谐的氛围下展开,结果就为了一道菜和邻桌的江朝天一伙起了龌龊。原来最近老莫西餐厅频繁接待外籍宾客,餐厅领导就特意准备了一道名菜“黑松露煎海鲈鱼”以飨贵客,恰巧阴京华的老子参与了一次外宾接待,回到家里就对这道菜赞不绝口,阴京华听了就记在了心里。这不,几人吃着聊着,他就想起了这道菜,张口就喊来了老莫的经理老马要这道菜。阴京华不知道松露的珍贵,人家经理可是门儿清,这可是招待外宾几经周折才寻摸了一点,怎么能让你这毛头小子浪费呢?

阴京华灌了点马尿,见老马推诿,不肯给自己面子,当时就要发作。老马生怕他一番闹腾惊扰了别的食客,脑筋一转就想了个主意。当下,老马就说菜有是有,可价格太贵一百五十元一盘,要先付钱才能上菜,说着就把松露的价值和功效做了个介绍,以示自己明码实价,童叟无欺。他打的主意就是让阴京华知难而退,要知道松露价值堪比黄金,都是论克出售,毛头小子怎么消受得起。他哪想到眼下碰到的不是一个纨绔而是两个,外加一个有钱的胖子。三人一听,大喜过望,没想到今儿个还淘着宝了,享受一把国宾的待遇,张胖子大手一挥“这钱老子出了,赶紧上菜。”说着就把钱给付了。老马这下没招了,人家钱都付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了,垂头丧气地去厨房招呼做菜,心里哀叹这最后一点宝贝就便宜了这帮土包子。

阴京华满意地拍拍张胖子的肩膀说以后咱们就是兄弟了,有需要直接找我,绝对没二话,一时间两人打得火热。这“黑松露煎海鲈鱼”一端上来,立时热气蒸腾,香气弥漫,三人齐齐闭了眼睛,放开嗅觉,陶醉在这诱人的香味里。就在这时,隔壁的桌子拍响了。但听邻桌嚷嚷着“好香,好香”,吆喝着老马照着阴京华那桌的这道香菜也做一份。三人听得好笑,这菜岂是说有就有的,级别不够吃得着吗?三人正待动筷,那盘香气四溢的黑松露煎海鲈鱼却被人伸手端了起来。
首节上一节45/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