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380节


周明方心思圆通,那日会后,除了想不通丁龙为何剑指薛向外,对贾文和,张立君,刘目中的目的却是猜了个透。在他看来,孔亮这种蠹虫,百死不足以赎其罪,贾文和居然为了此辈,昧着良心打击好同志,简直就是助纣为虐!

这会儿见贾文和如此正话反说,周明方哪里还忍得住火气,立起身来,冷道,“我记得前几天,贾专员还说薛向浮夸风、抽风,这会儿,人家把车卖出去了,你又说人家的销售方式野蛮霸道,我真不知道这种买卖自愿的行为,怎么就让文和同志你看出了霸道,照你的意思,卖不出去是浮夸风,瞎搞,卖出去就是野蛮,那干脆人家薛向同志就别折腾了,早早请辞,想必那样才和你文和同志的心意。”

周明方起了真火,再顾不上含蓄隐讳,竟明明晃晃地奔贾文和去了,最后一句话,更是暗讽贾文和私心自用,听得贾文和老脸骤红,眉峰急跳。

“明方专员,话不能这样讲,我不否认薛向的销售方法巧妙,也承认他取得的成绩,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种投机取巧的手段是不是太过下作,有诱导消费的嫌疑,要知道自行车可不是萝卜白菜,不是一般家庭能承受得起的,他薛向这样搞,岂不是在助涨奢侈浪费。另外,五金厂的自行车售价畸高,已经可以算作是坐地起价,投机倒把了。最后一点,也是最重要的,五金厂这种脱离轻工局,不纳入供需计划的工厂,还采取这种取巧销售手段,是对我花原地区另外两家自行车厂的最大不公平。明方专员,总不能五金厂脱钩是您主持的,这五金厂做什么都有理吧?”

这个层级的领导压根儿就没有简单绝色,周明方刚给了一刀,贾文和立时便还了一剑,刀剑相向,毫不逊色。

贾文和无理搅三分,周明方十分不满,便待回应,黄观咳嗽一声,说话了,“文和同志,看问题还得客观啊,就你的看法我谈三点。第一,你说五金厂的销售办法下作,有投机去巧的嫌疑,殊不知商场如战场,只要不违反律法,施展何等销售策略,就不是我们该置喙的了;第二,你说五金厂在助涨铺展浪费,我没看出来买自行车怎么就是浪费,哪家那户不缺这玩意儿,如此一个实用工具,怎么就跟浪费扯上了关系,按你的意思,用不起就不用,才不算是浪费,五金厂发挥能动性,创造性地解决了许多老百姓的实际问题,反而成了错误?第三,至于你说的对另外两家自行车厂不公平的事儿,我想想都替他们脸红,自己没本事,跟风不成,就找政府麻烦,我看这些家伙都是惯的,惯得他们现在是‘坐着吃,睡着想,没了粮食就找党’,养猪都没他们这么自在!”

黄观最近两次常委会,风格大变,浑没了半点曾经的那种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味道,反似剑花秋莲光出匣,凌厉得一塌糊涂。

黄观原本就是隐隐与陈建,丁龙并肩的大佬,平日里,却是寡言少语,极少显露锋芒,这两次频频亮剑,且亮出的皆是决一死战的气势,弄得诸位同僚皆是莫名其妙,摸不透黄书记唱哪出,往深里想,又怕这位黄书记收到什么高层的嘱意,不然何以如此猛冲猛打。

一想皆想,想得多了,就谨慎了,是以,除了丁龙、贾文和,周明方这三位和五金厂关联甚深的委员外,其余委员压根儿就不愿往里掺和,敌情不明,贸然插入,可是蠢事。

却说黄观话音方落,丁龙便拍了桌子,今次,丁专员的火气实在是太大了,他也没想到手拿把攥的事儿,竟然又出了这等岔子,想他堂堂行署专员,两次出手竟然没收拾了一位小小的副县长,别人虽然不知道,可他丁某人想想,脸都会发烧。

丁龙方要发飙,办公室的大门忽然打开了,陈建秘书邹文龙急步冲冲,步进门来,手中拿着一本绿色的文件,文件上四个红色的隶书大字极其醒目“参考消息”。

这下子,不仅丁龙闭了嘴,便是所有委员的目光也被那本绿色的文件牢牢的吸引住了。

说到这内参,可是鼎鼎大名,乃是新华社和百姓日报联合刊发,其中消息报道的深度和广度绝非世面所见,而阅读者的级别通常极高,几乎是明定了部级以上干部方有阅读权限。而整个花原地区,也只有陈建这位资历和功劳都极高的老书记,方才以正厅级别获此殊荣,有阅读内参的权力。这也是丁龙最为艳羡和敬畏的地方,每每想到此事,他就明白了自己和陈建在高层心中,绝不是平级,而是上下级。

邹文龙此时带着内参进来,陈建知道定然是内参上有了劲爆的消息,因为他极其信任这个秘书,即使是内参,也不避他,不仅让他代领,代为整理,更允许他阅读。而邹文龙又是个极有分寸的性子,正是今天有内参要领,他才没进驻委员会笔录,但他此时开门而入,显然不是回来接着笔录的。

要说陈建没有猜错,邹文龙带来的消息不仅极为劲爆,而且还与他们今次讨论的会议中心主题大为相干,陈建按邹文龙的提醒翻倒那页,一眼便定住不动了,标题霍然就是“分期付款大有可为,资为社用相得益彰”,再细细一读,此标题竟是出自季老的批示,而全文的精义,全是围绕着五金厂这次的销售实例论述而成的。

第两百零一章 建厂思路

说到这儿,就必须提一嘴了,内参原本就是新闻的先导,尤其是有争议、可能造成广泛影响力的事件,几乎都要先在内参上走一遭,由党内要员们广泛讨论,如无特殊之疏漏,才会在日常的新闻上和普通读者见面。

很显然,五金厂上了内参,接踵而至的恐怕就是新华社和百姓日报的正式报道了。

陈建激动了,这得是多大的政绩啊,想他陈某人主政花原地区近五年,何曾有这么风光的时候,即使遍数整个辽东,也没有什么企业能在模式上取得如此高的关注度,连季老都惊动了,这该是多大的轰动,那小子还真是神奇小子啊,在靠山屯整出了动静儿,在萧山县那穷疙瘩又整出了动静儿,能者皆能,古人诚不欺我也啊!

一时间,陈建感概万千!

陈建捧着内参,自顾自地感概去了,另外十名同志都直眉楞眼地盯着那本内参,希冀之情,溢于言表,显然是极想知道中央到底又有了什么大事儿,邹文龙轻咳一声,陈建回过神来,扫了扫来不及收眼的众人,双手一松,啪,内参落到了丁龙身前,“都看看吧,人家娘家人抱打不平来了。”

……

对于陈建说的娘家人抱打不平,薛向并不知道,即使知道了,也不会如此理解,在他看来,这是中央对辽东省诸位大佬的震慑,按兵法上的名词儿讲,就叫敲山震虎。

薛向拿着今天的新华日报和百姓日报,心情很放松,上面刊登的萧山县五金厂的消息,也让他极是振奋,他还记得当报纸送进萧山县时,萧山县委陡发的那冲天而起的欢呼,几乎要震碎耳膜。

不过,薛向能理解这种兴奋,小小萧山就此名扬天下,作为萧山县的一份子,尤其是上层建筑的一份子,无论如何也是与有荣焉的。

薛向倒是无暇去感受他人的兴奋,作为政治人物,他的政治敏感性自然极高。单从新华日报和百姓日报齐齐在重要版面刊文,他便咂摸出了味道。因为他知道五金厂的模式虽然新颖,成就也喜人,若是上新华日报和百姓日报这样的全国性大报,顶多占上一个偏僻小版,而如今两大报齐齐重版出击,那个中滋味儿就足以细咂了。

薛向心念电转,便想透了究竟,很显然这是中央对辽东省诸位大佬的一次震慑。因为时下,改革刚刚开始,便遭受了阻力无数,尤其是重获高位的老干部们,普遍还是老思路,对这种有可能换了江山颜色的改革,是极力抵触。因此,中央的各项新政在基层是阻力重重。不说别的,单说辽东全省竟没有一家外资企业,亦无一家合资企业,各地区、县市浑似没有招商引资的概念一般,这便看出全省的顽固思想有多严重。

而此时,正好萧山县五金厂的合资成功,而且还因为尤俊劫持柳莺儿事件,获得了高层的瞩目,今次又爆发出如此惊人的业绩和新颖的模式,在有心人眼里自然是极佳的素材,报上去,中央诸位睿智无双的大佬自然能心领神会,很巧妙地就将五金厂化作震慑辽东诸公的飞箭!

想透此节,薛向的兴奋如潮水一般迅速退却,暗叫鲁莽,可细细一想,又不知道鲁莽在了何处。他自然知道得罪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有多不妙,可难不成怕得罪人就不干事儿了,就这么浑浑噩噩地混下去,直混到九二之后,再开始干活儿?

这显然不是薛老三愿意的,得罪了就得罪吧,反正有中央罩着,也不怕上头明目张胆的收拾自己,要顾忌的是小鞋才是。

薛向持报凭窗,伫立良久,想透了心思,倒也放开了,此时,便连远处厂房的机器声,听在耳里,也欢悦了许多。

呼。

大门又被推开了,王定法和陆福联袂而至。

“厂长,我认为我们还应该再进几条生产线,现在应该趁着势头,大肆发展扩张啊,即使花原地区以外的县市,咱们目前没法子打入,可就是整个花原地区,也照样大有可为啊,更何况,我相信有了今次中央的报道,省委多少应该给点儿照顾吧,只要打开了全省的大门,我相信我们五金厂绝对能成为另一个凤凰,不,绝对比凤凰还要成功!”

王定法红光满面,眉飞色舞,整个人精神头极足,显然五金厂现在的状况已经让这名五金厂的老人兴奋得不行。不过细想想也是,一个寂寂无闻,几近倒闭的老厂,霎那间,生机陡现,还上了辽东百分之九十九的工厂都不可能上的新华日报和百姓日报,作为一名老工人如何兴奋都不过分。

薛向拍拍王定法的肩膀,“老王,可别让胜利冲昏头脑啊!”说罢,又冲陆福道:“陆福,你也是这个意思?”

“我听厂长的。”陆福回答倒是很干脆!

说实话,陆福不是很理解薛向这种大人物为什么要蜗居在这么个穷乡僻壤、几近蛮荒的地方。在他看来,像薛向这种人物,港岛那种地方都未必盛得下,窝在这小小萧山实在是屈才至极。

而且,在盛世工作有日,陆福更是知道那家名扬四海,雄踞九州的古玩行业的绝对霸主,无非就是眼前这个年轻人送给他情人的礼物。可偏偏就是这么个大人物,还整天屈在泥浆里苦熬,听说连萧山县这么个小地方的家都还当不上,真不知道他图什么。

薛向图什么,陆福搞不清楚,但柳董事长把他留在这儿,他就得老实待着,全力配合这位薛先生!

薛向笑笑,道:“老王,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不过办事儿,还得脚踏实地啊,你想过没有,如果又加入生产线,生产出的自行车卖不掉怎么办,再说,现在咱们厂的工人已经三班倒了,没假没休的,是人都受不了,再加入生产线,就得再引入工人,若是到时候销售不如意,是不是得停掉生产线,再退聘工人?”

王定法被问得一滞,摸着鼻子道:“咱们厂的销售会不好么?咱们的龙骑可甩出什么凤凰……”

薛向挥手打断王定法的自吹之词,“别盲目自信,咱们的龙骑再好,出不了花原,也算不得什么,再者,即使是出了花原,咱们的那种销售模式也是可一而不可再,不可能大范围内的分期付款,总之,问题还有很多,不能为眼前的成绩所蒙蔽,暂时充实花原地区就成了,生产稍微缓缓,让同志们也松口气吧。”

薛向说了许多,但最重要的两点,却是没有说出来。其一,现在省委对五金厂的态度如何,他还摸不清楚,从中央的压力看,省委会厌恶五金厂,可从五金厂的成绩来算,又是地方的政绩,省委应该不会打压,可这二者相互矛盾,薛向不是省委大佬肚子里的蛔虫,自然摸不清省委如何观感。其二,时下的地方保护主义正是最强大的时候,各地绝不会轻易看着龙骑冲击当地市场,不说别地,单是花原地区的销售,若不是打了个骆驼和骏马两厂措手不及,龙骑压根儿就不可能占领市场。

有此二者,扩大再生产,绝对是冒险的行为!

王定法本来就没什么主意,薛向稍稍摆了两条意见,他哪里还敢翻嘴,毕竟这位大爷鬼神莫测的本事,实在是让人惊叹,不服也难。

王定法便待告辞,却又被薛向叫住,“老王,记着咱们的龙骑是不可能走低端市场,也绝不能走低端市场,你回头让师傅么,琢磨琢磨怎么改善自行车的品质,材料上不该省的,一点不能省,什么精贵咱们用什么,怎么能增强动力,咱们就怎么做。还有,立刻在花原的每个县市建立一个维修所,对外挂出凡所售龙骑,非人为损坏,保修两年。你放心,只要做足了这几样,咱们的龙骑迟早会冲出辽东,走向全国的。”

薛向这番话,也的确是他的建厂构思,自行车终将会从这个国家的主流交通工具退居二线,虽不至断绝,但也渐渐退步到几近一个运动项目的地位,所以走精品路线,却是最适合。而眼下,地方保护主义严重,想打入地方,就必须和那些普通自行车拉开差距,只有精品、奢侈品路线,才不至于冲垮他们的市场,才会有存活空间。当然,薛向暂时也不会放弃大众化路线,至少在辽东地区不会放弃,毕竟未来一二十年,共和国还是自行车的王国。

……

半天里的云像是烤化了的焦糖,一团团,一块块,涂的天空就像一块擦花了的蓝布,俞定中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起,自己喜欢凭窗眺望了,据说,这是多愁善感的症状,俞定中此前不信,只觉得这是资产阶级情调的为赋新词强说愁的诡辩,这会儿,却是信了。

他是真的愁啊!

第两百零二章 卸磨杀驴

俞定中实在是没想到眼瞅着一脚把姓薛的踢进阴曹地府了,他还能大摇大摆地出溜回来,和这种打不死的家伙战斗,还真是累啊!

叮铃铃,一阵悦耳的铃声远远地便传来了进来,映入眼帘的是一辆明黄色的自行车,车身如龙,来势极快,过弯道的时候,也不减速,一个扭摆,车身竟不起半点飘忽,冲到大楼近前,立时便稳稳停住了,由极动到极静,眨眼便完成了,可见刹车系统的稳固。
首节上一节380/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