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275节


五月橘茶枝细长,色呈深褐,叶片状如切片的薄橘,又因一年两熟,春秋收获,且在五月最是繁密,因此得名五月橘。眼下已将入九月,离五月橘的二次收获还有月余,可此时,这亩余五月橘已然出落得宛若盛装打扮的少女,火红火红的一片,薄薄的金阳下,照出霞光万道。

便是毛有财和高达这两位粗人到得此处,心神也不禁一振,眯着双眼,贪婪地欣赏着眼前的景致。

沙沙,沙沙,茶园方圆百十米再无人烟,亦无声音,此时,便只有两人踩在厚厚的落叶松上,发出了响动,林密人远,宛若进了幽寂深山。

两人刚走到茶园边上,便见茶园东面的行子里转出一个人来,不是方才来叫二人的何文远又是何人?

何文远见了二人也不说话,转头就走,毛有财和高达对视一眼,赶紧迈动步子,跟了上去。

转进行子不过数十步,视线陡然一开,但见茶园深处,竟有一溜空地,空地上设着石桌石凳,石桌上摆着一应茶具,一位面容清瘦的中年,正端坐桌边,安静地饮茶。

淡淡水汽,发散开来,漂浮在这如火的五月橘总,再镀上一层金辉,飘渺和热烈便融为一体。

四下静寂,四人无声,金阳将晚,晚风骤生,簌簌几声响,挂在枝头的五月橘仿佛化作万千的铃铛。

“坐!”卫齐名放下了茶杯。

毛有财和卫齐名相交多年,二人之间早没了礼节,迈动长腿,两步就到了近前,一屁股就坐上了石凳,还自顾自地端起砂壶给先给卫齐名续上一杯,接着,便又倒了两杯,笑道:“高达,过来坐啊,怎么,卫书记的话,在你这儿都不好使了。”

高达微愕,赶紧紧走几步,先冲卫齐名微微鞠躬,复又坐了下来。

毛有财嘿嘿一笑,接道:“书记,有什么事儿,您只管吩咐,水里来水里去,火里来火里去,我和高兄弟,绝不皱下眉头。”

卫齐名的脸上,终于有了表情,一对狭窄的眸子,掉转过来,深深看了毛有财一眼,募地,心中竟生出了哀叹,昔日的老兄弟,猛冲猛打、赴汤蹈火的毛大炮,都生出了心机,生出了胆怯,呵呵……

毛有财被卫齐名盯得骨子里打了个激灵,知道自己的算计,被老大哥识破了,老脸一阵阵发烧,再也装不出先前的豪迈!

“卫书记,有什么事儿,您指示就是,我高达别的本事没有,执行组织命令,那是绝不打半点儿折扣!”

高达虽不聪明,却也不笨,他的顶头上司宋运通虽是卫齐名的马前卒,可他却是没多少机会接触接近卫齐名,而今次,竟被叫到这个从来未曾到过的地方,若不是卫齐名有特别任务要交待的,高达是打死也不会相信。

卫齐名拍拍高达的肩膀,轻声道:“小高不错!”

“谢谢书记,谢谢书记!”便是这一声轻飘飘的夸奖,就让高达激动得热血沸腾。

卫齐名摆摆手,说道:“我也是听说你们两个在办公室内拍桌子,砸椅子,才特意让文远叫你们过来的。没别的事儿,就是为你们宽宽心,要服从组织的决议,绝不能因为一时不理解,就对组织心生怨恨,说些不该说的话,做些不该做的事,那样很不好!”

毛有财和高达一对眼,皆发现对方眼中一片茫然。

卫齐名接道:“行了,你们两个也是老同志了,思想本来就应该过关,我这当家人都亲自来做工作了,你们要好好表现,切莫让组织失望啊,对了,薛县长近来要下去看看,熟悉熟悉萧山县的情况,你们二位可要好好表现,别再在工作中出现什么纰漏,到时候,就是薛县长不批评你们,我也要收拾你们。对了,高达同志,你们民兵大队在桥口村的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高达应声而起,立正道:“报告卫书记,民兵大队一百一十七号人,分作三组,昼夜不停执行任务,我敢用脑袋担保,绝对不会出现差漏!”

卫齐名脸上的笑容越发地亲切了,连连招手,示意他坐下,“嗯,很好,很好,有股子士气,对了,如果薛县长到了桥口村,一定要做好相应措施,千万不能让薛县长出现问题,尤其是闹事的,打架的,弄伤,弄残了薛县长,我可要把你们脑袋上的乌纱给换换。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晚上还得赶到地委开个会,这儿的景致不错,茶水也别浪费,你们二位好好一定帮我消灭掉。”

说罢,卫齐名站起身来,笑着冲二人点点头,大步去了。

“嗯,真香,咦,这五月橘怎么又是一个味儿,可比我以前尝到那种可是好太多了。”高达端起茶盏浅嗫一口,便嚷嚷开了,这会儿卫齐名不在,只余他和毛有财,自然放得开,再加上卫齐名方才的一番勉励,让他如吃了人生果一般,浑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一同散开,先前的升迁遇堵的晦气立时散了个精光,在他看来,能搭上卫书记这根线,以后想当什么官儿不是挑着来么。

高达浅嗫一口,尝出了好味道,便不再客气,端着茶盏一杯一杯地猛灌,好似生怕喝得慢了,待会儿吃亏。可灌着灌着便觉出怪异来,一边的毛有财好似自卫齐名去后,就一直在发呆呀。

“毛局,毛局,喝茶呀,这可是卫书记赐下的,平时到哪儿……哎哟哟,您看我这张嘴,就凭您和卫书记的关系,想必是喝得厌了,得,今儿个就便宜我了。”高达招呼一声,竟弃了小盏,端起紫砂壶就要去含壶嘴儿。

高达刚要含住壶嘴儿,忽然,毛有财动了,但见他劈手夺过紫砂壶,啪的一声按在了桌上。

“毛局,你什么意思啊,先前,我可是和你打过招呼,要喝你喝就是啊,干嘛玩儿横的,这……”

“喝喝喝,喝你妈的大头鬼,再喝下去,你小子这条命非得喝没了不可!”

毛有财神情肃穆,目光凝滞,敲得高达心中一突,“毛局,怎,怎么了?”

毛有财指了指卫齐名先前所作的位置,小声道:“卫书记方才的话,是什么意思,你就没听出来?”

“有什么意思,不就是叫我照看好桥口村的那摊子事儿,另外别找姓薛的茬儿,顺带着如果姓薛的来桥口村,我得好生防备着,免得姓薛的受了伤,最后,就是让咱们喝茶了,我这不是在喝嘛,都是照卫书记指示办的呀!”高达振振有词,最初的担心,随着自己的条条捋顺,越说胆气越壮。

啪的一声,毛有财的打巴掌砸上了桌,骂道:“猪脑子啊,‘千万不能让薛县长出现问题,尤其是打架闹事’、‘弄伤、弄残了薛县长’、‘我可要把你们脑袋上的乌纱换换’,品品,品品啊!”

毛有财把卫齐名的一段长句,分成了三段,语速极慢,顿开时,停顿极长,让高达听了个分明。

刷的一下,高达额头上豆大的冷汗一滚就下来了,小声道:“难道卫书记的意思是让咱们趁姓薛的到桥口村的时候,制造一起村民冲突,然后,趁机将姓薛的给,给,给,事成之后,他给咱们……”

说到最后高达的声音越来越小,几乎全压在了腔子里,再也出不来了。

第五十六章 大官的境界

毛有财怔怔盯着满脸惊恐的高达,重重一点头。说起来,倒非是毛有财忽然脑子灵光了,能听懂暗语、话缝了,实乃是他和卫齐名相交多年,更兼茶园此地本就特殊,几乎每一次有秘密行动都是在此地小聚。

因着心中早有了行动的准备,毛有财自然就对卫齐名的每句话细细留意,再加上清楚卫齐名的说话习惯,两相一证,哪里还不知道卫齐名的话中之意!

不过毛有财此时的心情却较之高达轻松得多,因为此刻他已然清楚卫齐名叫高达来此,怕不是就存了让高达负责具体行动的意思,不然每次,都是自己猛冲在前,保密性也高,何必用个外人。而也叫自己过来,肯定就是让自己传达话中之话,不然高达哪里听得懂。

“大哥就是大哥啊,永远想得这么细,知道我老毛不愿干脏活儿了,连替身都想好了,怕不是老宋的这次提名高达,就是事先为今次行动埋好的引子吧!”毛有财心中忽然生出万千敢想,痴痴不语了。

忽然,高达一把抓住毛有财的长袖,惊恐叫道:“毛局,不毛局长,毛大哥,您可千万要救救我,救救我啊,您去帮我跟卫书记说,我不升官了,我就接着干我的大队长,我啥也不想了,我……”

“嚷什么,嚷什么!”毛有财反手捏住高达的大手,冷笑道:“怎么,怕了?”

高达抹了把额头的冷汗,脸上惊恐未退,“毛局,不瞒你说,老弟我手上也是有过人命的,可那些都是草芥小民,你让我去,去那啥薛县长,借我俩胆儿,我也不敢啊,你说叫我和他找茬儿打架行,要是把他那啥了,还能有我的好,他再怎么说也是县里的头头,而且又是京里下来的高材生,听说省里都关注的年轻干部,您让我去把他那啥了,那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么,到时,上面一查下来,我不得吃花生米啊……”

毛有财笑道:“行啊,你小子的大脑袋里还不全是粪,知道轻重,不过,那我问你,如果你不做,你来这儿做甚!”

“是何大秘让我……”高达说了一半,便止住了,立时猜到毛有财话中之意,是啊,卫齐名都和自己照面了,如果自己不做,那他……

想到此处,高达一个激灵,跳下石凳,就在毛有财跟前跪下了,“毛局,毛哥,毛爷爷,这回,您可千万要帮我啊,我可以起誓,起毒誓,保准不把今天的事儿说出去,否则我全家死光光,您千万替我和书记说情啊……”

毛有财冷哼一声,反问道:“今天有什么事儿?”

高达脱口道:“卫书记让我去把薛县长弄……”

“闭嘴!”毛有财一把扯过高达的衣领,狞笑道:“卫书记的原话是怎样的,老子可也听见了,容不得你这王八蛋瞎编排。”

铛!

高达脑子猛地一嗡,接着,便回想起卫齐名的原话来,末了,心中冰凉一片,暗骂道,这就是他妈大官的境界啊!

啪啪,啪啪,高达猛地给了自己四个嘴巴,抱住毛有财的大腿求道:“我不是人,我混蛋,毛局,您圣明,卫书记什么也没说,不,我压根儿就没见过卫书记!”
首节上一节275/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