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747节


可这薛向横插一杠子,眼见着会议又要重新走上高潮,他谢某人的机会又来了。

结果,姓薛的莫名其妙来了个“屏退左右”,可他谢某人又不是所谓的左右,可偏偏在博广主任处,他也只能被当作左右,就这般屏退了出来。

一肚子干货没倒出来也就罢了,最重要的是丢脸,实实在在的丢脸啊。

他是薛向上级,却让薛向这个下级屏退了,官当到这个程度,是真让人心灰意冷!

谢辉煌正气得三尺神暴跳,大门被以异常暴虐的方式被撞开了,曹阳一脸的紧急集合,疾步蹿到了近前,涎脸道,“首长,首长,会开得怎么样了,薛向是不窝脖了,刚听说您开会回来,我就放下工作,第一时间赶过来了,您快给说说,嘿嘿,我真想看到薛向倒霉催的样儿,快……”

曹阳尽顾着吧嗒吧嗒地得瑟,根本没关注谢辉煌的脸色,正说在得意关口,谢辉煌抄起桌上的茶水,对准曹阳正因叽里呱啦而不断抖动的脸上泼去。

曹阳哪有躲闪的准备,立时被泼了个正着,冰冷的茶叶水顺着脖颈溜进衣服里,冰凉了胸膛,曹大处长才猛地惊醒。

抬眼朝谢辉煌瞧去,见到的正是一张乌云密布,随时都要电闪雷鸣,降下瓢泼大雨的雷公脸。

曹阳到底机警,虽猜不透谢辉煌到底为何生气,却知道一准儿是跟那位薛司长有关。

随后,他所有的话都往薛向身上扯,都是料定薛向必将如何如何倒霉的话。

千句万句,谢辉煌没听进去,有一句,却是听真了。

薛向要倒霉了!

这是毫无疑问的!

即便薛向用拙劣诡计将自己赶出了会场,但留在会场的薛向,就一定会有好果子吃么?显然不会!

任凭薛向巧舌如簧,恐怕也消不了诸位大佬的心头怨气!

因为他薛向这是逆势而动,所有的大佬都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独独他薛向还想掀大案,往死了整顿张无忌。

这分明是要往铁板上撞!即便他薛向驱赶自己后,是要拿出什么确凿证据。

殊不知,在官场上,和领导的意图背道而驰,拿出什么东西也没用!

毫无疑问,薛向是在找死,那就必死无疑!

想透此点,谢辉煌心情骤然好转,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薛向倒霉的消息,当即打发曹阳去盯着会议室,没多会儿,曹阳便风驰电掣的跑了回来,言说“散会了”。

几乎是数着秒,判断着博广主任什么时间踏进办公室的,谢辉煌在办公室内来来去去十几圈,站在窗前深呼吸半晌,终于平复了心情,这才郑重其事抓起了桌上的电话,拨出了博广主任办公室的号码。

电话很快通了,传来的正是博广主任那熟悉的低音域,“我是博广,那位?”

谢辉煌以最方正平和的声音说道,“您好,博广主任,我是谢辉煌,听说您散会了,我就第一时间给您打来了电话。方才,我提前离会后,回到办公室,思前想后,都觉得自己太轻飘,太不负责任了,我怎么能离会呢,怎么能让薛向这么个年轻的同志,去挑他根本挑不起来的重担呢,怎么说,我也是宏观司的主要领导,宏观司出了问题,应该由我来承担责任,我检讨,我为我的临阵脱逃检讨……”

第二百一十二章 杀鸡吓猴的效果

博广主任听了半天,根本没听出谢辉煌到底要表达什么主题,最后实在受不了他这喋喋不休了,出言打断道,“辉煌,你到底要说什么,用不着拐弯抹角!”

谢辉煌暗骂自己啰嗦,博广主任这种大人物,哪里有那么多时间,听自己废话,迅速定了定神,道,“是这样的,薛向这个同志一贯年轻气盛,如果他在会上,说错了什么,做错了什么,请您千万不要跟他较真,完全是我这个领导没负好责任……”

眼见着谢辉煌还要展开、延伸,博广同志的脸色却迅速阴沉了下来,再度打断道,“谢辉煌,你这个同志心思很重呀!”说罢,便挂了电话。

当听筒处传来嘟嘟忙音时,谢辉煌依旧死死握着话筒,足足五分钟,他都没回过神来。

一边的曹阳简直像看了一出最惊心动魄的美国大片,谢司长方才的脸色实在变换得太过惊人,他从来就没见过一个人的面部表情,能丰富,夸张到那种程度。

此刻,谢司长一张脸胀得通红,曹阳甚至怀疑自己拿过一张信纸贴上去,立马能被烧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谢辉煌才从那句“你这个同志心思很重”中回过神来。

这种话,从博广同志这等级数的大领导口中说出来,简直快要将谢辉煌的心肠粉碎了,几乎是在给他谢某人的政治品格定性。

事已至此,谢辉煌便连愤怒也没有了,一屁股坐回椅子,蓦然道,“曹阳,以后,不要再和薛向闹别扭了,这种人物,不是你能招惹的,现在,你就过去,向薛向同志赔礼道歉,当面做个检讨。”

谢辉煌算是看明白了,今次,张无忌是死定了,虽然不知道薛向到底用的什么方法,穿过那一双双如云巨手,一剑将张无忌斩落马下,但知道结果就够了。

他是彻底没脾气了,遇到了这么个妖孽,还斗什么呢,若在不知死活,只怕张无忌的下场,就得轮到自己了。

曹阳完全没弄明白状况,实在不知道谢司长的心路历程,到底是怎么走的,方才还恨薛向恨地咬牙切齿,这么一会儿功夫,转身就来个纳头便拜,这转身转得未免太快,快到他曹某人完全都跟不上转速了。

“愣着做什么,现在就去,若是得不到薛司长的原谅,你就不用回来了,改委这碗饭,我看你也吃到头了!”

谢辉煌冷峻无比地道。

他遣曹阳过去,便是向薛向示好。毕竟,他是熄了和薛向争斗的心思,架不住薛向不知道他谢某人的态度,就冲着会上的那剑拔弩张的劲头,谢辉煌生怕薛向一个不爽,又弯弓向自己射来冷箭。

就冲薛向这阴损要人命的箭法,他实在没有勇气挑战。

谢辉煌发飙了,曹阳便是再摸不着头脑,也得硬着头皮去道歉了,他很清楚自己这个老领导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脾性。

曹阳瘟头瘟脑赶到薛向办公室时,薛向正持着花剪,修裁着窗前的碧枝绿叶,曹阳有了主意。

原来这一路上,曹大处长都在想着如何跟薛向开口,好歹他也是堂堂副厅级干部,总得要些面皮,道歉的话实在难以启齿,一路上想了无数个开头,转瞬,又都被自己否了。

直到此刻,看见眼前这一幕,他猛地通透了,快步上前,招呼一声,不由分说地抢过薛向手中的巨大剪刀,说道,“领导,这等粗活,您怎么能干了,后勤的那帮人也真是,回头我一定得找老刘念叨念叨,您歇着您歇着,这活儿我来,要不让旁人看见,还当我们宏观司没人呢,堂堂司长去做花匠……”

边接着茬儿,手上动作地极是不慢。他也不管薛向回不回话,自顾自说着,三言两语就扯到了这几个月,和薛向的纠葛上。

话里话外,都在说自己没放平心态,见薛司长年纪轻轻就作了自己上级领导,心中失衡,做了一些不合时宜的事,说了一些不得体的话,希望薛司长大人不记小人过,别跟自己一般见识。

末了,还表决心说,以后一定在薛司长的领导下,努力工作,对薛司长的指示,一定切实落到实处,一言蔽之,今后,且看他曹某人的表现。

能做到副厅的,就不可能有笨蛋,曹某人斗不过薛老三,低头认输起来,却展现了极高的水平。

一番话谄而媚,语言平实,竟还透着几分真诚。

倒叫薛向听得一愣,随即,便回过味儿来,堂堂曹大处长缘何会来上这么一出,恐怕还跟方结束的那场会议有关。

弄清了究竟,薛向便淡定了。

他还是一贯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谢辉煌肯服软,那再好也没有,他也无意干赶尽杀绝的事儿。

即便是弄走了谢辉煌,以他目前的状况,也绝对顶不上去,再换一个新来的,说不得又得折腾一番。

捋顺了这些,薛向也便知道曹阳想听什么,当下,缓和了语气,拉了几句家常,这桩梁子便算是搁下了。
首节上一节1747/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