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726节


“是谁!”

“报告首长,是个叫薛向的,是哪里的单位也不说,估计是越级反映情况的,我让他按级反映,这种事情太多了,咱们这是工作电话,知道的人太多!”

“薛向?呵,是他啊,电话给我!”

听筒的声音陡然大了起来,“喂,我是傅博广!”

“博广同志,您好,我是薛向!”

薛向的声音淡然,清澈,毫无情绪,可听在周遭三人耳中,却不啻黄钟大吕,动人心魄。

“他竟然能跟博广同志直接对话!”

彦波涛,马天宇,曹阳三人心中同时炸响惊雷。

“知道是你,怎么,来改委这些时日了,也不见你来看我老头子,今天怎么知道给我打电话了,莫不是工作上有困难?不对,不对,以你薛向的本事,区区宏观司还束不住你这条大龙,说吧,什么事儿!”

博广同志这番话出口,彦波涛三人简直都要炸翻了。

博广主任何许人也,从他嘴里,怎么能听到这般拉家常一般的话,只是对区区一个后辈小子,这到底是在闹哪样?

若非博广同志的话音,众人皆熟悉至极,都快要以为电话那边的是个骗子了。

试想,若真是博广主任,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还区区宏观司困不住薛向这条大龙,这是什么评价啊!谁当得起!

薛向道,“是我疏忽了,不过,您公务繁忙,我实在不好上门叨扰,改天小子必登门赔罪。至于博广同志的夸赞,我就愧不敢当了。今天给您打电话,是有这么个情况,我们宏观司改协处的曹处长,是我的左膀右臂,听说辉煌同志已经介绍他加入您领衔的巡视小组,曹处长这一去,我这边的工作就陷入困境了。对了,曹阳同志亲自来找我说,如果我能和您沟通清楚,他就不去了。”

第一百八十五章 换人

说罢,薛向扭头冲早已目瞪口呆的曹阳道,“曹阳同志,你跟博广同志表个态吧!”把电话朝曹阳递来。

“博广主任,您好,您好,您……我……”

曹阳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整句子来。

他实在太惊诧了,薛向能接到博广主任回信,已经够让他吃惊的了。

结果,博广主任还对薛向言笑不禁,闲话家常。

这种强烈的反差对比,完全挑战了他的认知。

这会儿,在听着薛向当面跟博广主任扯谎,说是曹某人自己说不愿意去,他真是羞怒交集。

可真当薛向把电话拿过来,让他跟博广同志通话时,他又完全卑微了,萎靡了,除了磕磕巴巴问了句好,大脑一片空白,连个完整的句子都凑不出来。

“行了,我知道了,就让他踏实在单位干吧,换别人!”

博广同志怫然不悦,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噗通一声,曹阳跌坐在地上,哪里还有半分先前的跋扈飞扬,简直颓到了极点,怔怔半晌,忽然,颤抖着手指指着薛向,愤然道,“你,你好狠!我,我……”

薛向冷声道,“曹处长,话不能这样说,明明是你跟我讲,只要博广主任同意,你留下来没问题,方才在博广主任面前,你也不说,现在反来埋怨我,幸好彦司长在这里,不然我是真没法儿说清楚了。对了,你还赖在我这里做什么,谢司长那边肯定已经在电闪雷鸣了。”

听得此言,曹阳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埋头就朝谢辉煌办公室猛冲。

方才博广同志情绪摆明不好,脾气肯定是要发到谢辉煌头上的,任谁都得怪谢辉煌,你这是推荐的啥人,这边刚推荐完了,那边人家自己来说不去,这是成心嫌领导太清闲,工作台平淡,给领导找找乐子。

摆明了谢辉煌要吃挂落,薛向一提醒,曹阳便想明白了,火烧屁股一般,希图快快赶到,左右遮掩几句,趁着电话没打到,先堵堵漏子。

曹阳这一奔过去,薛向三人皆紧走几步行到门前,侧耳送目朝谢辉煌办公室关注而去。

但听轰隆几声巨响,屋里传来震天价地怒骂,没多会儿,曹阳屁滚尿流奔了出来,紧接着一只鞋子飞了出来。

薛向冷笑一声,呵道,“都说谢司长好涵养,泰山崩于前而遍不改色,这才多大的事儿,就发这么大脾气,不值当,太不值当了。”边说,边摇着头朝办工桌后行去。

彦波涛赶紧随后跟来,冲薛向伸出个大拇指,道,“服了,彻底是服了,老弟真乃洞彻人心,机关算尽之孔明在世啊!”

薛向连连摆手,“老哥,三国演义看多了吧,我哪有这么邪乎!”

彦波涛道,“事已至此,老弟何必再推脱,我和小马又不是傻子,您这出非算透人心者不能为之。”

却说,彦波涛这番话,薛向嘴上不应,心中却已笑纳。

曹阳敢来得瑟,就注定了他的名额要泡汤,薛向有这个自信,博广同志会接自己的电话,不凭别的,就凭他薛向这两个字,凭他薛向这些年在高层闯出来的名头,便够了。

只要博广同志接了电话,后边的事儿,就好办了。

因为薛向知晓曹阳这种耗子扛枪窝里横的主儿,在博广主任面前,除了痴呆就是呆痴,指望他能分说清楚,那才见鬼了。

事实近比他预想的还要玄幻,这位曹处长竟在博广主任面前,几乎连嘴巴都开不了。

试想,博广主任听了薛向言说究竟,再有当事人的支支吾吾,博广主任多半当曹阳不好意思出口。

可博广主任送出去的名额都被打回来了,还是当事人自己要求的,心高气傲的博广主任难不成还会求着曹阳接受召唤了么,自是怒气冲冲挂断电话。

但这番心思,事后想来简单,可若不是洞彻人心,谁能如此之快就洒布成局。

薛向心中承认,嘴上却绝不会认可,笑着道,“这是哪儿跟哪儿,我不过是顺势而为,知晓博广主任开明豁达,我的请求,他必然会答应罢了。”

虽言不由心,薛向说的这句确是实话。

曹阳敢把脸凑上来,他是抽定了,即便是曹阳有那个魄力,能在博广主任面前,保持淡定,薛向也相信,若是他真迫切要求,博广主任也会吐口,不说别的,就冲他薛老三的面子,区区曹某人在博广主任处,又算什么。

彦波涛拍案道,“是这个话,不过,也只有你老弟有这个面子哦,若是我等去给博广主任电话,博广主任未必知道是谁,不似你老弟,电话拨过去,博广主任的态度和拉家常没啥区别,这就是咱们和你薛司的区别啊!”

彦波涛今次算是骤然醒转,刚刚想起这位薛司还有另一个身份,一个显赫的身份——薛家衙内!

不错,薛向的出身,在改委算不得什么秘密,但到底没引起多大关注。

一则,四九城的衙内实在太多,到一定层次,谁都见过,算不得特稀奇。

二则,薛向行事低调,处处皆按着机关的路数走,时间一长,大伙儿都快忘了这位头顶上的光环。

可直到此刻,彦波涛才豁然明朗,这位真不是一般的衙内,人家若要动威风,随时能直达天听,就冲这个,姓曹的也敢在人家面前嚣张,真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

薛向无意听彦波涛没完没了的奉承话,正想借着尿遁溜出去,窗外陡然喧闹起来,但听人喊道,“出来了,出来了……”
首节上一节1726/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