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448节


归而总之,乃是射向邱跃进的一支利箭,寒光逼人。

毕竟,邱跃进身为管委会一号,是人事帽子的最终裁决人,苏全此时掏出人事动议,便是要让邱跃进这个最终裁决人看看他是否能最终决定这人事名单,让他邱某人清醒地认识认识,他这位云锦书记,在云锦是多么的微不足道。

因为摆在眼前的问题已经极是明了,整个云锦班子,除了他邱跃进,有一大半是铁了心跟着老书记赴汤蹈火,剩下个把两个,即使不属于老书记的山头,可身在云锦,想要干出政绩,谁敢跟老书记作对?那纯是活得不耐烦了。

换言之,他邱跃进在云锦就是孤家寡人,班子会议一召开,他邱某人就成了绝对少数,届时,讨论人事议题,他邱跃进赞成的必将是众人反对的,而他邱跃进反对的,可以想见,众人又会异口同声的赞成。

如此反复,他邱跃进的面皮,岂非扔到了地上,被人用脚践踏往复。

既然邱跃进怎么表态都是错,那不表态行不行。

答案,显而易见,不可能!

他邱某人好歹是云锦的书记,人事帽子最终抓在他手中,而人事权利又是党委一号的终极权力。

邱跃进只要是官场中人,只要对权力怀有野望,怎么也不可能交出这终究权力的。

可最后的结果,实在叫众人大跌眼镜,他们便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邱跃进真就玩了一出壮士断腕,交出了他手中的终极权力。

不,说壮士断腕,于邱跃进而言,显然,太悲壮了,不符合实际情况。

实际情况是,邱大书记轻飘飘地便将权力交出来了,整个过程轻松写意至极,甚至还带了几分浪漫主义色彩,仿佛随手扔出的不是印把子,而是三两颗糖果。

可瞧在众人眼中,丝毫不见其浪漫成分,反倒错愕至极。

难道这位邱书记修炼成精了么,还是打算弃官不做,做官之人,连印把子都甘愿丢去,这是什么节奏,未免太有突破性。

邱跃进当然不可能修炼成精,而是他的定位很清醒,目标始终在薛老三身上。

这所谓的印把子,有薛老三从中作梗,含金量低得可怕,如此一个象征作用大于实际作用的图章,丢弃也就丢弃了,有何心疼。

当然,若是深究,邱跃进这不在乎也绝非真正的不在乎,毕竟,只要是官员,又有谁不在乎权利的呢?

只因他邱跃进的定位很是明确,在没扳倒薛老三之前,他邱某人根本就没指望将云锦纳入怀中,这也正是他下德江三月之久,根本就不曾用心观政云锦的根本原因,反而多蜗居宝丰。

话说回来,若是他邱跃进彻底搞倒了薛老三,整个德江都将被他间接掌握手中,小小一个云锦,到时候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吗?

这丢弃的印把子,再捡回来就是,又有什么艰难?

有了这番考量,邱跃进自然不计较这一时半刻的成败得失。

因为定位清晰,所以苏全这飞来一箭,被邱跃进轻轻一个顺水推舟,便避了开来,根本伤不到他邱跃进皮毛。

“哪位同志还有问题?有问题就说,我一并给解决了。”

小胜一场,邱跃进气势更盛,双目炯炯,凌厉的眼神扫过每一张面孔。

掌握了会场的主动权,邱书记信心爆棚。

“邱书记,我这儿有件事要向您汇报,听完了,还望您给我个答复。”

弥勒佛一般的眼眶,忽然含笑出声了,“情况是这样的,因为咱们云锦的特殊情况,交通科近来工作量急剧加大,科室内部力量薄弱,交通、通讯、办公用具急缺,交通科的刘科长跟我反映了几次,想让管委会给解决一下,我就应下了,毕竟交通科如今的份量极重,是大头,必须兼顾。我了解了下交通科的基本情况,他们的问题如要在人员配置不足,和经费缺失上。”

“人员配置还好说,从各个单位抽调一二,紧巴紧巴,也够用了,可这资金上的问题就严重了,您是新到云锦的,可能不了解状况,咱们的这个交通科室是后续因为云锦的建设加快,尤其是交通领域,诸事繁杂,工作量急速加大,才新开了这个科室,可以说,这个科室掌管着全云锦地区的全部交通力量,也要负责全云锦所有的交通建设工程。”

“而咱们云锦如今的交通建设,能抵得上其他三区四县七个兄弟单位的总和。我这样解释您该明白了这个交通科的权柄大小,力量配置了吧,如今交通科资金急缺,算上各种工程车辆巡逻,机动补充,零零总总,有近二十万的资金缺口,如此大的一笔资金,财政办的老张不敢擅自做主,所以今次开会,我就当堂向邱书记您请教了,这笔资金什么时候下拨到位?”

严宽话音方落,肥胖的脸上便爬起一丝笑纹,用挑衅的眼神盯着邱跃进,眉眼之间嚣张至极。

今次狙击邱跃进,在严宽,苏全一帮人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政治斗争,而是一场游戏,一场围猎。

邱跃进自然就是这围场的猎物,他们这群猎人各自发箭,谁射中了猎物,无疑能在老书记处,讨到大大的彩头。

先前败下阵来的苏全,瞧见严宽射箭,突然翻起一份文件,左手横在文件下方,瞧瞧冲严宽比出了个大拇指。

他那一箭落空,正对邱跃进恼得不行,待得严宽一箭射出,杀机骤现,苏全自信严宽这箭必然得手。

殊不知,他二人这番举动,让一边的张彻看在眼中,心中没得生出一番感慨来。

犹记得小半年前,他们四人各自聚拢抱团,在周道虔,孔凡高的麾下,和那位老书记展开了一场又一场的殊死搏斗。

啼笑皆非的是,半年之后,他们四人竟可以为了那个恨之入骨的男人,勇猛冲击,奋勇向前,真正成了那人的爪牙。

反观周,孔二位主子,也是一死一伏,风流丧尽,如今的天下成了那个男人的了。

前后诡异而矛盾的反差,让张彻生出了,梦幻泡影的感觉,好似这一切都是那般的不真实。

却说严宽话音方落,不知苏全悄悄送去了夸赞,场间不少人皆露出会心的笑来。

谁都看出来了,这是倒邱联盟对邱跃进悍然射出的第二箭,箭法精妙犀利,直刺邱跃进的要害。

邱跃进微迷了眼睛,静静捧着茶杯,细嗫慢饮,脑子却在飞速地转动着,心中却是不忘大骂薛老三豢养的这帮狼崽子阴险狠毒。

是的,严宽射出的这支利箭,他邱跃进却是不好接招了。

二十万,在如今的云锦,自然算不得多么庞大的一笔款项,根本不值得他严主席专门在会上禀报。

况且,这三个月来,他邱某人不曾发过一号,施过一令,云锦的天量资金不也在正常的运转之中吗,从不见这帮人来请示,来汇报。

如今为了区区二十万,却在班子会议上,找他当众请示,不是摆明了找茬儿么?

第二百八十三章 拖字诀

人家严宽就是找茬儿,而这个茬儿找的也颇为精妙,瞬间,就将邱跃进逼进了墙角。

答应吧,负责领导财会的张彻,肯定能拿出一堆理由,说财政上已经枯竭,这二十万,要他邱书记想办法。

他邱某人虽然小有余财,可那毕竟是私人的,总不可能拿了私人的贴补公家的。

更何况,若是贴补了一次,可以想见,这帮人能寻出无数个理由,让他接着往里填充。

便是座金山,也定叫他邱某人贴空了。

若是拒绝,他邱跃进总得有拒绝的理由。

且这拒绝的话一旦出口,届时,这帮人轻轻使动法力,让那交通科出现三两次重大事故,也不需那种重大伤亡的事故,只需要施工方闹腾工资,交通科的干部们上下鼓噪,立时,便是一场破天风波。
首节上一节1448/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