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443节


……

两张锦凳配着一方靠背藤椅,围着一张圆形木桌,共同构成了会客区。

会客区连同暗红的木屋,浅色的纱窗,简洁却不失大气的硬木办公桌,以及那高大的书柜,则组成了一间完整的办公室。

这便是邱跃进的书记办公室,简单却不失大气,古朴中带着那么些典雅。

这些因为当时云锦草创,条件所限,由薛老三一力主建的木质结构小屋,如今却成了蜀中各行政单位建筑中的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邱跃进如今的办公室,并非薛老三走后遗下的,薛老三如今虽不住在云锦,但仍旧挂着蜀香王厂长的职务,云锦方面自也不会有谁敢大着胆子动老书记的办公室。

邱跃进在这方面似乎也极有自知之明,下到云锦后之后,不挑不拣,指了这间空着的木屋,便辟作了自己的办公室。

其实,邱跃进压根就不在乎寻常干部极度在意的办公环境。

因为在邱跃进心中,这个办公室不过是样子货,他的定位始终很明确,那就是彻底将云锦纳入自己掌中,待得那日到来,他邱跃进想要什么样的办公室没有。

再者,他也清楚,活土匪一日不倒,他在云锦便有志难舒。

试想,上上下下都遍布着薛老三的跟班心腹,他邱跃进便是折腾上天,也定然徒劳无益,没得让人看了笑话。

是以,他下云锦以来,几乎就没显露过自己的存在,云锦的大大小小事务,都按照原来的计划方案在稳定地运行着。

甚至,邱跃进下云锦这近三个月以来,最能彰显一号权柄的管委会班子会议,邱跃进也不曾召开过一次。

一言蔽之,他邱大书记在云锦就是个橡皮图章,若非必要,他甚至连橡皮图章都不愿意充当,大部分时间几乎都在宝丰区的那个迎仙阁中渡过。

以至于,大部分云锦百姓甚至不知道自家头顶上换了一片天空,都还只当云锦是那位好心的薛书记主政。

而最近两三天,邱跃进邱大书记好似换了个人一般,每日早早地便来到了办公室,不管有事无事,一直熬到太阳西斜,才关门归家。

今日一早,邱跃进又似前两天一般,早早地到了办公室,自己泡了一壶茶,便在窗后的办公椅上坐了。

他没有假模假样地整理着桌上那永远公式化的散乱文件,也没有像大多数官员那般每日一早什么事都可以不做,总要花费上半个钟头,去浏览重要报纸上的重要新闻。

一杯乌龙冲开,邱跃进从屉子里翻出一本崭新的福尔摩斯探案集来,翻开书签插入的那页,用笔头在一段话上,化出一条深红的痕迹,便静静伏在案头,沉心观书。

第二百七十九章 史上最牛办公室主任

窗外的三两株夹竹桃开得正盛,红花青叶,随风而动,流云飞雁,时时掠空低回,倘送目远眺,视线便能轻易地掠过隐隐青峰,落在云锦湖那浩瀚如海的伟容之上。

邱跃进就这般安稳地坐了,静谧地观书,时不时一缕穿堂风,掠过他的发梢,荡起一抹黑线。

眼前的这幅画面,虽说不上美丽,若用笔墨点缀而出,也自有那说不出的安宁味道。

惜乎,这安灵并未持续多久,墨色的电话跳动了起来,邱跃进方伸出手来,忽的眉峰一跳,眯了眯眼睛,便又将伸出的手缩了回来,继续沉凝心思,朝书上看去。

那电铃似乎越闹越响,扰得邱跃进好不烦乱,坚持了约莫一分钟,那电铃终于停止了跳跃,邱跃进摇了摇头,端起青玉小盏,浅嗫了一口茶水,便又待安心观书。

哪里知道他还未放下杯来,那电话竟又再度跳了起来。

邱跃进愤恨地瞪了瞪电铃半晌,终于抓起了电话,“二叔,你有完没完,是你们单位没事儿干了,还是整个共和国已经河清海晏,闹得你邱大主任闲暇无比,才不得不整天盯着我?您要是实在闲得慌,可以早点下班去陪爷爷下棋,用不着来查我的岗。”

邱跃进一脸的不耐烦,他话音方落,果然,电话那头便传来邱鹏举浑厚的声音。

“跃进,你别以为老子愿意管你,看看你小子近来做的事,你知不知道老爷子生平最讨厌哪种人?就是你这种口是心非,出尔反尔的人,作为一个男人,连最基本的诚信都没有,你何以立足,何以成事?我天天给你电话,你以为我愿意?还不是替你小子着想,若不是念着我那早逝的大哥,老子才懒得管你,我再强调一遍,下一阶段,你就给老子踏踏实实钉在德江,钉在云锦,老老实实工作,哪里也不许去,我最后再警告你一句,老爷子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今次若不是我苦苦拦着,你以为你还能呆在云锦?做梦!但我好话不说第二遍,这回你要是再不听劝告,肆意妄为,以后就别叫我二叔,没有谁管你。”

话音方落,啪的一声,邱鹏举便撂了电话。

叔侄二人不欢而散。

却说,邱跃进这三两日之所以回了云锦,并且踏踏实实呆在办公室上班下班,非未别的,正是因为承受了来自于家族内部的强大压力。

原来,三日前的那次市长办公会议,也终于通过不为人知的途径传到了邱老爷子处。

的确,看似那次的市长办公会议进行地很低调,其后的消息封锁也相当严密,可以邱家的能量,想要探听这些内幕,还不是手到擒来。

而那日的情况传回邱家处,邱老爷子和邱鹏举是双双震怒,他们二位是何等的城府、见识,怎会看不透那次会议的主要目的正是针对薛向的又一次政治袭杀。

虽然在当日的会上,邱跃进纯粹是以听众的身份出现,可黄思文大言旦旦,举荐邱跃进充任筹备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这不明显说明那位黄大市长和邱跃进还是一伙么?

有了这个事实,不管邱跃进和黄思文内里到底有无勾连,邱家老爷子和邱鹏举皆会不由自主地对邱跃进作出有罪判定。

原本,前番邱跃进挑起的火电厂项目之争,邱家老爷子和邱鹏举便对其暗生不满。

毕竟,薛家如日东升,大势已成,和这种大势力展开碰撞,没有巨大的政治利益为铺垫,谁也不愿贸然卷入杀斗场。

若非是邱跃进占着明面上的道理,邱家这老牌政治家族不愿示弱于薛系这新兴团体,邱家老爷子才不会默许邱家势力卷入上次的争斗。

但那次只是小规模的摩擦,胜故欣然,败亦无伤大雅。

且在邱跃进离京之际,邱老爷子和邱鹏举更是双双在邱宅的消夏亭中作了临别赠言,再三嘱咐邱跃进重返德江后,要把主要精力放在做实事,弄成绩之上,更是着重叮嘱邱跃进万不得心胸狭窄,犹记前嫌,再和薛家老三起了龃龉。

当时邱跃进为了重返云锦,嘴面上的话语真如抹了蜜糖,邱老爷子说什么他便应什么,乖觉可人,背地里,却是将这些话语,尽数作了耳畔风声。

而如今,黄思文再度挑起了对薛向的政治袭杀,邱跃进虽未在当时的市长办公会议上讲话,展现自己的立场,可就凭黄思文举荐他邱某人出任筹备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的职位,邱家老爷子和邱鹏举自会猜测他邱跃进又卷入了今次的风波。

也正因为做了这番有罪推定,邱家老爷子和邱鹏举才对邱跃进怒不可遏,失望不已。

而也幸亏仅仅只是推定,邱鹏举心中存了万一的念想,又思及亡兄,不愿断了邱跃进的政绩,才向邱老爷子苦苦劝告,才有了邱跃进此刻还得留任德江。

毕竟,如今的云锦,简直就是一座金矿,不管邱跃进对这座金矿的发掘起到过何等的作用。

然,邱跃进始终是这座金矿现任的名义上的掌管人,有了这个名义,无疑,只要邱跃进安静的呆上一年半载,必将给他的仕途功劳簿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也因为正考虑到这一点,邱鹏举才对邱跃进留任云锦,保留着最后的一丝容忍度。

但容忍归容忍,有了先前不好的预兆,邱鹏举对邱跃进的缰绳勒得自然愈发紧了,不仅严令邱跃进再不得无故逗留宝丰,入住那个迎仙阁,并且每日都会给邱跃进办公室去电查岗。

三两日闹将下来,邱跃进已然十分不耐烦,今次,他真想不接了这电话,然最后,还是畏惧之心占了上风,他才将电话接了起来。

哪里知晓他一番埋怨出口,邱鹏举竟又是一阵高压电打将下来,甚至语气前所未有的激烈,搬出了邱老爷子来威慑他邱跃进。

的确,邱跃进不如何畏惧邱鹏举这个二叔,可对邱老爷子,他简直宛若老鼠遇猫,畏惧得不行。

这会儿,邱鹏举揣着满腔怒火,挂了电话,邱跃进亦是越想越惶恐,赶忙要抓起电话给邱鹏举拨了过去。
首节上一节1443/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