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412节


却说,就在黄思文和包春来说话的当口,客车上的乘客陆陆续续行了下来,片刻便聚集了二三十号人,人人手中皆没空着,或提了编织袋,或拿了公文包,还有那提着竹篮,带了包袱的,无一例外,所有人手中的玩意儿皆是鼓鼓囊囊。

黄思文满场扫了一眼,脸上便浮出笑来,冲众人招呼几句,便在曹书记,徐镇长的陪同下,当先朝招待所内行去。

101号房间是黄思文早早就号下的,经过他的指示,这间房间,做了极大的改动,房间内的大床,书柜,鞋架等等摆设,全部裁撤,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简易的课桌,条凳,最中间位置横着一张两米有余的条案,条案后置着一块黑板,黑板上覆了大红的绸布。

当先,黄思文便在条案后的主座上坐了,待得众人进屋各自寻了座位坐下,黄思文冲包春来一使眼色,后者便揭开了黑板上附着的红布,那黑板便现出真容来。

黑板上没什么稀奇,用红色粉笔写着一个个城市的名字,从南到北,地域颇广,但细细观察便会发现,黑板上的城市,地区皆出自蜀中,抑或是和蜀中相连的省份。

望着黑板上那一个个鲜红的字眼,黄思文两眼射出精光,蓦地,眼中的光芒淡去,取而代之的是隆隆的惋惜。

他心中喟叹,还是时间太短,若多给他黄某人一些时日,他黄某人保证能掘出一座金山来。

惋惜罢,黄思文随即又释然了,今次不过是占了取巧的便宜,若是那位闲下心来,回过味,这等蜜桃恐怕是决然落入自己手中的,自己当下要做的事还是先将锅灶搭起来,有了这首倡之功,即便中途那位回过味儿来,也尽够他黄某人享用不尽了。

“市长,您看,现在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黄思文直直愣了半晌,眼见着台下众人已然不耐,包春来不得不提醒出声。

“同志们,大家今天坐到这里,为了什么事,我就不用赘述了,咱们就赶紧步入正题吧,黑板上面的区域,大家也都看到了,都在诸位的出版网络所能覆盖的范围之内,至于咱们今天竞拍的这个东西的价值,到底几何?不用我这个外行来向诸位强调,只需看看这次咱们德江的红学研讨会到底来了多少外宾,十九日晚上新闻联播是怎么播报的,大家就该知道了,好了,废话少说,你们开始竞价吧,包局长,你来主持。”

说着,黄思文便让开了身子,在一边站了。

包局长走上台前,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个褐色的小木锤,指着黑板上的汉水市,笑道:“汉水市是江汉省的省会,江汉省素号为九省通衢,祖国心脏,汉水市亦是百年老埠,港口兴盛之地,贸易繁荣之乡,从那里,铺开网路,足以辐射全国,所以这兵家必争之地,咱们就来这第一锤,底价五万元,大家竞标,现在开始。”

包局长话音方落,场面就失控了。

“六万,我出六万。”

“七万。”

“我出七万五。”

底下的报价声此起彼伏,眨眼,底下满座众人就似开了锅,玩儿命地拼抢起来。

看着眼前这帮人争吵地脸红脖子粗,巨万之资投掷出来,好似鸿毛轻飘,黄思文胸酣耳热之余,心下狂喜不已,嘴上更是喃喃道:“有他妈这个法子,怎么能不发财?活土匪就他妈是活土匪,脑子永远比别人多一根弦。”

值此之时,黄思文为何还叨念着薛老三,原来,眼前这场面,正是黄思文抄袭薛老三昔日分销蜀香王代理权所得来的。

当年,薛老三便是用这种拍卖代理权的手段,短短数日便聚集了巨万之资,黄思文有样学样,便在此间施展起来。

话说回来,要施展此策,须得所拍售之物极具稀缺性,未来前途极度光明。

蜀香王得以成行,一是借了央视广告之威,而是产品本身质量绝对过硬。

黄思文眼前拍售的到底何物,竟能跟蜀香王相媲美?

谜题至此,答案也该揭开了。

黄思文拍售的不是别的,正是这红楼梦的出版权。

说来,像红楼梦,西游记这种作古人物所书就的名篇,版权早已收归官方所有,黄思文当是无权拍售。

可偏偏眼前,红楼梦被薛老三这人精掐住,仅对外推出了前一百回,后二十回隐在迷雾深处,是人望眼欲穿而不可得。

而那一众出版商嗅觉敏锐,早就意识到红楼梦全稿推出必将是轰动出版界的一大盛事,早早便有人来德江市政府处接触。

即便买不到版权,可只需率先获得红楼梦的全稿刊发权,势必抓住一个金矿。

毕竟,红楼梦的阅读基数在那儿摆着,是个读书人只怕都听过此书的名头。

说来也巧,德江市政府近来因为红学研讨会,以及云锦影城上马之事,忙得不可开交。

反倒让黄市长这个闲人,最先遭遇前来接触的出版商,待弄清其来意,他方才恍然。

待听得那出版商一番分析,他几乎要拍案叫绝!

的确,眼下薛向握着红楼梦的全部底稿,若要红楼梦原本具结出书,那将是何等盛事,随之而来的必是惊人利润,耀眼政绩。

在他想来,眼下薛老三为红楼研讨会和云锦影城所羁绊,无心此事,而他黄某人正好全权接过代理之权,率先将能联系的出版商联系至此,早早将议价权拿下。

届时,功劳便自入他手。

也正因为时间仓促,能赶到此间的尽是蜀中和邻近蜀中的省份的出版单位。

而黄思文为保此事隐蔽,便先勾连了包局长,选取了城关招待所这么个偏僻之地,作了他此番大计划的落脚之处。

今次,拍卖之举成形,所得巨款如袋,届时,他黄思文若将这小山也似的人民币背上市委常委会中间的会议桌,可以想见,那帮素来和自己不对付的常委们该是要瞪掉眼珠子吧。

你们呼哧呼哧抢着上马影城,我黄某人轻轻松松就将大功做成,谁高谁低,岂非一目了然?

说来,黄思文折腾这红楼梦出版事宜,非未私利,纯为政绩。

且他黄某人深为下得德江,不曾办过半件露脸之事,而暗自生恼。

若是此件事被他无声无息顺利完成,那整个德江政坛怕是要对他黄大市长彻底改观。

一想到那帮人,尤其是薛向的目瞪口呆,他黄思文心中都忍不住心怀激荡,隐隐有一股尿意冲击着膀胱。

包局长一把推开了101隔壁的房间,猩红的眼珠子瞪地溜圆,一张胖脸烧得通红,不多的头发几乎都要站了起来,“市长,不得了啊市长,您猜猜,你猜猜拍了多少钱?一百五十二万,一百五十二万啊,这才几个地方,我数了数,满打满算,不过一个半省,这还是因为咱们消息扩散得不够,来人太少,竞争力不足的缘故,若是消息全面扩散,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我想,这一个半省,他妈的能拍出三百万来。”

短短的一个钟头,从无到有,包局长身前便堆积了六十一万定金,近百万的欠条,从政为官,这些年来,他包某人别说一百五十二万,就是一万块的现金,也不曾亲见过,如今上百万元摆在他面前,那股对人性的冲击,对欲望的膨胀,是怎么用文字也叙说不清的。

这会儿,他浑身好似火烧着了,脑子里更是浆糊一团,早忘了尊卑,矜持,出口成脏也顾不得了。

一百五十二万!

黄思文的眼神也有些失焦,在他想来,此番拍卖,顶了天了百来万,毕竟事起仓促,没有准备充分。

可结果超出他的预计,近乎一半的超额,轻松越过百五十万的巨款,真是天大的惊喜。

怔怔半晌,黄思文忽然看着包局长,莫名其妙问道:“一百五十二万是多重?我一个人背不背得动?”

包局长傻眼了,他可从来没算过一百五十二万到底是多重,他只知道六十几万堆积起来在他面前已然成了小山,一百五十二万差不多要装两个麻袋吧。

原来,黄思文此刻思忖的竟是他如何单枪匹马将那百多万砸上常委会会议桌的台面,这会儿,黄大市长竟在发愁钞票太多,他一人担负不起。
首节上一节1412/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