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171节


说来,蜀香王会被贴牌,早在这些人认知之中,这毕竟是行业潜规则,他们并不在乎,他们在乎的只是借助蜀香王大红大火的招牌,快速发上一笔。

如今蜀香王成了驰名商标,按照惯例,驰名商标厂家,是不会允许自己商品被贴牌的。

可时下,来了这许多采购商,蜀香王原厂家的供货能力,恐怕根本就供应不上。

“大能同志问得好,这个问题,我可以如实地,全部地回答。”

李星雨松开李大能的手,朝前方走了几步,“同志们,道歉的话,我就不多说了,我现在来解释解释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事情是这样的,我们也是一早才得到蜀香王获得驰名商标这个天大好消息的,德江日报立时就头版头条刊登了,同志们的担心我很清楚,无非是担心蜀香王得了驰名商标后,就不能贴牌,产能会降下来,所以才急急找到迎仙楼去寻我。”

“实在抱歉得狠,昨天和诸位晚宴后,我临时去了外地,处理了些公务。原以为道虔同志会处理好此事,哪知道他方离去,就弄成了这样,实在是抱歉,我想他肯定也是忙中出乱,同志们多多担待。”

“另外,我再回答大能同志后边两个问题,第一,草签的供货合同肯定是作数的,这点我可以做担保,诸位完全不用担心拿不到货,毕竟,蜀香王荣获驰名商标,对诸位来说,也是好事么,大家放心,有省委,省政府做后盾,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

“第二,蜀香王真正厂家,在德江云锦地区,终归是我们蜀中省内,还在我李某人辖区内,这下,诸位总该把心放回肚里了吧。”

李星雨一席话八分真两分假,说得诚恳至极,说服力惊人。

在李大能这帮人想来,李省长说得不错,获得驰名商标,对自己这些经销商如何不是好事儿,只要李省长认合同,有省委做后盾,怎么可能拿不到货,蜀香王再牛,还不是归政府管。

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同李大能一通脑补的人多多,怨恨既去,焦虑又解,众人心绪彻底平稳下来。

接着,李大能又问了拿货时间,地点,李星雨耐心地一一做了解答。

看看时间,差不多又到午饭时间,李星雨又再三嘱咐接待单位做好备餐工作,再和众人挥手作别,这才告辞离去。

……

“厉害,还是首长有水平,眼见就天翻地覆了,首长这一出马,惊天风浪立时就烟消云散了。”

礼堂的小休息室内,方赶回来的王晋西,殷勤替李星雨献上方泡好的极品乌龙,小意说道。

李星雨微阖着眼皮,抬也不抬,冷声道,“晋西秘书长,我这里暂时没什么事儿了,你先回省里去吧!”

轻轻一句话好似一柄重锤砸在王晋西胸口,让他久久喘不过气来,怔怔盯着李星雨看了许久,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先回去吧!”

刷的一下,王晋西的脸色陡然黯淡了下来,放下茶杯,默默地,蹒跚地朝大门行去,路过安坐在李星雨左手侧的周道虔身侧时,重重瞧了他一眼,忽地,加快脚步,急急出门去了。

王晋西方去,周道虔站起了身子,“省长,事情办砸了,责任不全在晋西秘书长身上!”

原来,早在王晋西归来前,他已经向李星雨将面见薛向的经过说了一遍,客观,真实,没有添醋加水。

“老王昏聩了,让他去政协养老吧,休息休息也好!”

李星雨略略摆手,“薛向是个有能力,也有个性的同志,你找他的结果,不说我也能想到,预料中的。”

“那首长方才在礼堂……”

周道虔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这位李省长明知道薛向不肯屈服,怎么还敢在大厅那般拍胸脯,做保证。

若时间到了,拿不出货来,真当那帮钱串子是好相与的。

就在这时,咚咚,咚咚,几声急促敲门声响起,不待周道虔起身开门,大门被推开了,发型微乱的叶赫匆匆而入。

“首长,不好了,家园调味,味之鲜,红星酱王等十几个企业的三四十号领导,在小厅等着求见您呢。”

叶赫急急说道,口鼻间,气息极重,显是这一通折腾,他也累极。

家园调味,味之鲜,红星酱王,正是蜀中有名的调味料大厂,也是这次计划贴牌蜀香王的主力军。

叶赫话音方落,周道虔面色剧变,如此前有猛虎,后有恶狼,如何是好。

不曾想,他这边正担心得不行,李省长忽地展颜笑了,“来得正好!”

……

陪同李星雨接待调味厂的领导,只花了一个钟头,场面上,李省长一反对买家的和风细雨,言辞激烈地警告道,这事儿他管不着,谁有意见,去省委反应。

周道虔一直不明白,缘何李省长短时间内,竟然现出两副截然不同的面孔,直到望着一群红了眼的馋狼气冲冲离去,关上大门刹那,脑中灵光一闪,才彻底明悟了。

李省长这分明是驱狼吞虎之计,自己使唤不动活土匪,就营造大势来逼迫之。

试想,这些对蜀香王贴牌权已然志在必得的国有大厂的领导们,在听闻极有可能失去这块肥肉,背后的愤怒和冲动能有多深刻,不问可知。

这群人真闹到省里去,省里如何抗得住,毕竟,这一个个大厂背后,连工人带家属,往往涉及到数千乃至上万人,这么多大厂合起来,便是一股强大的力量,便是省委蔡书记也得细细掂量。

这便是大势,活土匪能抗拒领导之威,能抗得了泰山压顶的大势么?

第三百六十四章 开会

一切如李星雨所料,那帮国企领导们退散后,风波很快就聚成了。

便是在热火朝天的蜀香王指挥生产的薛老三,很快也收到了消息。

“首长,没吃到咱们蜀香王这块肥肉的馋狼们闹腾起来了,有两家还组织了上访,实在是不成样子!”

作为薛向安排在德江地委的耳朵和眼睛,江方平没有失职,急匆匆奔进来,就冲薛向通报了这么个坏消息。

“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看来都饿疯了,这倒是好事儿!”

出乎江方平意料,薛向并不如何吃惊,随意说道。

江方平大急,“首长,您可别小看了这帮人的力量,一家两家或许不成气候,可十家二十家聚集起来,能量可是不小,听说他们已经在省委组织了游说团。如此,一边组织人闹腾,一边动用人脉关系,这一软一硬,情况势必糟糕,说到底咱们的蜀香王是集体所有制企业,省里真下了狠心,不会办不了咱们……”

江方平生怕薛老三漫不经心,遭人算计,一番分说,详而又详。

薛老三摆摆手,“好了,好了,江大主任,知道你辛苦了,你说的话,我都听进去了,现在不是天没踏下来么……”

不曾想,话方至此,戴裕彬急风一样冲了进来,“首长,省委曹书记下午三点钟到地委,省委办公厅电话直接下到您办公室,让您下午赶到德江地委参加接待!”

“天还是塌了!”

江方平心头一掉。

……
首节上一节1171/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