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127节


他是真被惊着了,执掌德江纪委这些年来,还就没遇上敢跟他的兵对垒的,今次算是开了眼了的,小小的治安大队,区区科级单位,不入流的臭虫,竟然敢横在他夏某人身前。

陈道宽道:“夏书记,纪委办案,我们自然管不着,也一定配合,但在配合之前,还请夏书记先通知我们薛书记,有薛书记首肯,纪委要治安大队怎么配合都没问题。”

他如今已然上了薛书记的船,自然知晓手中紧握的这份录音,对薛书记的重要性,如何肯交出去。

至于治安大队的一众队员,这些时日,早被他和曹伟驯服,没有他二人命令,别说纪委书记了,就是地委书记也指挥不动。

“打电话,马上打电话,给德江公安局打电话,让他们调兵,我就不信,治不了你们……”

夏耀东咆哮欲狂。

熟料,夏耀东话音方落,门外旧传来了踢踏声,未几,大队的警服大汉涌进门来。

“曹局长,你们来得太是时候了!”

夏耀东一眼就认出带队的那中年警汉,正是德江公安局副局长曹红兵。

想什么来什么,夏耀东的心顿时安了。

熟料,领队的曹局长一脸便秘状,冲夏耀东敬个礼,道:“夏书记,我奉公安部驻蜀中严打办公室的命令,押送蔡京同志赴省城,接受调查。”

曹红兵话音方落,满场皆惊!

谁也没想到事情竟会闹到如此程度,竞整到了公安部驻蜀中的严打办公室去了。

这公安部驻蜀中严打办公室是什么单位?在当下,几乎就是蜀中警力最高领导部门,统筹蜀中全省严打工作,不是大案要案,根本没资格往那里报,且只要涉案人进了那里,根本就没有活着出来的。

正因如此恐怖,所有人才震住了,且曹红兵说的可是“押送”,摆明了将蔡衙内作了嫌犯。

满场寂寂,不知许久,忽地,蔡京一跳三尺高,踢翻了椅子,嚷道:“我不信,我不信,我又没犯法,姓曹的,你敢抓我?”

蔡京这一叫嚷,夏耀东也醒过神来,急道:“曹红兵同志,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从哪里接的命令,是不是弄错了!”

“弄错了,我倒希望是弄错了。”

曹红兵心头嘀咕,他焉能不知道这是个烫手山药,逮捕西南一号的侄子,真是那么好玩儿的,可命令是严打办直接下达的,他要敢违令,立时就得被扒去这身警服。

曹红兵心中骂娘,嘴上却是不慢,“没弄错,这是逮捕令!”

说话儿,从警服口袋里掏出张手令,手令上钢印如铁,国徽似血,还龙飞凤舞地签着一个大名儿。

夏耀东平素喜好舞文弄墨,眼力极佳,抬眼就认出了“李天明”三字,脑子里立时就浮出个人来,心头震怖已极:这下蔡衙内怕是真危险了!

认出李天明的,不止夏耀东,陈爱红也瞧得分明,募地,脑海里浮现薛向离开前丢下的那句话“就按蔡京同志的要求办,等天亮了,看是谁来接他!”

现在想来,人家薛书记这哪里是斗气啊,分明是成竹在胸啊。

一念至此,陈爱红心生震撼,薛书记连这位大佛都能使动,背后的根子只怕不比蔡衙内浅啊!

“行了,蔡京同志,逮捕令你也看到了,请跟我们走吧,别让我难做。”曹红兵催促道。

“我不去,我他妈哪儿也不去……对,我要和我大伯通电话,我要通电话……”

嘶喊几声,蔡京张牙舞爪地朝审讯桌的电话奔来。

曹红兵叹口气,冲左右使个眼色,立时,数条大汉扑上前来,将蔡衙内死死拿住。

“蔡京同志,放心吧,到了省城,很快你就能打电话了,但现在不能,职责所系,还请见谅!”

说话儿,曹红兵大手一挥,冲夏耀东点点头,当先迈出门去。

……

“什么,首长,不,蔡京被捉了,谁干了,在蜀中还有人敢抓他,这是吃了豹子胆啊!”

一声喊出,砰的一下,赵明亮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跌了个粉碎。

“千真万确,是我亲眼看见的,行署公安局的曹红兵局长带队,蔡主任被四个大兵把着膀子,动弹不得……主任,这到底是怎么了,不是说蔡主任是蔡,蔡,蔡书记的侄子么,在蜀中,怎么敢有人动他……”

来给赵明亮报信的,是新区管委会办公室秘书科副科长小高,他是新近才贴上赵明亮的,还以为赵明亮紧靠蔡京,等于自己间接上了蔡衙内的大船,哪里知道,现在大船的质量是这般粗制滥造,说翻就翻,急得他早饭都没顾得上吃,火急火燎,来寻赵明亮报信。

“我不信,我不信……”

赵明亮一把推开小高,就摇起了严宽的电话。

五分钟后。

“主任,主任,您这是怎么了,主任,主任……”

小高摇着赵明亮的身子,急叫连连。

小高原也是不敢这么推搡官威素重的赵大主任的,可是赵明亮接完电话,一动不动,保持着手握电话的姿势足足一分多钟了,他真是生怕这位赵主任有个三张两短。

小高正推搡间,赵明亮悠地转醒,蹭地站起身来,双脚抓地,一个借力,霍地一下,蹿了出去。

赵明亮如神行太保一般,冲出办公室,一路飞速向西,百米加速跑,眨眼就冲到薛向办公室门前,闯了进来。

薛老三正坐在办公桌后,阅览文件,戴裕彬在大门外置的办公桌边,整理着资料,赵明亮撞进来。

第三百二十三章 投诚

噗通一声闷响,赵明亮双腿直挺挺地在地上跪了,继而,双腿做脚,竟飞速朝薛老三办公桌膝行而去,到得近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哭诉道:“薛书记,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您大人大量,就饶过我这回,都是蔡京那王八蛋在背后害您啊……”

说来,赵明亮也是堂堂副处级干部,云锦新区管委会的赫赫常委,焉能做出这种近乎无耻的举动?

单看身份,的确如此,可换在赵明亮身上,实属平常,他原本就是官场投机分子,墙头草一般的人物,平素以溜须拍马,逢迎上官为己任,节操早就粉碎性骨折。

再者,今次蔡京的悲惨结局,实在是吓着他了,那不止是做不成官了,恐怕连小命都得丢掉。

赵明亮真个是吓破苦胆了,哪里还提得起反抗的勇气,唯一的念头就是,找薛向求饶,希图能躲过此次灾劫,至于面子,尊严什么的,早就被他一脚踢进了大西洋。

“明亮同志,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

薛老三真是被赵明亮的疯狂给吓住了,赶紧抢上前来,一把将他搀扶起来。

这一幕若是让别人瞧去,不管对错,外面不知道又该怎么传他活土匪的霸道跋扈了。
首节上一节1127/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