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103节


正因有着这个推断,不,近乎约定束成的道理,薛老三才会陷入迷茫。

他始终参不透,一个有能力且乐于助人为善的老党员,缘何不帮助自己这个一心为民的干部。

现在想来,这哪里是迷茫,分明又是思维定势造成了认知上的偏差。

此刻的薛老三已然有些明悟了:原来先前所想,太过一厢情愿,就拿最核心的问题说,老头儿和他薛某人的为民谋福利的认识或许一样,可看法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在他薛某人看来,和政府闹事儿,要条件,是作乱,是非法,可在老头儿眼里,真的如此么?恐怕不尽然。

先前中年汉子说到“抢鱼”那紧张而又愉悦的语气,哪里把“抢鱼”作了违法犯罪活动,分明就是当作年关的过年份儿啊。

中年汉子得鱼,在薛老三看来,就是犯罪,可在老头儿看来,恐怕是老百姓自己想法子谋福得利。

认知上出了这么大的偏差,老头儿和薛某人又怎么可能达成共识。

偏生这思维定势,最难破除,也就难怪薛老三左右推理不通。

而听了中年汉子的无心之言,薛老三只是得了灵感,猜到自己可能又犯了思维定势的错误。

待到老头儿这个故事讲完,满满地全是还债和愧疚心里,薛老三已然找准了老头儿缘何在云锦村民闹腾之事上,倾向老百姓的心理根源。

再到此刻,他薛老三一句“您不愿出山助我,只怕和这个故事有关”出口,老头儿惊得险些被烧着的柴火灼了手,至此,他已然完全印证了心中所想。

“老伯,唉,您真是用心良苦,可您想过没,光靠他们这样闹腾,啥时候才是头,噢,每次闹完了,要么分两条鱼,要么分三块钱,可这三块钱,两条鱼济得甚事儿?”

说话儿,薛老三站起身来,揭开烟气蒸腾的锅盖,拿了只剩半截木柄的铲子,在锅里翻了翻,一锅红薯稀饭,已经熬得有七八分熟了,干实实,黄莹莹,甜香扑鼻。

铛,铛……

老头儿从腰间抽出旱烟袋,用力在灶沿上一阵猛敲,嘿道:“你薛书记肯定是官家娃儿出身,三块钱,两条鱼在你哪里是济不得啥子事,但在老百姓这儿,就是天大的事儿,两条鱼,一家人能开心吃上半个月,三块钱够一个娃儿一年的报名费,这是小事?”

老头儿不接茬儿,薛老三还没办法,可这一接茬儿,他这儿全活了,伸手将锅盖盖了,在一边的小板凳上坐了,笑着道:“您老可别强词夺理,以偏概全,攻其一点,不及其余,我可没说两条鱼,三块钱不重要。”

第三百零三章 说服

“我的意思是,对,咱还拿你的比喻来说,您方才说了,两条鱼能让一家人高兴吃上半拉月,三块钱够一个娃娃一年的报名费,可您老想过没,这两条鱼再省着吃,也就半拉月,可半拉月以后呢,不该苦还得苦,该馋还得馋么?至于,那三块钱的事儿,充其量也就够个报名费,可娃娃们要上学,不是只要报名费就成了的,笔本墨水,水包文具,哪个不要钱,就咱们云锦的老百姓,承担得起么?”

老头儿哑然,闷了头抽烟,他没念过书,一点文化也是加入部队后学的,跟文字打过最多交道的还是主席语录,这样的水平,自然不可能是薛老三的对手。

老头儿闷头抽烟,汩汩的烟气快撵上锅里的动静儿,半晌,梗着脖子道:“我不听别的,你们当官的要是有能耐,云锦的群众就不会受穷,不受穷就不会闹腾,你是云锦的书记,我问问你,云锦普通老百姓,人均年收入是多少,基本开支是多少,农田产量是多少,人均提留是多少……”

薛向默然,他不是不知道这些数据,而是实在说不出口,因为真实的数据,实在有些吓人。

且按那个数据看,政府非但不是在利民,反倒有横征暴敛的嫌疑。

“说啊,你怎么不说?”

老头儿用力敲着烟锅,瞪着薛向道:“我就跟你摊开了说,这些年,云锦的老百姓不靠着闹腾,混些补助,这日子早都过不下去喽,你当老百姓都不怕死,不要命,当兵的都端着枪来了,还扑扑往上冲?不是!但凡有丁点儿活路,谁愿意不要命,实在是穷得没办法喽,就没什么好怕的了嘛……”

薛老三算是看出来了,眼前的老头儿哪里只是完全符合党章上那夸张要求的党员,分明就是领袖说的那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人”。

看透此点,薛老三就看透了老头儿的底牌,看透了底牌,这局自然就没有输得道理。

却说,此刻,老头儿神情激动,义愤难平,薛老三知晓,这当口,跟老头儿说什么都白搭,干脆不理会老头儿,抄起灶沿上的土碗,径自揭开锅盖,也不用锅铲,伸碗就进锅里舀了满满当当一碗,拣过筷子,就稀里呼噜地往嘴里扒拉起来,边扒拉,还边嚷嚷着不错,评价起这红薯稀饭的成色。

老头儿正瞧得木木瞪瞪,薛老三第二碗已然下肚,又伸碗入锅。

这下,老头儿急了,从灶边的水缸抢起把秃了皮的木瓢,学了薛老三模样,入锅舀起半瓢,这才松了气儿,“你小子饿死鬼投胎?这可是我老头子一天的口粮,叫你小子一搅合,中午饭都没地儿寻摸。”

说话儿,弯腰从坛子里,拣出个炭黑的酱萝卜,拿水冲了冲,对半切了,抛一半进薛老三碗里,“行了,吃晚饭,赶紧走人,你这大肚汉,我老头子可养不起。”

薛老三小心的咬下小块儿酱萝卜,扒拉一大口稀饭,含糊道:“您老这也太抠门了,我好歹也是堂堂一区委书记,您拿这稀饭咸菜招待我,我都没嫌您,您反倒嫌起我来!”

老头儿瞪眼道,“怎么?瞧不起稀饭、咸菜?云锦的老百姓要是顿顿都吃得起红薯稀饭配酱萝卜,你小子就用不着来缠我老头子了,那时,你就想人家闹腾,也没人愿意闹腾了。”

“您这话说得可过了,我哪有瞧不起,瞧不起,我能吃这样?您老太敏感了。”

薛老三连连摇头,三两下扒完,丢了碗筷,“实话实说,让云锦的老百姓顿顿吃得起红薯稀饭配酱萝卜,在我看来,根本就是芝麻大的事儿!”

“芝麻大的事儿?”

蹭地,老头儿站了起来,“芝麻大的事儿,你小子立马给老子办喽!”

薛老三盯着他道:“您老还真别当我瞎白话,您要说家家顿顿大鱼大肉,我暂时可能力有不逮,可要说顿顿红薯稀饭配酱萝卜,一年,顶了天的一年,我一准儿办了,但前提是您老得配合我工作!”

“一年?真的!”

老头儿眼睛险些飞出眶去,怔怔许久,眼中精光逐渐黯淡,摇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你小子诳我老头子,你又不是财神爷,能拉金尿银!”

老头子有为民之心不假,做过相当级别的干部不错,但思维还是农民式的,眼界极窄,盯着的就是眼前的仨瓜俩枣,如何看得长远,在他眼里,二十万口子吃饭,就是登天一般的困难。

“怎么不可能,新区的事儿,您老也了解吧,短短一个月功夫,我解决了六千多人用工,向云锦群众输送现金近四十万元,这可是实打实的成绩!”

“四十万,这是真的,他们挣了这么多?”

老头儿满脸的难以置信,他知道新区管委会在大搞基建,也知道那边人头不少,可没想到竟能挣这许多钱,“你一天给他们开多少来着?按你说的这四十万,怕得有一块吧。”

“两块,就两块!”

薛向伸手比了个二,知晓老头儿吃惊,心中却无甚得意。

这年月的,工农剪刀差依旧惊人,普通工人一月能拿到六十多了,农民全年纯收入摊薄到单月也不过十几二十几。

其实,工地用工,薛老三开个一天一块,也都有的是人抢着干,开了两块,简直成了打破头的营生,也就难怪施工队那帮人万分不愿意解散。

而薛老三之所以开如此高的工价,除了以利结人心外,也的确是想给当地的百姓做些利益输送。

瞧见老头眼中疑惑更甚,薛老三笑着道:“您要是不信,不用我跟您拿账单,你随便找人打听就是,五六千人,干了三十来天,一人一天两元,到底是多少钱,您自个儿算。”

“可,这……”

老头儿实是信了,可心中纠结愈甚。

薛老三察言观色,知晓老头儿心中防线松动,继续猛攻,“您的心情我理解,可总靠对抗政府,获取补助,终归不是长久之计,新区的规划,我已经想通了,我可以跟您详谈我的执政思路,另外,对我个人,您可能还不理解,我觉得有必要向您详细地做个自我介绍,尤其是本人在另外两地的任职情况……”

薛老师三顿时化身这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开始疯狂地自我推销,这家伙雄辩滔滔,偏生口才极佳,像讲故事一般,讲起了自己在靠山屯,萧山的任职经历。

老头儿时而惊呼“什么,分田到户就是你小子捣腾出来的”,时而大喊“不可能,政府不征粮,各单位怎么运转,你莫糊弄我老头子”,间或拼命挥手“这么快,就富成这样了,你当天上在下钱雨啊”……
首节上一节1103/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