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050节


行了十来分钟,薛老三忽然驻足,抬手看了看表,嘀咕道:“该来了吧!”

不曾想,他话音方落,耳根一跳,举目希望,果见西方极远处,有淡淡烟尘,未几,那烟尘转浓,一辆红色吉普显出形来,风一般朝这边突进,到得近前,一个急刹车险些把轮胎擦去半边。

车方停稳,三位形体相近的中年汉子,急急步下车来。

第二百五十四章 事儿上门

“薛老弟,悄悄的进村,打枪的不要,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

耿福林最先抢下车来,冲上来和薛老三来了个熊抱,久别重逢,岁月杀人,越是久远的感情,越让人珍惜。

“老耿这话不错,人薛主任当年在明珠那神出鬼没的名声可不是混来的,不过,再是神出鬼没,这样干也忒不地道,不错,胡市长是领导不错,可你薛老弟眼里也不能没了咱弟兄啊,你先拜访领导,我不介意,可连个招呼也不跟老兄弟们打,老哥我对你可是有意见,没说的,中午抬筷子前,你先自罚三杯。”

铁进用力拍着薛向的肩膀,炮仗似的声音震人耳朵,对薛向的造访,这位铁局长也着实兴奋,谁叫三人中,就他跟这位薛衙内相处的时间最浅短呢。

耿福林,铁进跟薛老三亲热的当口,胡黎明站在原地,虽面带微笑,却显冷硬。

薛老三轻轻推开抱着他的铁进,笑着冲胡黎明走去,“黎明市长,今儿我冒昧登门,是不是吓着嫂子了?”

有些话迟早要挑破,薛老三自己挑,总比让胡黎明主动说好,这便是给面子。

果然,薛老三自己挑上这话题,胡黎明冷硬的脸色,终于软和了下来,他挠挠短发,叹息一声,道:“家门不幸,让老弟笑话了。”

“胡市长只是一时不察,让小家伙放肆了,再说,像你我这种整日里忙得脚打后脑勺的干部,有几个能顾得上家的,胡市长还是放宽心得好!”

说话的是耿福林,他如今正是对口胡黎明的副秘书长,虽然因为有薛向这层关系,他服务胡黎明,不必似别的秘书长那般小意,可领导有难,他还是愿意扮演好秘书这个角色的。

胡家的事儿,来的路上,他听胡黎明渗透过,而胡黎明的意思,他也明白,无非是希望他能帮腔几句。

不曾想耿福林话音方落,便见胡黎明摆手道:“老耿不用宽慰,若不是有今儿这遭,我还被蒙在鼓里,我那婆娘和那小畜生,竟然背着我,暗里头,手脚极不干净,这是要往死了害我啊……”

胡黎明是精明人,他的确是有让耿福林为他转圜,但这核心内容,他并没透露,毕竟,这种错只有自己认,才足够诚恳。

当然,胡家母子收受下属好处的事儿,他也的确被蒙在鼓里,如今被薛向撞破,他真是又惊又悔又怒。

作为胡黎明个人来说,官做到这个地步,他知道自己能不能进步,绝非取决于中组部,而是背后的力量,也就是薛家。

他在外界的风评如何差,他都不甚担心,唯独在薛家人面前留下了贪墨的名声,让他如坐针毡。

眼前的情况便是如此,在他的威逼下,胡夫人将薛向造访时的情景,一五一十如实告知了,虽然胡夫人言语间没说薛向发现了胡家收受好处的事儿,可胡黎明何等样人,哪里不知道出大漏子。

当下,胡黎明顾不得狠骂胡夫人,赶忙电联了铁进,耿福林,寻了说客,这才来寻了薛老三。

没办法,如今,薛家太子威势日重,胡黎明虽是副部级高官,可该有的态度,还得有。

一根烟抽完,刷的一下,薛老三精准地将烟蒂弹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拍拍手,止住胡黎明的话头,“老胡,大家是自己人,你当我是老弟,我这个当老弟的就说两句老弟该说的话,胡安这小子,你可得看住了,今年什么年景你也知道,不说别地儿,就这明珠,打的二代们可是最凶最狠,即便是躲过了这遭,照胡安这种搞法儿,我也替你老哥捏把汗……这样吧,胡安这摊子,我就接了,部队是大熔炉,便是废铁也能炼精,你老哥要是信得过,我就把这小子扔进去了,要是……”

“打住!”

胡黎明怒喝一声,神情激动,“老弟,没有要是,胡安这货,我就交给你了,你这当叔叔的愿意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只要给这小王八蛋留口气,便是收拾残了,老哥我二话没有!”

“哈哈……胡市长,您这爹当的,可让人瘆得慌!”

“不瞒你们说,我掐死这小王八蛋的心都有了!”

“得得,糟心事儿差不多咱就到这儿了,我这肚子可饿了,找个地儿垫巴垫巴……”

“去蜀中第一鲜,我倒想见识见识薛老弟那恋恋不忘之地,到底有何美味。”

胡黎明倒是记得薛向在胡家留下的那句话,他官位最长,自然一锤定音。

蜀中第一鲜,半年未见,变化极大,原来的小门小帘,扩大成了五米阔的旋转玻璃门,室内陈设也是一新,原本大通铺一般的布局,全换成上了红漆的木板的四方隔间,整个布局,大红大紫,十分喜庆。

四人方一入内,那胖老板便迎了上来,眼睛从四人脸上扫过,精光一闪,定格在薛老三脸上,募地,大手便冲薛老三伸了过来,“薛主任!是薛主任吧,咱这儿,您可是老没来了……”

这胖老板经营日久,一双招子也练得透亮,薛向四位方一入内,那扑面的官气,立时便吸引了胖老板。

没奈何,作为官本位了几千年的国度,官员永远是需要投注注意力的一个阶级,开饭店的老板尤其如此。

四人瞧着眼生,胖老板不过打算上前套个近乎,可哪知道,入眼就瞧见了熟人薛向。

当然,薛老三说是熟人,这蜀中第一鲜,他也不过只来了一次,可胖老板却对薛向这位督查室的大领导印象深刻,谁让当初他这家小店名声不彰时,薛向这督查室主任可以说是来得最大的领导呢。

如今,他这小店虽然经营有术,日渐扩张,来往不乏达官显宦,可薛向这头一位肯问他要电话号码的年轻高官重访,还是让他兴奋莫名。

薛向此赴明珠,目标正是这位胖老板,见胖老板主动套近乎,他的回应自然热烈无比。

几人说说笑笑,在胖老板的带领下,朝左侧的包厢行来,薛老三正赞叹着胖老板经营有术,忽然前边的包厢猛地被推开了,一人扑倒在地。

薛老三方瞧见那人面孔,刷的一下,脸色化作惨白。

第二百五十五章 展喉

“美女,这边,今儿咱姐妹儿可得玩儿痛快了,不然白来一趟明珠啊!”

茂密的白桦林荫道中央,一个扎马尾辫的红衣女郎把着个白服白裤的女郎,叫得似黄莺啼谷,脑后的马尾一甩一撅,仿佛深秋的阶影都要被她摇碎。

“丽华,咱们还是赶紧回去吧,实习也结束了,该做毕业论文答辩了,可得早早准备。”

说话儿,白衣女郎抚了抚自由披散的墨发,好似瀑布荡起了波浪。

“才不要,咱好不容易来趟明珠,怎能过宝山而不入,再说,你都保研了,答辩怎么可能不过!得了,你就甭矫情了,修女的日子该结束了,你就跟着我好好享受享受这花花世界吧。”

说话儿,红衣女郎劈手掏走了白衣女郎的挎包,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跑出老远。

白衣女郎一跺脚,轻啐一口,追了过去。

深秋的林荫道,游人如织,红衣女郎俏皮,白衣女郎明艳,两条动人的身影,一奔一逐,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淘尽了世间事,化作涛涛一片潮流……”

对着个十七寸的熊猫牌彩色电视机,红衣女郎大展歌喉,深情现献唱,一曲叶丽仪的经典歌曲倒演绎出了三分味道。

如今不过是八十年代初,后世的ktv自然不会有,便连鼎鼎大名的卡啦ok。也得在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风行全国。但不妨碍总有些人能从国外的潮流中寻到商机,就拿眼前这简陋的自娱自乐设备来说,在岛国已经流行十多年了,开放春风一刮来,这岛国的娱乐方式,便被洞彻商机的精明人抓住了。
首节上一节1050/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