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超品公子 第1015节


“薛向,你又在折腾什么!!!”

薛老三方在原地打量着这一辆辆在后世早就绝迹的老爷车,耳边便听见有道短促的声音在叫自己,循声看去,竟见一儒雅中年人,顶着一张近乎扭曲的脸蛋,大步而来,定睛一瞧,正是周道虔。

周道虔三两步赶到薛向身前,怒目圆睁,眼欲喷火,似乎恨不得将薛老三瞪死当场,咬着牙缝儿,重复道:“我问你到底在干什么!”

无怪周书记愤怒,见得眼前景象,他真个是惊傻了,气懵了。

原来,一个小时前,这位周书记还在办公室内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席今次的签约仪式时,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接过一听,那边自报家门,竟是省府办公厅副秘书长高要真。

高要真开门见山便说,德江来了如此重要客人,道虔同志缘何不第一时间上报,不及莫名其妙的周道虔醒过神来,高要真便点出了核心,言说星雨省长、晋西秘书长正在紧急赶往德江的路上,让周道虔做好接待工作,说罢,就挂了电话。

周道虔方把电话挂下,正着紧理清这一脑子门官司,电话便又跳了起来,接过一听,这回竟是省委常委、省委办公厅秘书长曹力。

曹力先传达了省委蔡书记的指示,要求德江方面代表蜀中省做好迎接贵宾的接待工作,紧接着,又传达了省委公权书记已经带队向德江进发的消息。

耐着性子待曹力挂掉电话,周道虔便不顾一切朝门外冲去,不成想没冲几步,电话又跳了起来,周道虔却是头也不回,继续狂奔,古锡名急喊一声“书记,红线,是保密电话”,周道虔的脚步嘎然而止。

接起电话一听,好嘛,这回的来头更大,竟然是政务院外事办的宋主任,宋主任开口就传达了某某总的指示,听得周道虔一边擦汗,一边连连应是……

待挂完宋主任的电话,周道虔虽然还没弄清到底是谁来德江了,却是猜到一定是来了了不得的大人物,且听宋主任的话缝儿,似乎那位大人物来德江,德江便是捡了了不得的便宜。

还没按下心潮,孔凡高便满面胀红冲了进来,不消说,显然这位也得到了消息。

随后,周、孔二人并作一路,接到了省委、省政府领导,不待二人问询,省委柳副书记就乐呵呵赞扬起周、孔二人的工作起来,没口子要求德江方面这次无论如何得把盛世集团拉进蜀中来。

要说省委到底是省委,第一时间便摸清了究竟。

究其原因,无非是柳总裁自鹏城赴蜀中的消息虽然隐秘,但出入蜀中总得留下蛛丝马迹,且柳总裁派头惊人,想不露行藏也难。

却说蜀中方面摸清了是何方神圣到了蜀中,又费心一打听,收获了柳总裁似乎有意投资德江的消息,这才有了省委、省政府双方派出大员前来迎接的阵仗。

按道理来说,以柳总裁如今的声势,便是蔡行天亲自相迎也说得过去,可盛世投资蜀中,在目前来说,到底是蜀中单方面的美好愿望和揣测。

既非已定事实,蔡行天、蒋天生不亲出,便是留出余地。

却说,周道虔接到了省委、省政府大员,寻了机会,便上了代表省政府前来的常务副省长李星雨的专驾,待听了满脸潮红的李省长一通解说,周道虔这才意识到馅饼砸自己头上了!

多少亿多少亿身家的港岛富豪,电信总局、石油部的亲密合作伙伴等等,这些那位柳总裁的煊赫头衔,对周道虔来说都很遥远。

他只知道这个什么总裁不差钱,拔根毫毛比德江的腰身还粗,且自己没请她来,是她上赶着来的,如此算来,拉来投资的成算极大。

若是这总裁肯投资德江,什么天龙集团、德盛集团,都靠边站吧,按星雨省长的话说,这两家合起来,都比不上盛世的一家子公司,且听星雨省长的意思,那什么总裁在大陆干的都是大动作,德江若是傍上了她,这以后的钱途还用说么。

进一步想,德江的钱途一旦光明起来,那他周某人的政治前途还有疑问么?

越想越觉飘忽,越想越兴奋,在李星雨满脸兴奋地安抚声中,这一路上,周道虔人在车中,魂儿却是飘着来的。

哪知道暗爽未毕,方下得车来,就让他见着了不真实得让人眼晕的一幕。

第二百一十八章 蔡局长亮剑

贵宾降临,省委大佬云集,如此紧要时刻,周道虔下车伊始,却在此处,瞧见了数十破衣烂衫的农民。

周道虔处理过无数民众聚集事件的他,立时条件反射般就意识到又出乱子了,果不其然,眼神一扫,便瞧见了那刷着几个歪斜大字的破幌子,和一众碧绿扎人眼的警服大汉。

再看见薛向立在当庭,霎那间,周道虔便热血冲脑,跨到近前,迫不及待地便兴师问罪起来。

谁叫在周某人眼中,这薛老三就是一麻烦制造机呢,只要有麻烦,必定第一个想到定然又是薛向惹出来的。

“周书记,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我获邀参加翠屏山并玉女峰景区挂牌仪式,这有什么问题么?”

薛老三自然知道周道虔问的是什么,可无端挨了呵斥,他薛某人口里自然存不了好话。

答非所问,周道虔气得浑身直抖,正要发飙,脚下土地陡然盖下一片阴影,紧接着,便听见熟悉的吼声,“左青,你不在地委,跑这里做什么?”

来人正是身体高壮得离谱的孔凡高,也只有他这吨位,才能在无遮无拦的空地,给人遮天蔽日的感觉。

刷的一下,左青脸色剧变,吱唔半晌,不成言语,细密的汗粒,霍然布满额头。

左青虽然骄矜之气极重,可到底畏惧孔凡高这顶头上司,更不提,方才被薛向掘坑,他冒承是奉了孔专员指示前来,等于给孔凡高扣了口大黑锅。

此刻孔凡高贸然出现,叫他如何能不惊恐?

左青正吱唔不言,一边眼珠子咕噜直转的胖京巴忽然插言了:“报告孔专员,我是翠屏山脚……”

要说,此时此处,原本就无胖京巴这等臭虫一般人物插嘴的余地,可此人却惯会钻营,只不过一时难有进身之阶。

今次能为蔡京效力,便被他视作良机,不曾想,能在此地遇上孔凡高,且恰逢孔凡高发问,立时意识到天降机缘,心念一转,胆气顿豪,便接了口。

胖京巴心想:“左大秘是孔专员的人,且听左青方才直言‘奉了孔专员指示’,显然自己折腾的此事,孔专员是知晓的,没准儿左大秘还是在奉孔专员之命行事。而此刻,孔专员呵斥左大秘,不过是唱双簧,是希望左大秘借此机会,当众将外商违法占用宅基地、良田的隐情道将出来。可其中隐情,谁能比我更清楚,若抓住此讲述的机会,我贾律师未必没有乘云化龙、披上官衣的机会,看他妈以后谁敢小瞧了老子!”

却说,胖京巴接过话头,便滔滔不绝陈述起来,便是有觉这家伙胆大妄为、不成体统的,不及生出呵斥之心,便也跟着胖京巴的声音,开始理顺眼前变故的前因后果。

要说这胖京巴不愧是乡间讼棍,一条好舌头,吐字清晰,逻辑分明,片刻便将眼前乱子的后果前因交代得清清楚楚。

且在胖京巴的讲述中,除了给左青、蔡京披上了巧合赶来,为民申冤的青天外衣,和泼污薛老三袒护违法商人外,所陈述的内容,基本符合实情。

当然,在胖京巴的陈述中,那位怒极攻心的李主任,自然成了最大的反派,以恶审劣贾身份出场的李主任,先是喝骂村民,后又侮辱蔡京蔡青天,最后突发疾病晕倒过去。

本来嘛,此事,从法理上讲,还真就是左、蔡一伙儿占据着绝对道理,胖京巴除了吹捧左青、蔡京买好外,用不着文过饰非。

却说,胖京巴讲述的当口,以他为圆心,围拢的人也原来越多。

原来,方才,周道虔、孔凡高两名德江地头的主任,瞅见此地变故,急急跑来弄清缘由,希图遮掩,压根儿顾不上接引柳公权等省委大佬一行。

可周、孔这两位急惊风,偏生遇到了胖京巴这慢郎中,这位横插一杠子,彻底拖慢了解决问题的进程。

这不,他讲述的当口,省委副书记柳公权,常务副省长李星雨等也行了过来。

要说,此时此刻,还真是胖京巴生平最高光时刻,一席话说完,好似刚完成完美演出的天皇巨星,扫见满场高官寂寂无声,注视着自己,激动胖京巴这草芥小民恨不得跳起身来吆喝。

胖京巴环视全场,猛地在人群中瞅见左青那青得能滴出水的脸蛋,和冷冷盯着他能喷出火来的双眸,浑身陡然一个激灵,又定睛朝全场扫去。

哪知道这回不待他定下眼珠子,场中陡然起了道霹雳,“蔡京,把这个满嘴胡言乱语的神经病给我拖出去!”

孔凡高宽大的脸庞遍布紫赤,盯着胖京巴就像在看不共戴天的死仇。
首节上一节1015/176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