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仙界之星际矿工 第1060节

看到尚飞宇又折回来了,排队的人们又岂会有好脸色,不过看到尚飞宇手里拿着的号码牌,也是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暗暗感叹,有钱能使鬼推磨啊。

三十四号求卦完毕,喜滋滋地出了算命馆。

“三十五号。”张琴心娇滴滴喊了一声,见着尚飞宇手持号码牌走了进来,只是翻个白眼,没有多说什么,小手一抬,指引着尚飞宇转过屏风,进入内厅。

尚飞宇扫视一眼,内厅里就摆着几件普通家具,中间放着一张长案,双眼浑白的二瞎子就坐在长案后的一张蒲团上。  这货还挺年轻的嘛,尚飞宇对着二娃子一阵打量,可真是普普通通,一点出奇的地方都没有,来之前还以为会是个仙风道骨,面相出众的瞎子呢!就这模样算命,人

们也会相信?

“请坐。”二娃子招呼一声。

尚飞宇坐到二娃子对面,没等坐稳,骤然出拳,无声无息,也没有带起任何的风,直直砸到了二娃子的面前。

二娃子纹丝不动。

尚飞宇的拳头就停在了二娃子的眼前,停顿了片刻,又收了回去。看来这货还真是瞎子,尚飞宇撇撇嘴。

二娃子问道:“先生想求个什么卦?”

尚飞宇眉头一挑,奇怪道:“你不是瞎子么,怎么知道我是先生。”

二娃子淡淡笑道:“眼盲,心可不盲。”

尚飞宇玩味地哦了一声,说道:“人家都说你是神算,那你就算下我到你这边想要求个什么卦吧。”

二娃子不动声色道:“这不需要算,你既然说这话,那就不是真心来求卦的。先前我听见你在门前吵闹,怕是来找茬的。”

尚飞宇呵呵一笑,这货还是个人精嘛,不过你已经惹到爷了,爷可不会被你这几句机巧言语给打发了,今天这卦你不算也得算!

尚飞宇随意道:“来都来了,那我就求一卦吧。对了,你都会算些什么?”  爷可也是吃这行饭的,别指望可以用巧话绕过去,你会算的我才求,到时候算不出来或者算不准,那可就是你不行了!

第七百八十七章 儿不归

二娃子想了想,回道:“方方面面都会一些吧。”

尚飞宇争锋相对道:“方方面面具体是哪些方面,会一些到底是会多少,你这模棱两可的糊弄谁呢!”

“面相、手相、六爻、八卦、测字、八字、风水都有所涉及。”

尚飞宇惊奇道:“你不是瞎子么,怎么看面相、手相?”

二娃子摊摊手,示意用手摸便可。

尚飞宇眯眯眼,说道:“那就请你先帮我看下手相吧。”

二娃子淡淡说道:“你也看到了,我这边挺忙,每人限一卦。”

没底气就直说,拐弯抹角的干啥,尚飞宇一撇嘴,说道:“那还是请你算一下风水吧。”

二娃子点点头,具体算什么风水呢?  尚飞宇微微一扬眉,信手拈来,就是他当年的一位方姓顾客,本是大富大贵之家,奈何家道中落,能想到的方法都试过了,横竖就是不得劲,最后万般无奈之下只能

向尚飞宇求教。

尚飞宇亲自登门探访一番,也会奇了怪了,明明是块风水宝地,怎么就不得力呢?

尚飞宇反复掐算推演,终于发现了端倪,好好的风水却是坏在了一块石头上。

当年方家祖父特意兴师动众从外地请回来了一块镇运石,压在宅院中央庭院,后来方家也的确兴旺了许多,镇运石就一直压在那般没有动过。

这镇运石货真价实,并不是西贝货,坏就坏在后来方家庭院扩建了一次。

变化之后,好端端的镇运石不仅镇不住气运,反而适得其反坏了气运,结果就是方家越来越不行了。

尚飞宇精心推算一番,在庭院中重新选了一处安置镇运石的地点。

方家焚香祷告后,按照尚飞宇的指点重新安置了镇运石,不消一个月,家道开始恢复,没多久家运是越来越旺。

方家家主更是数次登门拜谢,这也成为了尚飞宇的得意成就之一。

这次尚飞宇就特意拿出这个特殊案例来为难二瞎子,没有亲自登门探访,又岂能轻易发现端倪。

尚飞宇也不隐瞒,将方家地理位置以及庭院布局详尽描述一番,至于那颗镇运石嘛,尚飞宇就将其当成是观景石头一带而过。

话毕,尚飞宇看向二娃子,请指教吧。  二娃子淡淡说道:“从地理位置来看,庭院的风水应该不错,运道不好多半是有什么不好的东西阻拦了气运。中庭那块石头位置敏感,如果只是普通石头并无大碍,如

果是一些特殊石头,比如其中含铜、银成分,最好请出宅院。”

尚飞宇心里一咯噔,怔怔看着二娃子,你……你……怎么会?  想当初自己亲临现场都耗费了不少功夫才发现了镇运石的问题,怎么这瞎子随口就给发掘出来了,难道是自己描述过程中语气细微的变化被他发觉了,还是瞎猫撞到

死耗子?

尚飞宇皱皱眉,问道:“如果那块石头没有问题,该怎么办呢?”

二娃子回道:“如果不是石头的问题,那多半就是人的问题了,需多多积德行善,家运便会潜移默化地发生好转。”

尚飞宇暗自皱眉,怎么也想不到二瞎子竟然会这么说,这种说法在行内属于没有办法的办法,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这么说的,乃是万金油对策。

尚飞宇沉默了片刻,说道:“你说的这些太模棱两可了,我如何分辨你说的是真是假?”

二娃子淡淡一笑,无所谓道:“所谓算命,不过是尽可能的趋吉避凶罢了,尽人事听天命,你若不信,那就不信好了。此卦已经算完,请自便。”

尚飞宇盯着二娃子看了几眼,随手丢下一块银锭,转身离去。

尚飞宇终究还是心有不甘,没有立即离开平峰县,立即着下人再去购买黄牛票,谁曾想今天的黄牛票已经被抢光,想买都没得买了。

尚飞宇暗暗发狠,没有黄牛票,那就找不是黄牛的排位者购买,只要价钱足够,不信他不动心。

尚飞宇亲自出马,再次来到“瞎子算命”馆前面,四下瞅了瞅,盯上了排在最前面快要轮到的那个驼背老婆婆,拐弯抹角着想要购买老婆婆手里的卦票。

老婆婆连连摇头,不卖不卖,千辛万苦才排到了票,要看着终于要轮到自己了,多少钱都不卖。

尚飞宇好说歹说,老婆婆死活就是不依。

最后没办法,尚飞宇小声对老婆婆说道:“其实我也会算卦,你要算什么,我先帮你算一卦,要是准你自然就不用再算,要是不准,随你便。”

老婆婆怀疑地看着尚飞宇,你这吹牛都不打草稿的啊,你要是会算卦,还用得着过来求二瞎子算卦么。

首节上一节1060/1257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