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给豪门傻子当老婆的日子 第36节

  林愿想了想,说:“那你不能亲我,我和你说过很多次了,你都不听话,我不喜欢。”
  莫宁宸一愣,“你真的不喜欢吗?”
  林愿瞪他,“当然不喜欢,要是喜欢才奇怪吧?”
  莫宁宸没有问为什么奇怪,他皱了一下眉,说:“那朝恒说你喜欢的。”
  林愿惊讶,“关朝恒什么事?”
  莫宁宸没忍住,还是将朝恒卖了,“他说你说不喜欢就是喜欢,女孩子都喜欢口是心非。”
  林愿:“……”
  朝恒才几岁啊,还给莫宁宸当起感情顾问来了?林愿又好气又好笑,“他还和你说了什么?”
  莫宁宸茫然地看了他一眼,“我忘了……你真的不喜欢吗?其实我应该知道的,亲你你就总打我,哪里像是喜欢的样子,朝恒骗我。”
  林愿拍了一下他的脑门,“你知道就好,平常挺聪明的,怎么遇到这事就傻了?”
  莫宁宸垂下眼睛,睫毛颤了颤,小声说:“算啦,都怪我,我以后不会再亲你了,我发誓,如果不听话,我就是小狗。”
  林愿手指动了动,笑了起来,“记住你说的话。”
  莫宁宸点点头,“我保证。”
  林愿想了一下,将自己裹进了被子里,“我睡觉了,你注意一下,不要让月嫂阿姨进来,我睡相不好。”
  莫宁宸点头,“你睡吧,我不想睡,我看你睡觉。”
  这是他最近的乐趣,觉得林愿睡着后的样子也很好看,总之,他喜欢看。
  林愿对莫宁宸还是有几分信任的,也没有多想,脑袋一沾上枕头就沉入了梦乡。
  这种有些清凉的早晨是最好补觉的,他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没有人喊他吃饭,莫宁宸还在旁边守着,在百无聊赖地摆弄着玩具,见林愿醒了,马上将手里的玩具丢到了一旁,趴在床上对林愿笑,“你醒了?”
  林愿睁着眼睛,视线还有些模糊,看着莫宁宸的脸,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开口问:“几点了?”
  莫宁宸将时间告知了他,林愿皱了一下眉,从床上爬了起来,“这么晚了。”
  林愿掀开单薄的被子,还没来得及下床,目光触及到有些乱糟糟的衣服,又赶紧将被子盖了回来,“宁宸啊,你先出去一下。”
  林愿的语气带上了些许的急切和催促,莫宁宸听了,下意识地问:“为什么啊?”
  “我想换个衣服。”林愿对他说。
  莫宁宸听了,也没多想,乖乖地站起来出去了。
  林愿摸了摸自己,有点微妙的惆怅,男孩子多少还是比女孩子多些尴尬的时期,比如这种动不动就……还是挺尴尬的,莫宁宸有没有看到?林愿心里疑问,但是也没有去问的意思。
  虽然莫宁宸有性别意识,但是很多事情像是不懂,他觉得自己可以不用那么担心。
  林愿去卫生间,草草地解决之后出来,莫宁宸刚好进门,看到他,不好意思地说:“我刚刚敲门,你没有说话,所以我才进来的。”
  林愿点了点头,月嫂阿姨在这个时候走到了门口,看见林愿满脸水迹的样子,惊了,连忙推开他,走上来握住林愿的手,“你怎么可以碰冷水,赶紧擦擦。”
  说着,从口袋里摸出了干净的纸巾,亲自给林愿擦脸。
  林愿有些抵触地躲了躲,“我自己擦,不用麻烦你。”
  说着,他抢过了月嫂阿姨的纸巾,随意地擦了擦,又注意到她的目光一直落到自己身上,有些反感,立马转身上了床,牢牢地将被子盖到了自己的身上。
  林愿觉得自己是在作茧自缚,因为他“流产”,莫家给他请了一个要价特别高,经验特别丰富的月嫂阿姨,这个阿姨其实没什么问题,很尽心尽责,但是,就是太尽心尽责了,还要亲自端水过来,给他擦身子,还要脱裤子的那种,这就很有问题了。
  最怕的就是这些经验丰富的妇科圣手,那眼睛都和x光一样,分分钟能把他扒干净。
  他这种不自在与敏、感,也来自于月嫂阿姨这两天越发勤劳,连内裤都要帮他洗,触碰到林愿的底线了。
  林愿的警觉和防备也并没有错,这个月嫂,的确对他起了疑心。


第41章 冲突
  莫家请的这位月嫂姓李, □□花,是专门面向高端顾客的服务人员,所有家务都很擅长的全能型人才, 还能烧一手的好菜, 虽然在这个家,作为月嫂能做的事情也就只有照顾林愿而已。
  李春花是经验丰富的月嫂阿姨了, 见过无数产后的少妇, 卧床的时候都一派柔弱的姿态,而这任主人,不仅没有表现出柔弱的样子, 反而满脸红光,动作之间也充满了一种僵硬的违和感。
  很奇怪,再加上对方对自己表现出的带着些许警惕和抗拒的姿态,多少还是让月嫂觉得很奇怪。
  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吗?
  连衣物都不让自己碰就更奇怪了。
  李春花狐疑之中, 不免对这些更在意了些。
  他们两个人都对对方在意起来,所以相处起来, 并不是很融洽。
  林愿三番两次说不用在意他, 他并不喜欢别人伺、候。
  但是李春花振振有词地说:“我签了合同的,得好好工作,不然良心会不安。”
  林愿语塞,莫宁宸也有些反感李春花出入他和林愿的房间, 她喜欢收拾东西, 经常让他找不到自己放的东西, 很让他苦恼, 但是他最不敢和这样的年长女人说话,所以都跟鹌鹑一样不敢说话。
  好不容易等李春花走了,林愿才松了一口气。
  莫宁宸靠在他身边,见李春花走了之后,才敢说话,“我不喜欢她。”
  林愿想推他,手刚碰到莫宁宸肩头,就被莫宁宸一把捉住,捏在了掌心里,林愿犹豫了一下,没有抽出手,“你怎么又不喜欢她了?她没对你做什么吧?”
  李春花是那种很和蔼的长相,很难让人反感,估计莫宁宸也觉得自己不喜欢她的理由有些难以启齿,所以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笑了一下,没有回答。
  林愿也不在意他的回答,他反过来捏了捏他的手指,说:“松手。”
  莫宁宸不愿意,就捉着他的手玩。
  林愿的个子中等,手指却修长,有肉,握在手里手感很好,莫宁宸捏着捏着来了劲,两只手都捧着他的手,轻轻地揉、捏了起来。
  林愿瞅着他,“你又是在干嘛?”
  莫宁宸喉咙里溢出了点点闷笑声,“好玩。”
  林愿有点不太懂到底好玩在哪里,不过也没有再说什么。
  莫宁宸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唇角眉眼都带着笑,很撩人。
  林愿看着,心脏突然漏跳了一拍。
  要是现在在莫宁宸面前,真的是个女孩子,估计已经被他这样的情态撩、拨得芳心大乱了。
  也就只有他这样的直男,才能防守住,虽然得很违心才能说什么完全不在意的话。
  “圆圆,你的手,比我短诶。”莫宁宸突然说。
  林愿回过神来,露出了无语的表情。
  林愿轻轻地抽出了手,“你可以闭嘴了。”
  莫宁宸不舍地勾了一下他的小拇指,没能继续握住,有些失落,不过很快,他嘿嘿地笑了起来,又拉着林愿的手指比划了起来,“你的手比我小,手指也比我短噢。”
  又伸出了腿,跟林愿比划了一下,“你的腿也是。”
  林愿说:“很正常的,你比我高嘛,手脚自然比我长,不过我还能长高的。”
  莫宁宸哼哼地笑,“我也能长高。”
  林愿瞅了他一眼,又飞快地移开了目光,“是啊,你还能长高。”
  他从上山起,心情就有些奇怪,他隐约觉得不太妙,但是也不相信自己那种感觉,他的确喜欢女孩子没有错,怎么会对莫宁宸有感觉,就因为几次的亲吻吗?
  林愿不愿意再想,干脆就不想了,他转回脸来,对他笑了笑,说:“你这样的个子已经很帅了,不用再长高了。”
  莫宁宸一愣,目光移开,小声说:“圆圆,你也帅。”
  林愿顿了一下,说:“谢谢夸奖,不过你要是夸我漂亮我会高兴一点。”
  莫宁宸哈哈哈地笑了起来,“我知道啦,我故意的。”
  林愿笑了起来,没有说话。
  莫宁宸感觉气氛有些不太对,有些迟疑地挠了挠脸,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莫宁宸说:“朝恒说疏童妹妹要生日了,我可以去吗?”
  林愿想起来疏童是谁,点了点头,“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不能陪你去了。”
  莫宁宸说:“我知道的,你要休息睡觉嘛,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林愿吐出一口气,点了点头,“嗯。”
  林愿要坐月子,莫宁宸却不用,两个人一下子就没了胶着在一起的时间,莫宁宸就经常和朝恒一块儿去福利院玩。
  林愿也没有过问这件事。
  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林愿的错觉,他觉得莫宁宸好像有些奇怪,像是藏了什么心事的样子。
  随口问了一句,莫宁宸也会用自己擅长的方式转移话题,林愿也就没有再问了。
  他最近应付李春花就有些精疲力尽了,这阿姨虽然面相和蔼,也很好相处,但好奇心和探索与都太旺盛了,让他不大愉快。
  在李春花住进莫家的第四天,冲突明朗化了。
  当时莫宁宸不在,李春花说可以稍微下床走走,不用每天都呆在床上的时候,林愿便听他的话,下床走了走。
  林愿虽然不喜欢出门玩,但是也同样不喜欢在家里闷着,所以在李春花说可以下床的时候,马上就出门了。
  这时候是中午,家里两个小女孩都不在家,程秋雪一贯喜欢和其他贵妇玩在一块儿,有赴不完的茶会约,所以也很忙碌,经常不见人影,其他人也都有理由不在家,所以莫家经常只有莫宁宸和林愿在家,帮佣一般做完事就回房间了,只有他们俩,干什么都很自由。
  只是现在莫宁宸也不在家,就只剩下林愿,还有一个一直盯着他的月嫂阿姨李春花。
  “要不要吃点东西?你今天都没有胃口吧?这样不行哦,得好好吃饭才行。”李春花说着,顺手要给他盖毛毯。
  林愿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伸手推开她的手。
  李春花一愣,摸了摸自己被打疼的手,尴尬地笑了一下,“是我紧张了。”
  林愿也尴尬,小声说:“我不冷,这样刚刚好。”
  李春花说:“没事,这样没事,不用毯子也行。”
  林愿吐出一口气,轻声说:“我想吃点水果。”
  李春花说:“我去帮你准备。”
  说完就转身去厨房了。
  林愿低头一看,看见了蜷缩在茶几下面的肥猫,这是莫宁宸养的猫,平常也有佣人照顾,压根不用莫宁宸操心,但林愿看着,这只猫似乎瘦了很多,连脸颊的肉都看不见了,要是之前,那脸颊的肉都能叠好几层。
  他觉得有些奇怪,俯身将猫抱了起来,“喵,你这么瘦这么多了?”
  抱在怀里,越发感觉到这猫的瘦,不过不活泼这点还是和以前一样。
  李春花端着水果回来,见他这番举动,吓了一跳,赶紧跑过来说:“别抱猫啊,猫身上病毒细菌多,产后身体弱,容易出问题!”
  林愿也不懂这些,听她这么说,就将猫放下了 ,“它怎么会瘦这么多?”
  李春花摇摇头,“不知道,夏天猫都不爱吃饭,正常吧。”
  林愿听了,又看了猫一眼,没有说话。
  他吃了几块苹果,又突然没了胃口。
  有种无所事事的虚无感。
首节上一节36/79下一节尾节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