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首页 > 古代艳情小说> 红楼春梦

红楼春梦 第62节

点击:


" 好姊姊,我这就去给你找最好的太医,你且忍忍。" 黛玉一面抹着眼泪,一面踉跄着去了。至贾母处,哭着将妙玉得病一事跟贾母说了。贾母听了不由得也一惊。那妙玉虽是生性孤僻,并不长来府里,毕竟也曾救了宝玉一命,一直未有机会好好报答。贾母忙命鸳鸯带了小厮,抬了轿子去太医院请了王太医来。

王太医只道是府中哪位小姐夫人得了急症,忙跟了来。至那栊翠庵,方入得禅房,只觉寒气逼人,见炕上平躺了一人,三两个丫鬟婆子都在炕边啼哭,连贾母都亲自来了。王太医不敢怠慢,也顾不得什么礼节,只朝贾母请了安,便忙拿起妙玉的腕子诊了起来。

黛玉等人这才勉强静了声,仍不住抹泪。王太医号了一会子,又问妙玉如何发病。黛玉道:" 正与我下棋,一晃儿就躺倒了。" 王太医深鞠一躬道:" 老朽无能,竟是勘查不出个所以然。小姐脉象竟是凭的没了。依我看,只怕不是医药所能调理的病,怕是……怕是冲撞了什么?" " 妙玉乃佛门中人,有菩萨保佑着,怎么能撞客着什么?" 贾母自是不信,谢了王太医,又命鸳鸯去请那吴太医。谁知,太医大夫换了几个,也不知病因,却让贾母早早给妙玉预备后事。

只闹了大半天,贾母方要带黛玉回府。" 这妙玉师父虽是有恩于我们,如今能想的法子也都想了,我们也仁至义尽了。我知你们俩姊妹情深,可人要死只怕屋里阴气重,你身子又弱,不如先同我回去。待到妙玉师父圆寂了再来拜祭。"黛玉哪里肯回,贾母见劝不动,只得又嘱咐几句方自己回去了。

黛玉坐在妙玉身边,拉着妙玉一只冰冷的手,一面哭一面轻轻唤着妙玉:"姊姊,说好你我二人要一辈子在一起……如今……姊姊快快好起来,颦儿还要陪姊姊下棋饮茶……姊姊,当初……当初你替我治好了这打娘胎里带出来的症候,又救了宝玉一命,如今……如今竟是没有人能救你了不成?" 又想起妙玉所说最后一句话,更是伤心起来。" 知音,知音,你我既是好姊妹,又是知音,只是……姊姊若是去了,我还到哪里去寻觅知音呢?" 只哭得累了,才迷迷糊糊的趴在炕沿上睡去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黛玉猛得一激灵醒来。只见妙玉仍是不省人事,那手竟是更冰冷了许多,如同冬日里寒冰一般刺骨。" 是了,我知道了,姊姊你所说的不是知音,是至阴,你想说你是至阴至寒的体质。若你能用你至阴体质救了宝玉,想那宝玉至阳的身子也是能救你的!" 黛玉想着,忙擦了眼泪,踉跄着朝怡红院赶去。

第49回 阴阳调和道法天成 明暗交锋邪不压正

(PS:突然有种想一口气将春梦写完的冲动……

妙玉宝玉黛玉各种玉。顺口溜一样,写的我脑袋都大了,都忘了有几次,把黛玉写成妙玉,妙玉写成黛玉了。而且肉戏写的有奸尸的感觉。第一次是被尸奸,第二次是奸尸,贾宝玉,你丫有意思吗?

却说贾母虽知道妙玉害了病,又是那宝玉救命恩人,只是妙玉病得古怪,真有那不干净的事物也不是不可能,怕宝玉知道了定要去探视,贾母疼爱宝玉,哪里肯让宝玉去?便传下话去,此事万万不可声张,更不能让宝玉知道。故而宝玉仍是不知。

此刻宝玉正在里屋与晴雯逍遥快活。那袭人早已不济,败下阵来。宝玉只得将晴雯死死的按住了,直弄得晴雯一面呻吟一面弱弱的求饶。" 晴雯,你越发的娇媚了" " 宝……宝玉,饶了……啊……饶了小女子吧……小穴……要……要来了……" 二人正是紧要关头,只听得砰砰砸门声。宝玉稍停了停,不爽道:" 这大晚上的,哪个这么不知趣,来扰我?" 便不想让开门。

袭人却道:" 这大晚上的来,门又砸的急,怕是老爷太太那边有什么急事也是有的,我且去看看。" 说着便穿了衣服去开门。门刚一开,却见黛玉满面泪痕。

" 林姑娘,这么大晚上的……" 那黛玉竟也不答言,直直的冲了进去。袭人忙道:" 林姑娘,二爷睡下了,你且等等我去叫他。" 却没能拦得住。黛玉推开门,只见那宝玉仍是赤裸裸的压在晴雯身上,不由得惊呼一声,又转身出了来。

宝玉和晴雯也都唬了一跳。好在袭人已追了过来,忙关了门,问黛玉有何事。

宝玉晴雯这才忙忙的穿了衣物。" 林……林妹妹,这大晚上的,有何事这么忙忙的赶过来?只让紫鹃姐姐告诉一声就好了。" 宝玉厚着脸道。

黛玉也不知从何说起,只拉了宝玉就往外走。袭人忙问:" 林姑娘,这大晚上的你是要拉了二爷去哪?" 只听黛玉说了一句" 救命" 二人便远去了。袭人固是不放心,却也没追上去。

路上,黛玉断断续续的将来龙去脉与宝玉讲了。虽是不大明白,宝玉也知道了个大概。二人急急地赶到栊翠庵。宝玉道:" 林妹妹,我知妙玉救了我,可我不通医术,如何能救她?" 黛玉将婆子丫鬟都撵出去,便道:" 太医已请过几个了,都不顶事。宝玉,只怕只有你能试上一试了。你可知道妙玉是如何救你?"宝玉见妙玉一动不动躺在床上,面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心下也是着急,听黛玉如此一问,虽是心中一惊,见黛玉并无责怪之色,只得点点头。黛玉只道宝玉不知原委,正自发愁该如何给宝玉讲明白,见宝玉竟是知道,虽心下不解却也顾不得了。只道:" 姊姊曾说过,你是那至阳至刚的体质,而她则是那至阴至柔的身子。

那日你……你病得古怪,只浑身燥热,妙玉将你……医好了,如今她也是病得稀罕,却是身子冰冷,我想……只怕你或许能救她一救也是有的。" " 这……那日我神志不清,确不知妙玉具体怎么做的……" " 你……你且试一试,就……就将方才在怡红院你和晴雯所做的……再做一次……" 黛玉越说声音越小,头也低低地垂了。

" 林妹妹,我……我也不知是否有效,倘若无用,岂不是白白唐突了佳人?

" 宝玉确是心中没底,又有那黛玉在,不免有些抹不开。哪只黛玉竟噗通一下跪了下来,只哽咽道:" 宝玉,颦儿求你了,不管有用没用,且试一试再说,妙玉也必不会怪罪于你。若是将来妙玉责怪,只怨我一个人就是了。" 宝玉忙将黛玉扶起。" 快别,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求不求的,且那妙玉也救了我一命,只要能救得她,我是万死不辞的。只是……你跑了这一天,也累了,不如先去厢屋里稍事休息?" 黛玉这才起身,转身出了门,只将宝玉妙玉二人留在禅房之中。宝玉转过身来,只见妙玉静静的平卧,身上盖了几床被子,只露出头来。那面色苍白,竟是连嘴唇都没有了一丝血色。宝玉先一躬到地,道:" 妙玉师父,救命大恩一直无以报答,如今……如今我且全力一试,倘若有唐突之处,也请莫要怪罪宝玉。

如今,只有先得罪了。" 说着又鞠了个躬,这才将衣物都除去了,掀开了妙玉身上的被子。替妙玉宽衣解带起来。

妙玉虽是通体冰冷,却并不僵硬,没费力气,宝玉便将昏睡的妙玉剥成了赤裸。妙玉平日只穿僧服,虽是和宝玉有了肌肤之亲,那次宝玉却神智不清。如今,才是第一次见得妙玉的身子。" 想不到,妙玉看似圣洁,除去衣物,这身段儿竟不输给可卿,凹凸有致,竟是一等一的模样。" 便将手按在了两座玉峰之上。"这般冰冷,竟是比那死人还要冷了。且让我用身子暖她一暖吧。" 宝玉说罢,也赤条条的压在了妙玉的身上,将胸膛抵住了两座玉峰,将阳物垂在妙玉两腿之间。

过了盏茶的功夫,非但没将妙玉身子暖了,反而宝玉自己倒是打了几个寒颤。

宝玉本想效仿那柳下惠,竟是无果。" 看来妙玉这病症确实古怪,这平常法子竟不能使她回暖。上次是我误闯迷津,被那狱王炮烙才浑身滚烫。却不知这妙玉又是何劫数?且也不管这许多,且用那法子试一试罢。" 说着,跪起身来,将妙玉修长的玉腿分开,把握着阳物便要插入。谁知妙玉虽是破了身子,那窄紧仍和少女无异。穴内又不湿润,宝玉阳物且巨大,尝试两次居然都不得其门而入。

宝玉不敢用强,只得往下移了些子,将口鼻凑近了妙玉的玉蛤。只觉一股子女儿家独特气息飘进了鼻子。宝玉哪里知道这里面居然会有黛玉的体味?只先狠狠的吸了两口,这才伸出舌头,在那柔嫩而冰冷的玉蛤上舔了起来。从上而下,由外而里的舔了好一会子,只把妙玉的玉蛤都舔得湿漉漉,那肉逢之中也有了些许蜜液流出,只是那蜜液竟也是冰冷。

宝玉这才又将阳物凑进,抵在妙玉肉逢之上,两手轻轻分开两片肉唇,稍许用力,那肉棒终于一寸寸的钻入了妙玉身子里。小穴紧凑有致,却又冰冷,一丝丝寒气竟是从那小穴中幽幽透出,激得宝玉不由打了个寒颤。而昏睡中的妙玉也似是轻轻哼了一声。

宝玉听了,忙轻唤妙玉,却见妙玉仍是昏睡。宝玉只喃喃道:" 妙玉姐姐,今日我只为救你,成与不成我也没有把握,还望姐姐日后大安了莫要怪罪与我。

" 说着,便驱使阳物,在紧窄的穴中进出起来。抽插了一阵子,宝玉只觉得那寒气正自花心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那穴中媚肉似是比方才暖了些,又摸了摸乳峰小腹,似是确实不如方才那般刺骨,宝玉更不敢怠慢,持续抽插了起来。

又过了一炷香的功夫,那小穴内竟渐渐回暖了过来,连同那蜜液也不再冰冷。

妙玉的胸口也有了起伏,细听能听到些吐纳之声。宝玉不由得大喜,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更加快了几分速度。回暖过来的媚肉开始纷纷蠕动了起来,磨蹭着宝玉肉棒上的青筋。

又插了百十下,只觉下面猛的一冷,那回暖的小穴之内竟是冲出一大股子寒流,直直冲撞龟头。宝玉不由打了个冷战,竟是把持不住,一股股的将滚烫的阳精射进了花心深处,将那股子寒气冲了个烟消云散。昏睡中的妙玉也不由得长长呼了一口气。

待到宝玉射完,只觉筋疲力尽,便趴在妙玉身上,不住喘气。好在妙玉身子已不再冰冷,只比宝玉身上的温度略低了一些。宝玉见竟奏效不由得大喜,忙将妙玉抱在怀里,又扯了被子将二人覆盖了。只想着再给妙玉暖一会身子便去告诉黛玉,让她放心。

妙玉虽仍未转醒,却也下意识的朝宝玉怀中又钻了钻。宝玉一手揽着妙玉,一手将妙玉散乱的云鬓整理了一番,只见妙玉额头晴明,眉不画而黛,唇不点仍红。眼睛紧闭着,那长长的睫毛更加抢眼。整个身子如猫儿一般蜷缩着挤在宝玉怀中。

" 好一个美人儿,怎么的就落得看破红尘,独守禅房?还好是带发修行,若不然真可惜这一头云鬓了。" 宝玉胡思乱想了一阵,见妙玉呼吸平稳,这才放下心来。又知黛玉在外面必是等得心焦,虽是不舍得,也只得起身,给妙玉严严的盖了被子,便要穿衣去给黛玉告平安。